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三百二十四章理

第三百二十四章理

  李修远遇到过的每一尊千年鬼怪都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从最开始的黑山君到现在的鬼王,可以说这修炼上千年道行的家伙个个都是极难对付的。

  如果不是他习了车斤人山大道的话仅靠人间圣人的身份根本就拿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算起来的话最好对付的还是那树妖姥姥。

  不过那也是因为树妖千年道行没有成,就被李修远坏了根基的缘故,要不然也没有那么容易杀死。

  眼前的这几尊鬼王同样如此,他们已经不是单纯的那些害人的妖魔鬼怪了,而是等同神佛一般的人物,他们有过人的才智,亦是有强大的武力,还懂得时间的道理,只要拿捏人心,知道布局算计。

  纵然你武力强大,他们亦是能想到克制你的办法。

  有句话说的不错,李修远是人,是人是存在弱点。

  他想要重新建立起扬州地界的规矩,统御此地的鬼神,让此地的鬼怪不再作乱,而这势必是要引起一些鬼神的敌视。

  李修远能预料到自己走的路是何等的艰难,但他既然选择走上了这条路就不会后悔。

  此刻他平静的看向了食鬼鬼王,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没办法在道义上战胜这个鬼王的话,即便是取了斩仙大刀将其斩了,也只是显得自己色厉内荏罢了。

  世间鬼神无数,他不可能将不服之辈尽数全杀。

  所以理这一字相当重要。

  因为道理是能说服鬼神的,倘若你站不住一个理字,那么李修远相信自己的路必定走不长。

  便是古时造反,那也得有一个正正当当的理由才行,比如清君侧,除奸臣之类的。

  “你的话虽有几分道理,但在我看来不过是歪理罢了。”

  李修远目光一动,开口说道:“你十王殿的运转并没有人干扰,长须鬼王我也并没有因为府邸的争执就将其灭杀,你们来这里无非是担心将来自己人间阎罗的地位受到影响,没办法统御阴兵鬼将,在人间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人鬼贪恋权势这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而是人之常情。”

  “如此说来,人间圣人愿意罢手了?”食鬼鬼王咧嘴一笑,显得很是舒坦,似乎看到了李修远正在服软,妥协。

  然而李修远却是目光一凝:“不,我更加不能罢手了。”

  “为何?”食鬼鬼王笑容一敛。

  李修远道:“人间的百姓杀人犯法尚且要受到律法的惩罚,你们鬼神若是作恶试问谁来管呢?就如你现在这样,抓住一只无冤无仇的老鬼就想将他吃掉,你可知道这样的罪名放在人间是要做什么么?我告诉你是要斩首的。”

  “你们十王殿的运转是建立在善恶分明,秩序森严之上,如此一来你们的十王殿的所作所为才能让鬼神信服,才能让百姓承认,可是我却看不到这一点,我眼中看到的只有霸道,强势,暴戾,靠着自己强大的武力维持着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不把人鬼的性命放在眼中,宛如暴君恶王,而暴君的统治是会被推翻的,如陈胜吴广揭竿而起,怒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如黄巾军高呼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试问,你们这样的治理凭什么存在?”

  说完之后,他顿时严厉的看着食鬼鬼王,之前退后几步的衰弱下来的气势一下子变的比之前更胜了。

  食鬼鬼王本来是抓住一只老鬼以此为题,让李修远哑口无言,言语上击败这个人间圣人,让他无话可说,结果现在,手中抓住了这个食鬼鬼王却成了他暴戾,凶恶的象征,让他一时间拿不出言语来反驳。

  李修远却是不给他说歪理的机会,继续道:“鬼王,你可知道我适才为什么要后退三步么?你觉得是我畏惧你的鬼王威风,还是畏惧你千年的道行?都不是,而是我不想让这位老鬼死在你的手中啊,这是我的善,我是为了善而后退,而妥协,而不是因为畏惧你忌惮你,然而我的善却没有得到回应,你却一只抓住这位老鬼用他来要挟我,这说明你心中只有恶,没有善,没有理,只有势。”

  “古人言:贪夫殉财兮,烈士殉名。夸者死权兮,品庶每生。如果你们这些鬼王要坚持要用武力,威胁,暴戾来维持自己的权势,那么今日你既然来了,那就别想离开这里。”

  声音落下,李修远目中露出了杀意,周身紫光冲天而起,在那紫光之中隐约有龙凤的虚影凝聚。

  天地在震动。

  他的神魂已有出窍之势。

  一旦出窍,必定亮刀,一旦亮刀,今夜必定有鬼神伤亡。

  “你敢祭斩仙大刀?不怕你请来的这些宾客死么?”

  食鬼鬼王脸色凝重了起来,他死死的掐住手中的那老鬼,又是伸手一挥,阴风怒号,形成了一个漩涡,将附近弱小的鬼神尽数缚来,关入阴风之中,让他们走脱不了。

  阴风之中有鬼神惊恐求饶,瑟瑟发抖。

  李修远道:“恶要杀人,怎么能怪好人不救呢?我的良善和退步并没能换来鬼王你的妥协,既然如此的话我为什么还要后退?今日我杀你是为了以后长治久安,今日不杀你,而救数鬼,换来的是持久的混乱,诸位赶来此地的鬼神,且听我一言,今日你们若是死伤并非死伤于我李修远之手,而是死伤于这尊鬼王之手,你们若是要怪我的话,我也无话可说,我愿背负你们的恨。”

  他一念通达,对着大殿外的天空喊道。

  府邸附近盘踞的鬼神听到这话纷纷发出了呼啸的声音,似响雷,似乎风嚎。

  又有鬼神大声回应道:“当真不愧是人间圣人,你的道理堂堂正正,天底下任何明白人都能对你的话信服,我们又怎么能以怨报德,不怪作恶的鬼王,而怪诛恶的圣人呢?”

  “是啊,是鬼王欺凌我们,不拿我们的性命当一回事,人间圣人的妥协也没有换来鬼王的回应,他如此之恶,又怎么能明白圣人的道理。”

  “以善对善,以恶对恶,这是古之圣贤的至理啊,任何一代贤明的君王都为之信服,若是以善对恶,那只会滋养恶的出现,抑制善的发扬,您的理让小神钦佩,小神愿追随人间圣人,止恶扬善,还此地一个秩序,天下一个太平,纵百死而无悔。”

  “世间的道理,需要血和性命去贯彻,小鬼生前是读书人,为仗义而死,死后为鬼,更不惜此身,愿再为世人一死。”

  一时间,外面的鬼神皆是激动不已起来,他们或是哀嚎,或是哭喊,或是仰天长啸。

  皆是被李修远的理所折服,愿意追随他,将这个理发扬出去,并且百死而无悔。

  能应了李修远请帖的鬼神只有两种,一是心存善念,想为这混乱的世道做一点什么,从而赶来见一见人间圣人,看看他的道。

  二是心存恶念,如这些鬼王一样,怕人间圣人影响他们的权利和地位,前来打压人间圣人,搞乱这次的宴会。

  很显然,这些鬼王就是带着恶念来的。

  九尊鬼王见到群鬼激愤,众鬼折服,其中的理更是堂堂正正,容不得半点歪理的辩驳,一时间皆是脸色大变起来,而又感觉到了李修远那紫光跃跃而出,诛杀自己等鬼王的念头坚定如铁,心中更是难得的一慌。

  虽然不知道李修远的斩仙之法有如何的强大,但也是听闻过的。

  他一刀斩过乌江龙王,斩过华姑的九丈金身,这些可都是盘踞一方的千年鬼神啊,比自己鬼王还要强。

  便是自己有这边有九尊鬼王动起手来谁胜谁负也难料到。

  “如此看来,人世圣人你是要撕破脸诛杀我们了?”食鬼鬼王脸色狰狞起来。

  李修远道:“不,不诛杀你们九尊鬼王,只诛杀你一人,因为我确定了你的恶,你值得我去诛杀,其他鬼王善恶未定,我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的就诛杀他们呢,但倘若你们几尊鬼王要联手与我斗法的话,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因为助恶之人亦是恶。”

  这话一出食鬼鬼王更是彻底慌了。

  这只诛心之言啊。

  九尊鬼王本来是团结一起来对付人间圣人的,这话一出岂不是瓦解了九尊鬼王的联手?

  果然,九尊鬼王并非一条心,当即就有好几尊鬼王目光闪动,虽是脸色平静,但心中已经在思索起来。

  是和之前说的一样和食鬼鬼王等众鬼王联手对付人间圣人,还是向人间圣人妥协?

  然而这个时候李修远却不给众鬼王太多的思考时间。

  因为想的越多越不能分辨出这些鬼王的善恶。

  什么善恶?

  人在情急之下第一时间的反应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善恶。

  溺水的人呼救,良善的人会立马奔跑过来施救,呼喊行人,心恶的人一时间却是想到避之不理,装作不见,自求自身平安无恙。

  遗失的财物,良善的人第一时间是想到交还施主,心恶的人恨不得立马将其占为己有。

  但若是想的太久的话,善恶就难分辨的,溺水的人呼救也许良善的人在跑过去的途中想到自己不懂水性,救不了人,所以反而迟疑了起来。

  遗失的财物,良善的人见到也许寻找失主无果的情况之下会生出占为己有的想法。

  所以这无法体现一个人最直接的本性。

  李修远故此也是在给这些鬼王一个考验,看看有多少鬼王助纣为虐,有多少鬼王愿意弃恶从善。

  随着他的身体一僵,脑袋忽的垂了下去,一道惊天的紫光冲天而起,苍穹之上一时间紫气覆盖,宛如华盖,遮蔽这一片的天空。

  紫气之下鬼神为之退避,昏暗的夜空为之清明,呼号的阴风瞬间平息了下来。

  在这紫气弥漫之中,李修远的神魂踩着龙凤的出现在了众鬼神的面青,他神魂面无表情,手持一柄古朴大刀,虽无太大异样,但是那古朴的大刀之上却传来了让鬼神为之心悸的气息。

  传闻人间圣人习得斩仙之法,此刀便是他道的体现,便是他法的凝聚。

  此刀,上斩仙神,下斩鬼怪。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尊鬼王突然一咬牙,仿佛下了什么决心,猛地喊道;“人世圣人中计矣,速速神魂回归肉身。”

  “长舌鬼王,你到底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舌头,不过现在提醒已经晚了,今日便诛了这人间圣人,提前结束他人世身,让他回归神位,敢出窍,今日就让他死。”食鬼鬼王狞笑一声,他伸手一挥。

  “嗡~!”

  突然,街道附近的空中一团团乌云之内传来了一声嗡嗡的颤动声,这声音是......弓弩齐射的声音。

  瞬间,天空之中昏暗了起来,这不是道法的显现,而是箭矢飞来遮蔽了星空。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