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两百八十九章赌注

第两百八十九章赌注

  想到李修远之前说的一句,杀戮折损福德,剩下的几位书生一时间心中悔恨起来,早知道如今就不应该搅合进这场事情当众。

  精怪的死活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自己是要去考取功名利禄,光宗耀祖的,何必参与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

  看着满山谷的狐狸尸体,这些书生的心是冰冷的。

  这是他们造成的杀戮啊,这笔账都要算在他们的头上,而这场杀戮换来的也不过是几个娇艳的狐女几日侍奉,和几日的美酒佳肴罢了,但这比起将来的成就,这点享受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当然,如果这几个书生知道自己口中所谓的娇艳狐女,其实就是几只有道行,会施展幻术,变化出人身的狐狸精时估计更是会后悔的想要撞墙而死。

  因为这山谷之中但凡修炼出人身的狐女就只有四只,除了青娥和狐三姐之外,便只有李梁金身边的那两个狐妾了。

  “李公子,听说你有王侯的命格,福泽深厚,或许能翻阅一下生死簿也说不定。”李修远忽的又道;“刚才这位瞎兄,福德不够,只是翻开了,还远远不算是翻阅呢,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能力看到生死簿内记载的东西,只是看到了一页页白纸,可哪怕是白纸,他都无法承受。”

  说完,他又示意一下让李梁金来看看生死簿。

  李梁金现在心中发憷哪敢去翻阅那生死簿,之前动了几分念头想要夺走生死簿的想法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这生死簿,当真只有鬼神阎罗才能掌握,活人想要去打生死簿的念头就是找死。

  等等~!

  蓦地,李梁金又惊疑不定的看着李修远:“为什么你这武夫翻阅生死簿却没有事。”

  李修远何止是翻阅,就差没有整日拿在手中当书读了,现在早就看腻了,没有了多少的兴趣,只是生死簿有大用,所以他一直保管在身上,没有还给赤发鬼王。

  “谁知道呢,或许刚才那位瞎兄只是碰巧瞎了,要不你来检验检验?”李修远说道,又晃了晃手中的生死簿。

  李梁金一阵憋屈。

  被这李修远一弄,自己等人气势大减,几位同行的友人,一个吐血昏迷了,一个双目失明了,剩下的几个也都胆战心惊,产生的惧意,怕是不敢再找这个李修远的麻烦了。

  而且此人手握生死簿,如果真的可以改人寿命的话,那自己得罪了他,万一他把自己的寿命削减了几十年,那自己岂不是要英年早逝了?

  一时间,他底气全无,没有之前面对李修远的那种自信和强势了。

  别人都能超控你的生死,你怎么和别人斗?

  李修远见到他这样子,就知道他产生了退缩之意,这生死簿对付鬼神是没用的,对付人却是一件利器,管你王侯将相,只要被记载这生死簿上,那么你的生死就会被左右。

  当然,更改生死簿的代价很大。

  这一点怕是这些人都不知道。

  便是李修远以圣人的命格可以随意翻阅生死簿,他也不敢随意的篡改,顶多只是将那些福德耗尽,寿命已尽的人提前划掉名单而已。

  而这,他都要小心谨慎,能不使用就不使用。

  感觉到了这局势的变化,旁边的胡黑脸色也很不好起来,心中更是有些慌张起来。

  他千年的狐精,哪能不明白,眼前这个李修远乃是非同一般的村存在,绝对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书生。

  别的不说,就凭他能翻阅手中的生死簿就足以见得此人非同一般。

  而且身上的铠甲上散发的气味也让他感觉有些熟悉。

  像是乌江之中那条龙王的气息。

  而乌江龙王,听说前几个月因为自己儿子应了人劫被人给杀了,一怒之下连下暴雨三十日,结果引起了水患,淹了许多村庄,便连郭北城都被水给淹没了,死伤百姓无数,当然那乌江龙王的下场也很惨,似乎被某个高人给斩杀了,尸体都不知道去哪了。

  路过郭北城的精怪只知道那城墙上被染黄了一片,那是乌江龙王的龙血。

  “难道.......”蓦地,胡黑脸上露出了惊容之色。

  他看见李修远身上的铠甲上有一片片漆黑的鳞片链接成一片,那不是镔铁打造出来的,而像是龙鳞,上面的气息和乌江龙王的气息是一样的。

  “难道乌江龙王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中,身上的龙鳞被他打造成了铠甲,骨头和龙筋打造成了弓箭?”

  胡黑瞧见那龙马上还挂着一幅大弓,一时间心中冰冷一片。

  天啊,此人居然把乌江龙王给猎了。

  自己居然和这样的猛人来争夺这青山的地盘,难不成自己还有那龙王的本事不成?

  即便是有,那也不过被此人斩杀,扒皮抽筋的下场。

  “李,李公子,此人非同一般,且不可与之力敌,不然会吃大亏的。”胡黑嘴巴动了动,话在李梁金的耳旁响起,旁人听不清楚。

  李梁金目光凝重了起来,他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了。

  此人的武力和神异非同凡响,和这样的人争斗实属不智。

  而且又是在这荒郊野外,若是在金陵城之中,又或者是庙堂之上,他到是一点都不惧此人的手段。

  当即,他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微微吸了口气道;“李修远,靠施展鬼神的手段不算什么,这毕竟只是上不了台面的小术罢了,你想从我手中夺走这青山便请你拿出让我信服的本事来。”

  “哦,你还不放弃,还想和我争斗?这是一件很不明智的,要知道此番你一招赏银杀狐,不知道残害了这里多少的狐精,我现在的手段已经是很容忍了,很克制了,如果你要和我继续争斗话,我可不保证自己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李修远说道:“这样吧,此事就到此为止,你们离开此地今日的恩怨就此结束。”

  李梁金还想争斗,还不见好就收。

  难道自己之前的手段不够凌厉,不足以震慑他们?

  还是说,这些个书生不死上一两位,他们是不知道好歹的?

  “你是一个读书人,本公子也是一个读书人,读书人的事情就用读书人的方法来解决,之前听闻你很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不如你我比试一番,若是我赢了,你留下青山就此离开,若是我输了,我便带着诸位掉头就走,绝不二话,如何?”李梁金盯着李修远道。

  既然拼鬼神的手段拼不过此人,那就用自己擅长的手段分个胜负。

  李修远却是摇头道:“这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青山本来就属于胡汉,你们只来强占此地,打起了这场战斗,现在怎么又能拿别人的东西当赌注呢,如果你想比试的话就拿出一点让人信服的东西来。”

  “拿狐二的性命如何?”

  忽的,胡黑开口说道,从衣袖之中抓出了一只昏迷不醒的狐狸,这狐狸身上满是伤痕,显然是受伤不轻。

  “二哥。”

  青娥和狐三姐皆是惊呼起来。

  胡汉也是脸色动容,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李修远皱起了眉头,这只黑狐狸到是很狡黠,难怪之前战斗平息的时候没有找到青娥的二哥,原来是被这胡黑给收起来了,当做是一招后手藏着。

  当真有些阴险啊。

  “如何,拿这狐狸的性命和你作赌?”李梁金又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李修远点头道:“可以,不过你喜欢拿别人的性命做赌注的话,那么我就依你,你若是输了,我要划掉你三十年的寿命。”

  李梁金刚刚浮现的自信笑容就又僵住了。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