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两百零八章守祟

第两百零八章守祟

  “这位公子真乃神人啊,前几日公子说会有龙马给我张家送子,果然应了公子的话,前两日晚上当真有一匹雪白的龙马口衔宝玉踏空而来,我夫人按照公子的吩咐吞下那宝玉之后今日便动了胎气,正在生产。”

  张员外此刻恭恭敬敬的对着李修远拱手道。

  虽然疑惑李修远身上这一身戎装,但是却没有多问。

  李修远说道:“此事有了一些变化,本来张员外今日能顺利得子的,但是因为这变化的缘故却是有些许风险了。”

  “这位公子的意思是?”张员外心中一惊。

  李修远摇头道:“有恶鬼不愿意见到你们张家诞生子嗣,要谋害你们子嗣的性命。。”

  “恶鬼害命?这么说来,我这孙儿是生产不下来了?”

  这个时候,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杵着拐杖,急急忙忙的往这边走了过来。

  “父亲。”张员外说道。

  这位年近古稀的老者名叫张显贵,是张员外的父亲。

  李修远说道:“恶鬼能否害人,也得看着恶鬼的本事高不高,今日不是还有我守在这里么?你们且放心接生,今夜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别出这个院子,只要不出这个院子,我可以保你们今夜无恙,若是出了院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便难以预料,切记,切记。”

  张显贵心中一惊,忙道:“我记下来了,敢问高人,今夜会有何事发生?”

  “能有什么事情发生,看我这一身戎装就知道了,今夜会有一场厮杀,一场恶斗。”李修远淡淡笑道:“你叫张显贵对吧。”

  “老儿正是。”张显贵说道。

  李修远点头道:“可还记得一个叫小燕的女子么?”

  张显贵回忆了一下,身子一颤,说道:“记得,那是老儿年轻时候的一个小妾,因为害了老儿的夫人难产而死,以至于畏罪上吊自杀了,高人是从何得知老儿这个小妾姓名的?”

  “我在阴间遇到了她,她被鬼王罚在阴间清洗胎盘赎罪,我看她尚有几分良善,死后这么多年都对害死你夫人的事情念念不忘,想要还你们张家一个儿子赎罪,今日你们张家能有这个子嗣诞生应该谢谢那个小燕,如果不是他,这副玉胎我是不会送给你们张家的。”李修远说道。

  “小燕,小燕......她竟然还惦记着此事,几十年了,她在阴间还念念不忘当年的事情。”

  张显贵忍不住跪了下来,顿时泪如雨下:“她原本就是一个良善的女子,只是因为一时信错了鬼神才酿成了这样的祸事,当年的事情也不能全怪她。”

  “敢问高人,小燕在阴间赎罪了几十年,难道还不能投胎转世么?”

  李修远说道:“不能,除非她将双手洗烂方才能赎完罪孽,她害了婴儿和妇孺两条人命,罪恶不小,这不是良善就能抵消的。”

  “好了,小燕托付给我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现在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你们离开吧。”说完,他又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香袋。

  “此物送你,能避恶鬼,以防万一。”

  香袋之中装着的是一节人骨,是憨和尚师傅的金身,有辟邪驱鬼的作用。

  “多谢高人。”

  张员外急忙替父亲结过,然后搀扶着泪如雨下的父亲起身。

  张显贵忙对着儿子道:“小燕她在阴间几十年都没有忘记我们张家,还她为我们张家求得一子孙,当年的罪孽也算是赎尽了,我们张家不能不仁义,回头我要为小燕立牌位,坟丘也要迁入祖坟,让她享受祭祀和供奉,名字也要写入族谱。”

  “父亲说的极是,孩儿记下了。”张员外点头道。

  张显贵又对着李修远施礼道:“今夜有劳高人庇护了,不知道高人还有什么要求,老儿必定竭尽全力办到。”

  李修远说道:“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是天黑视线不好,能在这里添置一火盆就最好不过了。”

  “这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还请高人稍等。”

  张显贵施了一礼,然后急忙吩咐下人们去添置火盆,务必备好充足的火炭,不能让火盆熄灭。

  不过就在火盆刚刚放好的时候,却听见周围一阵阵邪风大作,吹的张府内的树木,簌簌作响,附近几间屋子里的烛光,此刻竟接二连三的熄灭了,一时间整个张府上下全部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那黑暗浓郁似墨,似乎能将人给吞噬一样,可在这满目黑暗之中,唯独李修远所在的这院子里的一间屋子内还有烛光亮起。

  而在那屋子里,张氏正在生产。

  “这,这是?”正欲离开的张显贵见此一幕,心头一惊。

  起了风也就算了,可是连屋内的烛光都能吹灭,这风哪有这么邪门?

  “嘿,嘿嘿。”

  一阵阵弱音若无的怪笑响起,似草木被风吹动簌簌作响,又好似有人在黑夜之中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透过这里的灯光隐约可以看见院子外面好些黑色的人影来回走动,余光每每撇过,皆能找到一两个一闪而过的身影。

  怎么看,都不像是自己看错了。

  “是,是,恶鬼来了?”张显贵和张员外父子二人吓的脸色都苍白了起来。

  李修远却是镇定之若,坐在台阶前,一动不动:“两位还是进屋去,只要记住不出院子,保你们无恙。”

  两人此刻才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往那灯火通明的屋子里走去。

  说也奇怪,一进屋子,他们感觉外面的风声,怪笑声彻底的消失不见了,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被隔绝了一样。

  这个时候憨和尚从院子一角走了出来,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老衲刚才将我师傅的一节骨头磨成了金粉,洒在屋子里周围,此法可以隔绝鬼魅妖邪,保张家无恙,咦,那黑不溜秋的地方什么鬼怪笑的这般难听?像是杀猪一样,吵耳的很,要不要老衲去超度了他们?”

  “这是祟鬼,是一种专门害小孩的鬼,这种鬼只需要在孩子身上摸几下,就能带走孩子的魂魄,让孩子唤失魂症,若不到医治的话,孩子一辈子都会疯疯癫癫,如今张氏正在生产,若是被祟鬼勾走孩子的魂魄,这婴儿就成死胎了,活不了。”李修远说道。

  “竟如此恶毒?老衲去打退了他们。”憨和尚怒目道,宛如一尊金刚罗汉。

  李修远制止了他:“不用,祟鬼只是小鬼,成不了气候的,别说我们,就是寻常阳气重一点的人守在这里祟鬼都不得进屋,民间每年三十晚上都有守祟的习俗,可见大多数人对这种小鬼是有防范的。”

  “既然是不成气候的小鬼,那华姑派他们来做什么?”憨和尚说道。

  李修远说道:“是在试探我,你看我眼前这火盆的火光。”

  憨和尚顺着火光看去,却见这火光只是往外延伸了九丈远便已经是极限了,再往外就是漆黑一片,连县内其他地方的烛光和天空上的星光都看不到一丁点。

  黑暗的有些诡异。

  “我有圣人的命格,神鬼不近,但也只能护住九丈距离,让鬼神不近九丈范围,但这并不是绝对,若是道行高深之辈可以越过这距离,而且对妖怪无用,不过妖怪虽然能近身但是却施展不了法术,十成本事去了九成。”

  李修远道:“所以待会儿还请和尚你守住这里,只要别出这火光笼罩的范围就行了。”

  “原来是这样,老衲心里有数了。”憨和尚点头道。

  李修远也不得不承认,这千年的鬼怪都很精明,无论是当初的黑山君,还是后面遇到的乌江龙王,又或者是现在的华姑,他们都有自己一套办法测出自己神鬼不近的范围,然后利用这个范围寻找对付自己的办法。

  而在没有弄清楚之前,这些都千年的鬼怪绝对不会贸然行动。

  强势而不鲁莽,骄横而不失精明。

  寻常的人遇到这样的精怪的确不是对手。。

  a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