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三百零九章阎罗王

第三百零九章阎罗王

  李修远带着四个护卫在凶宅之中点起篝火,静候这里的鬼神到来。

  他不可能因为畏惧鬼神就把自己的住处让给别人去住,而且再说了他也不怕鬼神,既然活人和死人要住一块地方,那自然是要和此地盘踞的鬼神讲讲道理了。

  除了鬼差打灯之外,这个时候一阵阵夹带着香火味的阴风卷起,随后却见一队队身披铠甲,手持刀枪,步伐统一的甲士沿着远处无人的街道走来,竟是一队阴兵举着仪仗,旌旗,木牌等物飘飞过来。

  “鬼差打灯,阴兵开路,这排场比得上那阴间的那只千年蝙蝠妖了。”李修远皱着眉头看了一眼。

  阴兵走到府邸外便停了下来,矗立在旁边,纹丝不动,训练有素。

  此刻一声老鬼的唱喏声响起:“大王回府了。”

  伴随着阵阵强弱打鼓的声音响起,四匹阴间的鬼马拉着一辆精致奢华的马车徐徐而来,马车的一端系有一个风铃,随着马车使动,风铃发出了悦耳的声响,在漆黑的夜里传了不知道有多远。

  听到这铃声,附近的百姓便知道外面的街道上要么有赶鬼的道士路过,要么就是有鬼神经过,需要避让。

  这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规矩,是人和鬼神打交道的一种手段。

  “大王,府邸到了,还请大王下车。”一位老鬼弯腰谄笑,在马车旁边开口道。

  “嗯。”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马车内响起。

  随后马车的车幔打开,一位身材高大,但却格外消瘦的中年男子走下了马车,这中年男子身穿衮服,上面绘着,阴间地狱种种狰狞恐怖的图案,和帝王衮服上绣的日月山川等物截然不同,面庞呈现黑青色,不像是活人的肤色,下颚长须飘飘,垂到了胸口。

  头上戴着冕旒,一根根玉珠垂下,挡住脸庞。

  “嗯,本王怎么闻到了一股活人的气息,有活人闯入了本王的府邸?”这威严赫赫,宛如阴间帝王的男子皱起了眉头喝道:“阴兵何在?去将府内的活人的魂给勾来,本王倒想看看是谁如此狂妄无理,敢闯入本王的住处。”

  “诺~!”

  阴兵应了一声,立刻就有十几位阴兵冲进了府邸之中。

  他们立刻就发现了在前院里点着篝火的李修远等人。

  当即,这些阴兵手持锁链,刀枪,毫不客气的冲杀过来,欲将五个人的魂魄给勾走。

  “大少爷,是阴兵,阴兵飞过来了。”吴非惊呼道。

  一向恶狠的他这个时候也慌张了起来,眼中带着几分恐惧之色。

  “见面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勾魂夺魄,够霸道的,马东,牛二,打退了这几个阴兵。”李修远道:“对付鬼神之流最忌讳的是恐惧,一害怕,人的气焰就弱了,鬼神一份的本事也能变出十分的厉害,你们只要打鬼的念头坚定如一,这些阴兵不是你们对手的。”

  “是,大少爷。”

  马东,牛二取了腰间的柳木棍,装起胆子不显畏惧之色当即迎了上去。

  他们手中的柳木棍狠狠的招呼下去,却见一只飞来的阴兵手中的锁链瞬间被砰地一声打断成了两节,随后这样阴兵更是怪叫一声倒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大少爷,他们好弱。”马东惊喜道。

  李修远道;“不是他们弱,是你们已经不怕鬼了,人无畏惧,猛虎不欺,更何惧小小的阴兵,对待鬼神可以敬畏,但绝对不能怕。”

  两人闻言信心大增,手中的柳木棍招呼起来,打的这些阴兵丢盔弃甲,惨叫连连。

  便有阴兵的兵器落在了他们的身上,却是不痛不痒,竟直接就被震断了。

  李修远知道这是血气之勇被激发了的缘故,凭着一腔杀敌气血,鬼神都要退避,若是放到战场之上,别说这些阴兵了,便是真正的鬼神也要被那金戈铁马的气息冲散。

  见到马东和牛二的勇猛,李修远知道自己这两个护卫算是历练出来了,可以独当一面。

  唤作以前,他们和铁山,吴非一样,见到鬼神就腿软。

  当然,李修远也不怪他们,谁让古代人的思想就是这样,对鬼神的畏惧深入人心。

  片刻功夫,十几个阴兵就给两根柳木棍给打的落荒而逃,有几个阴兵更是倒霉,被马东和牛二两个人踩在脚下一顿暴打,想要化作一股阴风逃走,却被他们的气息压制,挣脱不开。

  “何人竟如此的大胆,敢在本王的府邸打伤本王的阴兵。”还未等马东,牛二两个人打完,这个时候那尊宛如帝王一般的鬼神便坐不住了。

  却见两朵碧绿的鬼火在黑暗之中冒出,随后却见一个身穿衮服,头戴冕旒,面庞青黑的鬼神怒气冲冲的大步走了进来。

  那两朵碧绿的鬼火竟是他一双绿色的眼睛,此刻冒着绿光,显露出了一股让人恐惧的神色。

  “有阴兵闯入我的府邸,胡乱的勾魂夺魄,我让护卫教训一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知道惹怒了那尊鬼神前来?”李修远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出于礼节对着这尊鬼神施了一礼。

  这尊鬼神盯着李修远看了看,似乎想要将他的生平给看透来,结果看了一会儿之后却始终一片迷雾看不清楚眼前这个书生的根底,便沉声开口问道:“你是何人?”

  “秀才李修远,郭北县人士。”李修远道。

  “秀才李修远?没听说过,你这小小秀才胆子到是很大,你可知道本王是谁么?”这尊鬼神威严赫赫道。

  李修远道:“并不是很清楚?如果这位鬼神能自报家门的话那是最好不过了。”

  这尊鬼神沉声道:“吾乃阎罗王是也,掌管人间生死,阴间轮回,此地是本王在阴间的行宫之一,你区区一个秀才竟敢占阎罗之地,你莫不是不想活了?念你懵懂无知,本王愿仁慈的放你一马,只要你和你的这些护卫给本王磕三个头本王便放你们离开,不然,本王让你三更死,你绝活不过五更天。”

  阎罗王?

  李修远楞了一下,但随后却是哑然失笑起来。

  “你这秀才为何发笑?”这尊鬼神怒道。

  “哈哈,阎罗王?你这阎罗的称号是自封的吧,若真是阎罗王的话应当有生死簿才对,你可有生死簿在手?若是能拿出来看看我就信你了。”李修远笑道。

  这尊鬼神原本就黑青的脸一时间有些难看了,怒道:“生死簿岂是你这等凡人能够随便看的么?”

  “你这色厉内荏的样子那便是没有生死簿了,你没有生死簿,便不算是阎罗,以你的道行只能算是一尊鬼王,不过你没有生死簿,我却有。”李修远说完,忽的手中多了一本古朴的书籍。

  上写三个大字:生死簿。

  在昏暗的环境李,这生死簿似乎被一层乌黑的光芒笼罩,带着几分神秘之色。

  “生死簿?这,这怎么可能......”这尊鬼神眸子一缩,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阴间的至高无上的宝物,生死簿,居然会出现在一个书生秀才手中,这,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区区一个秀才身份的读书人,岂能拿得起这承载着无数人命运的生死簿?

  李修远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一尊鬼王敢自称阎罗,我手中有生死簿又有什么奇怪的。”

  “把生死簿交出来,本王饶你不死。”

  这尊鬼神见到生死簿失去了镇定,当即咆哮一声,嘴中顿时吹出了可怕的阴风,这阴风狂卷,杂草倒飞,那躲在杂草之中的小鬼更是倒霉,惨叫一声就被吹散了身躯,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便连天空都被阴气遮蔽了,整个府邸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

  阴风呼啸,夹带着鬼王的怒火,此刻便连这尊鬼王麾下的阴兵,鬼差也禁不住这一声咆哮也受到了波及,不知道卷到什么地方去了。

  李修远身边的护卫见此一幕吓了一跳,眼中露出了几分惊恐之色,而就在这恐惧之色刚露出来的时候,四个的魂魄齐齐被吹出了身体,往后倒飞了出去。

  面前那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更是瞬间变了颜色,沾染了强烈的阴气,竟化作了碧绿的鬼火,疯狂的摇曳跳动着。

  鬼王一怒,威力不逊色天上的神明。

  这府邸之内所有的人还有鬼都遭了波及,唯独李修远屹立在当场,纹丝不动,不被这一股可怕的阴风影响。

  “呼呼呼~!”

  强烈的阴风呼啸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平息了下来。

  这尊长须鬼王方才合拢的嘴巴,不再吐出阴风,而是冷冷的看着李修远道;“本王一怒,凡人无法承受,轻则昏迷,重者丢魂,你为何没事?”

  “这事情就说来话长了,以前在阴间有一个叫赤发鬼王的也这般对着我吼,道行应该比你还高一些,最后还是伤不到我,到是我的四个护卫却是没有守住念头,被你一吓,魂魄不坚,被阴风吹走了,果然,他们的胆色还需要历练啊,对付阴兵鬼差可以,面对你这样的鬼王,却还是不行。”李修远微微摇了摇头。

  “不管你有什么名堂,交出生死簿,本王可以还你四个护卫的魂魄,另外再放你离开,不然,今日你死定了。”这尊长须鬼王一步步向着李修远走来,高大的身材仿佛一座小山,将李修远笼罩在阴影之中。

  一股莫大的气势落到李修远的身上。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这个时候已经受不住这尊鬼王的威严给吓的趴在地上慑慑发抖了。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