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两百七十六章买狐

第两百七十六章买狐

  ♂

  两日之后。

  李修远和四位护卫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胡汉所说的青山地界。

  这附近只有一个小县城,名为青县,县外的几十里之地有一座连绵起伏的大山,

  山不高,但却山林密集,附近县里多有猎户,农夫上山打猎,觅食,也有附近村庄的村妇,上山采集野菜,山菇。

  “那里便是青山么?”李修远抬目看去,的确是大山连绵,郁郁葱葱,不知道山中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方向没错,地名也没错,应当不会走错。”吴非摸了摸光头道:“大少爷昨日路过金陵城的时候何不入城休息几日,这连饭赶路便是铁打的人也吃不消啊。”

  “晚来一日谁知道会又会发生什么事情,你若再抱怨的话,就留在望川山上去你的山大王去。”李修远说道。

  吴非连忙道;“别,大少爷,我可不想待在山上,太无趣了,现在那山中的味道小的便是闻到了都想吐。”

  “走吧,先去青山看看,附近有村庄,今夜找一户人家借宿。”李修远道。

  马东又道;“大少爷,不是说那狐仙已经提前出发了么,怎么也不派人来接一接,还要我们去找?这山这么多,我们这点人又去哪里找啊。”

  “到了地方该发生的事情自然会发生,不用担心。”李修远道。

  胡汉已经提前去了青山,自己虽然耽误了几日,但若是自己等人进山的话,胡汉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他并不担心。

  “走吧。”李修远吩咐了一声,骑马继续赶路。

  而在路上,却见迎面走了两位粗壮,矮小的汉子,扛着钢叉,挑着山中的有些野兔,野鸡迎面走来,似乎要将猎到的野味拿到县里去贩卖。

  这两个猎户便走便交谈起来:“最近山中不知道发生了是事情,这野物不躲在深山老林之中反而一个劲的往山外跑,昨日我布下的陷阱不但逮住了好几只野味,还抓住了一只狐狸,你看,还是活的呢,我准备卖到县里的皮货商那里,听说上好的狐皮价值不菲,尤其是这种没有弄破毛皮的活狐狸。”

  “这事情我到是听附近一个村庄的老头说过,那老头说山中最近不太平,可能有精怪在打架,把山中的野物全部惊了出来,所以野物才一个劲的往山外跑,听说是金陵城内有几个富家公子,喜好狐裘,专门请了不少的猎户进山猎狐狸呢,出价达到了一两银子一只,啧啧,弄得我都想去赚这赏钱。”

  “是啊,隔壁村的那个张猎户这些天猎了二十只狐狸呢,赚了足足二十两,本来三十好几连媳妇都没讨到的,这会儿刚和一个黄花闺女定了婚期呢,看的我好是眼馋,待我把这只狐狸卖了,也要赚一笔钱给我媳妇添几身新衣服。”

  另外一位猎户叹道:“青山不可猎狐,这是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我父亲可是说了,若是我敢猎一只狐,就打断我的腿,猎两只就打断双腿,没办法啊,这笔钱我是赚不到了。”

  “嘿,我这狐也不是猎的,而是它自个撞进陷阱来的,这可不算坏了规矩。”

  那个猎户拍了拍腰间的皮囊,里面传出了嗷嗷的悲鸣声。

  李修远骑马而来,听到这两个猎户交谈,忽的拉住了缰绳喊道;“两位好汉还请留步~!”

  “这位公子有什么事么?”两个猎户脚步一停,看着李修远等人高头大马,衣着光鲜,气度不凡,立刻客气的问道。

  李修远翻身下马道:“两位是本地的猎户?”

  “是的,我叫木头,他是壮子,我们是这附近打猎的。”那个叫木头的猎户有些拘谨道。

  李修远说道:“大山上有很多狐狸么?”

  “多着呢,我们祖祖辈辈在这山里打猎,经常见到狐狸出没。”木头说道。

  李修远又问道:“听说最近很多猎户进山猎狐,这事情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至少也有好几十位猎户进山猎狐呢,便是县里的一些泼皮闲汉也都进山抓狐狸去了,有一位有钱的公子说了,花一两银子一只收购,现在山中的野狐只要出现,很少有逃脱的,这样抓下去的话,估计狐狸都要被抓绝了。”旁边的壮子说道。

  “知道是哪个人出价收购的么?”李修远道。

  这胡汉得罪的人有点狠啊,一两银子收购一只狐,这的确是要把青山的狐赶尽杀绝。

  “这哪知道,只知道县里开了一家皮货店,但凡是新鲜的狐皮掌柜的都一两银子一张收购,这店也没看多久,不知道背后是哪个东家。”木头说道。

  李修远忽的又看向了哪个叫壮子腰间的皮囊道:“你这皮囊里面装着的是狐狸么?”

  “是的,一只活的狐狸,准备拿到镇上去卖呢。”壮子说道。

  “你拿到镇上也是卖,不如卖我如何?”李修远道。

  壮子说道;“可以,那公子出个价吧。”

  “你拿镇上卖一两银子,我出双倍,二两银子吧。”李修远道。

  壮子眼睛一亮,心中一喜,刚想答应,但随后却眼珠子一转,看了看这几人骑着的健马,还有那马鞍上垫着的绸缎,便知道这也是一位富贵人家的公子,是不缺钱的主儿。

  “这位公子,二两银子有些少了吧,我这可是活的狐狸,连皮毛都没有伤到一点,是上好的货色。”

  李修远见到他这样子便知道有几分坐地起价的意思,便又道:“这样吧,给你三两银子,把这狐狸卖我。”

  壮子当即脸上浮现了惊喜之色,对他而言一两银子可是一笔大钱,而一只狐狸能卖三两银子,够上山打猎好几个月了。

  不过见到李修远如此爽快,壮子又嘿嘿笑道:“这位公子,再加点吧,我把这些猎物全卖给公子你了。”

  “四两银子,买你全部的猎物。”李修远道。

  “五两怎么样?”壮子有些激动道。

  “.......”李修远没有回他,而是看了看旁边的吴非。

  “啊,你说什么?几两银子啊。”

  吴非咧嘴一笑,摸了摸大光头,一只手搭在腰间的腰刀上,带着几分狰狞的问道。

  壮子顿时受惊,脸色大变,忙道:“四两银子够了,够了。”

  吴非铿的一声拔出一腰刀,又问道:“什么?我听错了么,怎么好像听到了一个死字,是谁活的不耐烦了啊。”

  “二,二两银子,这位公子,就按你之前说的价。”壮子一哆嗦,急忙道。

  吴非忽的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用力捏着他的肩膀,咧嘴笑道:“二两银子?你看我们是那种拿不出几两银子的人么?你可别勉强,强买强卖的事情我们可不做,我们可是正经的大户人家的人,可不是那种杀人越货,欺男霸女的土匪。”

  说完腰刀抵住了壮子的腰间,轻轻捅了捅。

  壮子顿时都快哭出来了;“不,不要钱了,这只狐狸送你们了,送你们了。”

  他只是山中猎户,打打猎,杀杀野鸡野兔还差不多,哪里遇到过吴非这样的穷凶极恶之徒。

  “好,仗义,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以后出门在外遇到事就报我的名字,我乃望川山山大王吴非是也,绿林之中的好汉见到老子都会卖几分面子的。”

  吴非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道:“放心,我吴非说话算话,说是你朋友就是你朋友,说杀别人全家,就杀别人全家,绝不含糊。”

  “大,大王,小,小的就只是一个打猎的,刚才,刚才不是有意.......”壮子哭丧着脸,满是惊恐道。

  吴非眯着眼睛笑道:“呆货,本大王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么?刚才的事情老子早就不在意了。”

  “那,那你能不能把刀,拿,拿开。”壮子声音颤抖着说道。

  “老子是对兄弟动刀的人么?刚才老子只是让你看看这刀的成色怎么样,这可是上好的百炼钢刀,吹毛断发,是宝贝,我怕你们没见过,所以让你长长见识。”吴非晃着手中的腰刀道。

  却见腰刀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让人心中发憷。

  “行了,吴非,别闹了,给你们两人五两银子,你三两,他二两,买你们全部的山货,再帮我一个忙,通知附近的猎户别上山猎狐了,如果再去猎狐后果自负。”李修远见到吴非把这猎户吓的不轻,也点到即止。

  给了五两银子,取走了全部的山货,几人方才继续赶路。

  “兄弟回见。”吴非咧嘴笑了笑,骑马立去。

  等一行人走远之后,壮子立在原地,拿着五两银子,浑身慑慑发抖,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

  旁边的木头也是噤若寒蝉,不敢乱动。

  他可以肯定,刚才那个叫吴非的,绝对不只是吓唬自己,那汉子刀上带着血腥味,是杀过人的,刚才那眼神很是可怕他只在县里的那些个侩子手身上见过,这种人一个个都是杀人连眼睛都不眨的狠人。

  “呸,什么家伙,还玩起坐地起价来了,一只狐狸他想卖五两银子,怎么不去抢,我们出双倍价已经够大方了,大少爷你的心就是太善了,所以才会被这些人蹬鼻子上脸。”路上,吴非呸了一口,有些气愤道。

  李修远却是笑了笑并不在意:“所以我身边得有你这么一个恶人。”

  “嘿,这倒也是。”吴非咧嘴一笑,觉得自己被看重了。

  李修远放慢马速,此刻揭开了手中的皮囊,当即一只狐狸的影子,嗖的一声窜了出来,一下子就从手中跃了出去,然后迅速的了溜进了旁边的草丛里。

  “大少爷,不好了,五两银子跑了。”马东忙道。

  却见附近的草丛一阵摆动,一只狐狸迅速的向着山林跑去。

  沉默寡言的邢善立刻取下了马背上的一张大弓,搭弓拉箭,一气呵成,蓄势待发:“大少爷,要活的还是要死的?”

  “不用了,让它走吧,我买下来也是为了放生,又不是要杀它,话说我平生就只杀过一只无尾狐,不想它成为第二只。”李修远道。

  他知道,邢善的弓术,世间少有,他肯定是有把握射下这一只跑到的野狐,只是若是射杀了,这违背了李修远此行来的目的。

  “明白了。”邢善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去那边村子里找一户人家借宿吧,明日天一亮就上山看看。”李修远道。

  等他们走进村子里之后。

  之前那只逃跑的野狐,一直逃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之后方才惊魂未定的停了下来,她左右瞅了瞅,忽的站立了起来,摇身一变竟变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她脸色有些苍白,眼中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的人劫渡过去了?”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