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两百三十七章聂小倩

第两百三十七章聂小倩

  兰若寺的禅房院子里。

  一位看上去有些柔弱,老实的书生这个时候正捧着一卷书卷在院子里走在走去,时不时的念起了几句诗句。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诗句前一句不搭后一句,声音带着几分颤抖,脑袋东张西望,不断的注意着周围的一举一动,看他连紧张不已的样子,便连手中的书籍拿反了也不知道。

  院子的四角都插着灯笼,里面烛光映出,到是显得周围并不昏暗。

  只是这寺庙之中寂静无声,一个人影都没有,周围安静的有些诡异。

  “不,不会真的有吃人的恶鬼吧。”宁采臣心中害怕的要死。

  他是一个胆子不大的人,对于这鬼怪更是畏惧三分,连之前走夜路都需要打上三个灯笼才敢走。

  “李公子,你在哪,你们别走远了。”宁采臣在院子里走了不到半个时辰,便有些抗不住了,开始呼喊起来。

  可是周围安静一片,没有人应他的话。

  在兰若寺的一座宝刹之中,李修远,燕赤霞,夏侯武三个人居高临下,看着禅院内发生的一切,那宁采臣在院子里瑟瑟发抖的吟诗作对的样子也看的分外清楚,似乎只要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能立刻冲过去支援他。

  “这个诱饵能行么?那妖怪真的能上当?”燕赤霞睁大了眼睛,撑着醉意道。

  李修远道:“肯定能行,树妖是忌惮你所以才一直没有露面,但是这根本原因是因为和你争斗得不到好处,如果有足够的好处说服树妖的话,树妖还是愿意出手的,它有着千年的道行,虽然忌惮你,但却并不害怕,眼下宁采臣一个凡人在这里当诱饵,就如同鱼儿入了网,树妖岂能忍得住。”

  “到时候可别把他的性命给害了。”燕赤霞说道。

  “不会,我离开的时候给了他一根针,遇到树妖多少有点自保的力量。”李修远道:“再说了,我们就在这里看着,一等树妖出现我们就一起出手,不会让它有时间害人的。”

  “那个树妖,我一定要把它劈了当拆烧。”夏侯武握着宝剑,心中愤愤不平,随时准备出手。

  李修远见此也不由笑了笑,三个人联手怎么可能拿不住树妖。

  只要自己靠近了树妖,立刻就封锁它的法力,让它没办法逃遁,到时候只需一把火,就能将树妖杀死。

  连斩仙大刀都不需要祭出来。

  手段是有,关键这树妖得出来才行。

  “李公子,你在哪?你回答我啊。”

  宁采臣见到院子外黑漆漆的一片,没人回应自己,心中更慌了。

  “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李公子,来当诱饵的。”他心中悲凉的说道。

  记得当时李修远拍着他的肩膀说:“斩除妖魔,为的是维护世界的和平,拯救万民于水火,这是义不容辞的事情,纵百死而无悔,国荣啊,如今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少一个人充当诱饵将那妖魔鬼怪吸引出来了,相信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为了拯救万民于水火,这个小忙你一定会答应我的。”

  被这一忽悠,宁采臣脑袋一热就答应了下来。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院子里吟诗作对,担惊受怕,时时刻刻要防范着可能出现的恶鬼,恶妖。

  “啪嗒~!”

  夜渐渐深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的附近禅房的屋顶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滚落了下来,落在了院子里,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啊~!”

  宁采臣吓的尖叫一声,脸色瞬间就苍白了起来,下意识的寻声看去。

  “呸,这书生胆子真小,到时候肯定要坏了我们的事情,妖怪见到他这样子肯定知道有古怪。”夏侯武说道。

  “不,鬼怪已经来了,你看掉落在地上的那东西。”燕赤霞身子一震,醉意瞬间荡然无存,然后眯着眼睛看向了禅房的院子里。

  夏侯武认认真真的看去,却道:“好打一锭金元宝。”

  从禅房的屋顶上滚落下来的竟是一锭金光闪闪的金元宝。

  “哪是什么元宝,是一块人骨,这是障眼法,鬼怪是想用金钱诱惑宁采臣,只要他动了贪念,就会被鬼怪乘虚而入。”李修远道。

  “嘘,小声点,那玩意来了。”燕赤霞粗中有细,此刻却是耐着性子静静等候。

  当院子里的宁采臣见到落在院子里的那锭金子的时候,不禁微微松了口气:“李公子真是有钱,竟舍得拿一锭金子丢过来提醒我,嗯,看来李公子就在我不远处躲藏着,如此小生也就放心了”

  他见到那金子,只以为是李修远丢的。

  毕竟这李家土豪,丢金子又不是头一回了,上次在郭北城也丢过。

  于是乎,宁采臣反而镇定了不少,继续吟唱诗句起来。

  “呼呼~!”

  但是随后夜里一阵奇怪的风吹来,这股风来的十分的突兀,又比其他的风要阴冷不少,像是入冬的寒风,能吹透衣物,侵入皮肉之中去。

  “好冷。”

  宁采臣打了个哆嗦

  “哗啦啦.....”阴风吹来,挂在院子里四个角的四个灯笼立刻剧烈的摆动了起来,紧接着一个个灯笼啪嗒一声接二连三的摔在了地上,

  瞬间,所有的灯笼全部熄灭了。

  院子里当即就昏暗了起来。

  “鬼啊。”

  宁采臣吓的大叫一声,逃似的跑进了身后的禅房里,然后迅速的把门就给关上了,转眼之间就不知道躲到哪个角落里瑟瑟发抖去了。

  “呼呼~!”

  阴风吹起,一位身穿艳丽衣衫,精心打扮,画着淡妆的女子竟从兰若寺后山的方向缓缓飘来,最后竟落在了刚才宁采臣所在的院子里。

  “女鬼出现了,之前就是这女鬼差点害了我的性命,居然还敢来,我去杀了她。”宝刹之内的夏侯武见此,当即忍不住就想提剑杀出去。

  李修远制止了他:“诶,夏侯兄,这只是一只打头阵的小女鬼而已,在她背后的那个千年树妖才是我们真的敌人,放长线,钓大鱼,等那老妖出现我们才一起杀出去,得有点耐心。”

  “好,好吧。”夏侯武性格急躁,耐心不足,被李修远这么一说方才按捺了下来。

  “那女鬼不是青梅.....那么很有可能是聂小倩,难怪夏侯武会中招,这姿色的确有倾国之貌,只要是还有七情六欲的人,难保不会对其动心。”

  李修远远远看去,虽看的不是特别清晰,但也能看出一个大致的模样。

  但他却并没有去阻止聂小倩和宁采臣的第一次相见,毕竟眼下不能打草惊蛇。

  “唐代诗集。”聂小倩来到院子,见到地上的一本书,捡起来一看,却是唐代各大才子所做的诗文。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聂小倩翻看一看,忍不住轻轻低喃了一句,她身前是才女,纵然死后这么多年,以前的东西亦是没有忘记。

  但很快,她从回忆之中醒来,幽幽一叹,然后向着禅房走去。

  “公子,公子在屋里么?快开门啊,小女子路过这里,被饿狼追赶,还请公子开门相救。”聂小倩伤感收敛一空,立刻改变了神态,露出了焦急和恐慌的样子。

  夜晚,任凭是谁有一点良善的人,听到一位弱女子这样也肯定会心动的。

  “姑,姑娘,你是人,还是鬼啊。”屋内,宁采臣忍不住哆哆嗦嗦的回了一句。

  他怕如果真的是人的话,自己不开门相救,岂不是害了一位姑娘?

  这对他而言是不能接受的。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