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两百三十八章树妖谈命数

第两百三十八章树妖谈命数

  “那女鬼进去了,那个书生当真是愚蠢的无可救药,已经之前叮嘱他了,这三更半夜的出现的任何女子,任何人都可能是鬼怪变化的,他还是中了女鬼的诱惑。”

  此时此刻,宝刹之上,燕赤霞见到躲在禅房里的宁采臣这个时候竟打开了房门放女鬼聂小倩进去了,当即又气又恼。

  “宁采臣心地淳朴,又有一些憨直,听到女子求救怕是动了恻隐之心,不过这无所谓,让那女鬼进去也无妨,这女鬼不会害宁采臣的,真正要害人的是那树妖。”李修远说道。

  心中却是并不担心。

  这宁采臣和聂小倩有着天定的缘分,不出意外的话两个人最后还是会上演一幕人鬼绝恋。

  而他要等的是树妖。

  很快禅房之内传来了宁采臣和聂小倩说话的声音,虽听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却多少能够猜到,是女鬼聂小倩在满嘴鬼话,欺骗宁采臣,让他放下警惕之心,同时又以美色诱惑之类的事情。

  三更半夜,一个绝色美人投怀送抱,这样的杀伤力可不是寻常的男子能够抵挡的。

  即便是有人知道这是女鬼,只怕也宁愿做一回风流鬼,死了也心甘情愿。

  “姑娘,你干嘛一直往我身上靠,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宁采臣的声音响起。

  “因为我冷嘛,外面风大,我吹了一夜的冷风,现在浑身冰凉。”聂小倩的声音回道。

  “那姑娘你又为什么把外衣脱了.....”宁采臣在房间里躲避。

  聂小倩的身影又紧追不舍的靠了过去,发出了咯咯的娇笑。

  “要等到什么时候,那树妖可能不会出现了。”

  夏侯武有些暴躁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屋内的声音给弄的。

  “嘘,来了。”

  忽的,燕赤霞嘘了一声,一双眼睛睁的老大。

  “咕噜噜.....”

  一连串细微的声音响起,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泥土下穿行,禅院附近的地砖不断的鼓了起来,发出了阵阵声响。

  “嗖~!”

  一根根粗壮的树根这个时候竟然从地面之中的几个坑洞之中钻了出来,像是一只怪手一样无限延伸,向着宁采臣的禅房伸了过去。

  “好家伙,这树妖在兰若寺里打了很多地洞,它从地洞里潜入过来了,难怪一只没有听到动静,这老妖简直比狐狸还要狡猾,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树妖就跑了。”燕赤霞虎目一睁,当即从宝刹之上跳了出去。

  旁边的夏侯武瞪大了眼睛:“这么高跳下去,你想摔死不成?”

  “御剑~!”

  燕赤霞低喝一声,手中的宝剑铮铮作响,竟宛如活物一般直接从手中跳了出来,瞬间飞出落在了他的脚上,他踩着宝剑直接向着差禅院飞去。

  “怎么可能。”夏侯武见此顿时大惊。

  他和燕赤霞交手七年,从未见过他用这等传说中剑仙的手段,今日一起联手除妖方才有幸一见。

  难怪之前李修远说若是燕赤霞动了真格,自己在他面前走不了一招。

  御剑杀人,这种剑仙的手段哪里是凡人可以抵挡的。

  “龙马。”

  李修远吩咐一声,立刻一道白光从手中的画卷之中飞了出去,他亦是纵身一跃坐在了白马之上。

  龙马嘶鸣,载着他直奔禅院而去。

  此马虽不能真的御空飞行,但却身形格外轻盈,从高空坠下也不伤分毫。

  “喂,等等我。”

  夏侯武回过神来,却发现只有自己没有这种腾空飞行的手段,只得火急火燎的从宝刹之上迅速的奔走下去。

  此刻,禅房里。

  宁采臣似乎已经被聂小倩给迷住了,此刻竟也不觉得害怕,反而两个越发亲密了。

  这个没有什么心急的书生,哪里受得了这聂小倩的迷惑,几下功夫就已经产生了爱慕之意。

  “什,什么声音?”忽的,宁采臣看了看四周,听到了什么动静传来。

  聂小倩笑道:“哪有什么声音,是外面的风声吹动了门窗发出来的声音。”

  “不,不对,真的有声音,好像有野兽跑进来了,正在撞门呢。”宁采臣说道。

  可是他的话才刚刚落下,忽的周围的门窗轰的一声被击碎了,一根根粗壮的老树根如同一条条大蛇一般,向着这里迅速的飞来,之辈宁采臣而去。

  聂小倩见到姥姥动手了,急忙推开了身旁的宁采臣躲在了旁边。

  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哗啦啦......”

  树根飞来,连墙壁都能扎穿,更何况是宁采臣这个柔弱书生。

  “啊,有妖怪啊,姑娘快跑,之前忘记和你说了,这兰若寺有妖怪出没。”

  宁采臣吓的脸色苍白,连滚带爬的望聂小倩跑去,然后抓着她的手一边躲避树根,一边喊道;“李公子,大胡子,快,快来诛妖,妖怪已经出现了。”

  旁边的聂小倩这个时候愣了一下。

  她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宁采臣居然会拉着自己一起逃跑,似乎并不怀疑自己是害人的女鬼。

  “乱叫什么,不是来么?妖孽,看剑,”燕赤霞的大嗓门响起,一柄飞剑破墙而如,在屋内一闪而过,将飞向宁采臣的树根齐齐斩断。

  “燕赤霞.....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敢向我出手?你找死。”

  一个不男不女的嘶哑声音响起,密密麻麻的树根破土而出,像是潮水一样向着燕赤霞涌去。

  燕赤霞呸了一口:“妖孽,之前和你进水不犯河水是因为你没有在我的眼皮底下害人,我不能确定你到底是不是害人的恶妖,这年头道听途说的话不可信,如今你先害夏侯兄,后害这个书生,坐实了你是一个恶妖的身份,今日我看我不把你连根拔起,一把火烧了。”

  “那也得看你有这个本事,不知道从哪野路子学来了几手御剑的法门,就想学别人斩妖除魔,别笑话了。”树妖姥姥嘶哑的声音继续响起,并不太将燕赤霞放在眼中。

  燕赤霞早年是习武之人,中年得了机遇才学了剑仙的手段,是半路修道,虽然手段凌厉,但到底比不上真的修道之人。

  树妖早就看透了,只是之前没有冲突也就懒得和他交手,但是眼下却不一样了了。

  它的地盘,岂容许燕赤霞坏了自己的好事。

  无数的树根落下,似要将燕赤霞万箭穿心。

  燕赤霞大惊,立刻召回了宝剑,然后手持利剑左右劈砍,将刺来的树根砍断,但是这树根太过密集了,他不能尽数防御。

  “可恨我剑丸被污了,不然哪会这般被动。”他心中不由有些恼怒道。

  自己的手段一大半都在剑丸上,吞吐出来的剑光足以瞬间取妖魔脑袋,让妖魔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燕赤霞,勿忧,我来助你。”

  这个时候李修远骑着龙马而至,手中的虎口吞金枪,锋利无比,仅仅大枪一挥,附近的树根纷纷被斩断,哗啦啦的掉在了地上。

  “郭北县,李,李修远,你怎么来这里。”树妖姥姥尖叫了一声,显得又惊又俱。

  “树妖,看样子你认识我,半年不见,你堕落了。”李修远骑马持枪,轻轻的叹了口气。

  “还不是拜你所赐,你是坏了我成仙的根基,是你逼得我弃了树皮遁走,是你一把火烧了我千年的身躯,李修远,你可知道我有多恨你么?我变成这样子都是你害的。”

  树妖姥姥的声音嘶哑而后愤怒,发出了一声声宛如地狱厉鬼般的怒吼。

  “什么,竟有这事?”燕赤霞楞了一下。

  而不远处的聂小倩听到这话也傻眼了,她眼中千年道行,无所不能的树妖姥姥竟有着如此不堪的往事,竟被一位书生逼的落荒而逃,沦落到要每日吸食鲜血维持生命的地步。

  今日瞧见了,她也能从姥姥的语气之中感受到那发自内心的恐惧。

  千年大妖居然畏惧一个书生,这正是破天荒少有的事情。

  李修远说道:“树妖你沦为今日这地步既是天意,也是你的劫难,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你要成仙还差一劫,自古以来动物成仙,要经天地人三劫,唯独草木精怪成仙不需要经天地二劫,只需要经过一场人劫就够了,因为草木天生地养,不沾染因果,而那一日我妻子青梅就是你的人劫,她三次挂姻缘牌而不中,你若当时稍微显露一下神异,让她挂上那块姻缘牌,她都不会有事,而我非但不会伐你,还会供奉你,感激你,你自然可以顺利成仙。”

  “可惜你三次的机会都错过了,所以你的劫难来了,上天安排我来伐你。”

  “放屁,你妻子命数已尽,怪我何事。”树妖姥姥极力争辩道。

  李修远说道:“听你这么一说青梅如果命数没尽,你会救了?”

  “当然,我是享受香火的神树,当然会救香客。”树妖姥姥道。

  “不,你错了,你这样想就没有参悟命数,你看到了青梅的命数已尽,所以你不救,所以你的劫难就来了,如果当时你没有去看青梅的命数,人救了,那么结果会是这样么?你根本就不明白天意二字的意思,天意若是如此好领悟的话,天底下成仙成佛的人就多了。”李修远冷冷道。

  他以前听自己的师傅瞎道人讲过一个故事,以前有个人算命,算到自己三日后会死,于是三日之后就躲在家里不出门,结果那一天正好房屋崩塌,把他给砸死了,正好应了三日前的话。

  但这故事在不同的人看来却是有不同的结果。

  信服天命的人认为,这是天意所为,无法避免。

  但是有些人却认为,这是这个算命的自找的,如果他不算自己的命,就不会三日之后躲在家里,也就不会死了。

  树妖姥姥此刻顿时就愣住了。

  李修远说的话让它幡然醒悟,是啊,自己笃信命数,顺天而为,结果到头来却被命数所误。

  “现在无话可说了吧,今日我既然来了,那就由不得你继续为祸人间,现在便送你上路。”李修远道。

  “我承认我斗不过你,但是你想杀我,却不可能,你以为我还会和上次一样被你给轻易伐了么?”树妖姥姥的声音忽的出现了一个确切的位置。

  在兰若寺的后山方向。

  而去地上伸出来的树根正在迅速的缩回泥土之中去。

  “好狡猾的树妖,它的本体一直没有出现,刚才的应该是分身躲在地下。”燕赤霞惊道。

  “嗡~!”

  然而这个时候,一股气息从李修远的身上散发了出来,这气息足以让鬼神辟易,道术失效。

  原本迅速缩回泥土之中的树根瞬间就僵在了原地,再也无法动弹了,像是被定住了。

  “可恶,又是这股气息。”树妖的愤怒嘶吼依然在后山的方向响起。

  它是千年的榕树要,树大根深,根须绵延至少上百丈,如今却被李修远定住了禅院附近的三丈范围的树根。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