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三百五十五章熟悉的人

第三百五十五章熟悉的人

  李修远不想继续试探花娘,也不敢去冒险试探。

  万一自己忍不住把这花娘抱上了榻,那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他不会完全相信自己的定力,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给自己有动邪念的机会,故此直接严厉的和她挑明的厉害关系,直接指名道姓的说她是妖魔鬼怪。

  花娘却是一脸茫然不解:“公子你在说什么,奴家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说完,旋即又道:“奴家对公子可是一片真心的,虽然公子不喜,但是奴家会做好自己的本分事情的,夜里凉了,奴家这就位公子暖床,还请公子早些入眠,不要辜负了奴家的一片心意。”

  那娇柔的腰肢摆动,她竟毫不犹豫的钻进了被窝之中,然后一副妩媚恳求的样子看着李修远。

  希望李修远快些进来入眠。

  这颇有一些耍无赖的意思。

  但殊不知,很多书生狐女,女鬼的故事都是这样展开的。

  被貌美的狐女,女鬼诱惑,又有哪个书生能把持的住?

  只是这一次,轮到李修远成为了故事之中的主角。

  “花娘,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既然如此的话我倒是愿意试一试,若是你真的不是妖魔鬼怪的话我可以收留你,将你留在府上,但若你是妖魔鬼怪的话那就别怪我出手狠辣了。”李修远缓缓的说道。

  “公子既然不相信奴家,奴家愿意为自己辨明清白。”花娘一副贞烈的样子说道。

  李修远说道;“不需要辨别,这世上人会撒谎,鬼会撒谎,但我手中的刀却不会撒谎,我有一刀,能斩杀鬼魅,诛灭妖邪,今日请佳人一试。”

  说完他便后退了几步,坐在了不远处的茶桌前,然后缓缓的闭起了眼睛。

  斩仙大刀么?

  花娘此刻脸色方才猛地聚变了,心中一下子忐忑不安,甚至有些恐惧起来。

  人间圣人的斩仙大刀是世间最可怕的刀。

  多少妖魔鬼怪,乃至是仙佛都畏惧三分,管你千年的厉鬼,还是千年的大妖,遇到这刀都得胆战心惊,生怕就会被斩中。

  “这李修远是要出窍了。”花娘这个时候开始犹豫起来。

  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继续僵持的留下来。

  若是此刻走的话还来得及,倘若僵持的留下来必定会受李修远这一刀,听说这斩仙大刀是有缺点的,斩不了人。

  但消息也并未得到证实,因为李修远的刀也从未向人斩过。

  难道自己今日要亲自证实一番?

  “这李修远若是出窍拿刀,显然心中对我已经产生了极大的戒备,即便是留下来的话也难引诱成功,他的刀能否斩杀我已经不重要了。”花娘心中又冒出了这个念头,觉得即便是被李修远收留日后也是日日防备,时时刻刻遭到鬼神监视。

  只怕露出半分破绽都会被瞧见。

  “可恨的家伙,此人当真是铁石心肠,居然连我这样的姿色都不东西,他不是有婢女,妻妾么?一个个都是貌美的女子,他这样的人怎么会不近女色呢?”

  然而由不得她继续多想。

  李修远此刻已经浑身冒出了一道道紫光,这紫光笼罩昏暗的卧房之中,将卧房照亮。

  不过这光只能鬼神看见,寻常人是看不见的。

  “这紫光......是公子神魂出窍啊,这次出窍又是为何?难道又有厉害的鬼神降临了?”府邸的大堂之中,正在书写文书的李林甫见到紫光从府上的一角溢出,不禁有些心惊起来。

  人间圣人的每一次出窍都会弄出事情,不得不被鬼神关注啊。

  “碰~!”

  然而在这个时候,一声动静从屋内传出来,却见有一个人影破窗而出,然后神情惊恐的向着府外怕去。

  “果然心中有鬼,怕我祭出斩仙大刀将其诛杀,所以受不住压力落荒而逃?”李修远目光一凝,立刻周身紫光隐匿。

  他神魂出窍不过是幌子而已,其目的就是为了试探这个花娘。

  果然,一试就试出来来了。

  看着花娘的样子,定然是知道自己斩仙大刀的威力,不然不会吓成这样。

  “既然来了,那今日就别走了。”李修远当即追了出去,抬手就是一箭。

  “咻~!”

  箭矢在黑夜之中一闪而至,立刻闻声而中。

  花娘才刚刚逃出卧房,根本就没有走远,这一点距离如果射不中的话,那他这十几年的武艺算是练到狗身上去了。

  “噗通~!”

  花娘栽在了地上,被这一箭钉在了地上。

  既然是妖邪,那么李修远就不打算手下留情,连同它的肉身一并诛杀。

  “咦,有古怪。”

  一箭射中之后却不见花娘惨叫,当李修远赶过去的时候却是脸色一变,因为他看见自己被射中的花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变成了一尊泥塑,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恩?有动静。”

  看着这泥塑有些错愕的李修远立刻感觉到了动静,猛地回头看去,却见到后面的院墙之上站在一个女子的身影。

  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花娘。

  此刻花娘在月光之下露出了狠辣的神色,她语气和之大不一样,咬牙切齿道:“李修远,真没有想到你居然对我一点邪念都没有,使我色诱谋害不了你,这次算你能耐,下回,下回我的手段绝不是你可以想象的,我定要堂堂正正的将你诛杀,对付你这类人果然是不能用一些旁门左道之术。”

  李修远远远的看着她,此刻皱起了眉头:“你的声音让我很熟悉,我想起来了,是华姑,你是华姑?”

  “看来你还没有把我忘记啊,上次斗法你可让我损失惨重啊。”花娘,不,华姑语气之中夹带着巨大的恨意。

  被李修远斩了九丈法身,六丈法身足足两尊,可以说让她心头滴血啊。

  “上次我就知道你没死,没想到你怎么快又出来兴风作浪了,我倒要看看你的法身还有多少尊,迟早杀的你魂飞魄散。”李修远刚想一动,准备出手。

  华姑便立刻脸色一变,迅速的越过了院墙,转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一击不成,立刻远遁,她对李修远已经产生的恐惧之心,不敢再和他硬拼了。

  “公子,是老仆疏忽,守卫不利,让这妖魔有了可乘之机,还请公子降罪。”李林甫这个时候赶来,很是愧疚的说道,立刻向着李修远请罪。

  李修远挥手道:“这次的事情也不能怪你们,这华姑的本事我知道,这可是敢和天上雷公对杀的鬼怪,凶猛无比,道行奇高,你们守不住也是正常的,不过到了夜晚得多加一些阴兵把手,不光是为了我的安危,眼下这里也有四方鬼神来投,有真心的,也有恶意的,多些力量把手总归是没错的。”

  “可是公子,几位鬼王带来的阴兵已经多数派遣到了扬州各地的城隍庙之中去了,余下的已经不多了。”李林甫说道。

  人手不足,这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是时候安排铁山过来了。”李修远心中暗暗想到。

  他之前让铁山负责郭北城附近的治安,如今那里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可是调遣过来了。

  “人手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你无需担心。”李修远说道:“对了,适才我明明看见华姑逃了出去,为什么我一转眼射中的却是这泥塑呢?”

  李林甫看一眼地上的泥塑,他说道:“公子,怕是至始至终那华姑从没有进过房间,只是用了一些法门,捏造了一副肉身代替自己进入公子的卧房之中,而自己的正身却在外面等候结果。”

  “不可能,世间的一切法,在我面前没有不失效的,炼形分身的法术我也知道,没有这么神奇,即便是可以施展,也会露出破绽。”李修远道。

  他回忆之前华姑的种种一切,那变作的女子的确是真真实实的,连体香他都闻得到,而且离自己那么近依然没露出破绽,可见的确是真正的肉身。

  “公子你看着泥塑,似乎不是普通的泥塑。”忽的,李林甫又指着那倒在地上的泥塑道。

  虽是泥塑,但却依然是一个成熟妩媚的女子模样,那肤色和神态,甚至是头发,眼睛都和一般的女子没有任何的区别。

  李修远也发现了这一点,他蹲下来,伸手一抓,入手之后却感觉细腻一片,根本就不是泥塑,就是真真切切的女子肌肤,他甚至都能感觉到温热的余温。

  “这的确不是寻常的泥塑,这是可以塑造肉身的牟尼泥啊。”

  忽的,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忽的响起,却见半空之中飘来了一股阴风,这阴风之中夹带着纯粹的香火味。

  是一位香火得到的神。

  李修远下意思的抬头看去,却见这香火得道的神,居然是一位道人装扮的样子。

  此人不是别人,居然是木道人。

  “是师叔来了?见过师叔。”李修远立刻施了一礼。

  木道人抚须笑道,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无需多礼。”

  “师叔怎么有空来金陵城了?”李修远问道。

  木道人说道;“师兄算到金陵城内可能有牟尼泥,贫道自然也就辛苦一点,跑一趟来看看了,转了几日没有任何收获,反而听到了你七窍玲珑心泄露出去的消息,故而打算来提醒你几句,只是之那见到你屋内有女子的声音所以也就不方便打搅,原来那女子是妖邪被惊跑了,所以贫道这才现身相见。”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