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两百零二章青蛇君

第两百零二章青蛇君

  之前还威风凛凛,显现法术,要将李修远擒杀的断头将军,结果这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李修远抓住了,还灭掉了大半个鬼躯,道行大损,如今更是被踩在脚下,性命被他人掌控。

  这变化也未免太大了。

  要知道断头将军可是几百年道行的鬼,生前又是将军,这样的鬼凶悍异常,很多鬼怪多不敢招惹。

  哪能想到,今日在华姑的府邸参加酒宴,居然栽在了一个小白脸的身上。

  “怎么,是想继续做你的断头将军,还是想连鬼都没得做?”李修远看着他说道。

  “你的确是有本事,不过本将军也不是懦夫,本将军生前没有畏死,死后更不会畏死,你想要我的脑袋就拿去好了。”这断头将军还很是硬气,竟眼睛一闭,甘愿引颈受戮,不愿意求饶。

  李修远点头道:“不错,有几分将军的气概,不过你这样的硬气在我面前没有用,既然你不愿意去投胎,那么我也不能放任你这样的悍鬼在人间游荡,既然遇上了,那自然是要解决你这个祸患。”

  说完,他拿起从这断头将军手中夺来的宝剑轻轻的划破手指,沾了一丝血迹上去。

  锋利的宝剑染上他的血之后又诛杀鬼怪的能力。

  “送你上路。”

  低喝一声,李修远手中的宝剑骤然斩在了这个断头将军的脖子上。

  剑光一闪,这个断头将军的那个少年模样的脑袋就咕噜噜的滚落了下来,那脑袋一离开身体就立刻腐烂了起来,很快就变成了一个骷髅,显然这接上去的脑袋只是用鬼气,阴气滋养着,一旦离开了脖子就立刻打回了原型。

  这就和古墓之中封存几百年的东西,一朝重见天日,然后迅速氧化了一样。

  被斩去脑袋的断头将军此刻剩下的半截身躯再也稳住不了形体了,立刻化作了一股股阴风四处散去了,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总之,从今以后断头将军是不会在出现了。

  其他的宾客见此一幕,又惊又怒。

  惊的是李修远居然如此轻而易举的斩了断头将军,怒的是此人居然当真敢在华姑的宴席之上行凶杀人。

  难道此人真的一点都不把华姑放在眼中不成?

  “你,你居,居然把断头将军给灭了,他哪里招惹你了,你居然要下这般的毒手。”

  一位看上去也是书生样子的男子指着李修远哆声音震惊不已的说道。

  李修远看了一眼:“这里满座的艳鬼,妖怪,你区区一个读书人竟参加这样的宴会,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

  那书生咬牙道:“你懂什么,比起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欺压蛮狠的俗人,这些鬼狐朋友才更显真诚,我来这里赴宴是为了朋友而来,这是我的私事,与你何干?莫要拿俗人的眼光来看待我,我和你这样的恶人是不一样的。”

  “此话有些道理,世俗之人的确有很多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你结交鬼狐朋友也并非不可,只是你这书生懂得一些小道理,却不晓大义,你以为你的这些鬼狐朋友一个个就都是良善之辈?”

  李修远淡淡道:“真正一心修仙成道的鬼狐是不会参加这种宴会的,这里十有**都是厉鬼,恶妖。”

  “荒谬,他们再恶哪有你恶,你这动手之间就坏人性命。”书生怒气冲冲的说道。

  李修远轻笑道:“无知,他们本来就是鬼,按照天地秩序,鬼应该去往阴间,有罪的下地狱,无罪的投胎,怎么能逗留在凡间?再说了,若是他们都是良善之鬼到也罢,日后修行有成,能成鬼仙,可他们却皆是恶鬼,你看刚才的那断头将军,不就是顶着一个少年的脑袋在脖子上么?你难道没有想过这断头将军的这脑袋是怎么来的?”

  那书生闻言身子一震,有些寒意的看着地上那个已经腐烂的头颅。

  “又比如说,你身边那只艳鬼,虽然对你端茶倒酒,百般服侍,可到底不过是为了你一口阳气,一缕精气而已,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的气血已经开始衰败,身体越来越虚弱了么?这是被鬼气侵蚀了,如果你不是读书人,没有福德庇护,你现在已经中邪病死了。”

  那书生脸色微一变,此刻却没有反驳,略微反思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真的如这人所说,身体虚弱,手脚冰凉,气血越来越不足了。

  难道真的是和鬼狐待久了,被汲取了阳气和精气?

  一时间,心中有些惊慌起来。

  李修远不耐烦的挥手道:“劝你现在还没有死且速速离开这里,莫要在这里拦着我斩妖除魔,不然连你一并收拾了。”

  “斩妖除魔?真是口气不小,这里满座贵客,你想斩哪位妖,除哪位魔啊?”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对李修远带着强烈的不满。

  “谁,谁在说话?”李修远当即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那方向有好几座宾客,但是却无人开口说话。

  “有胆子在暗地里骂人,没胆量承认,难怪有人说胆小如鬼,此话当真不假。”李修远说道。

  “不用激我,话是我说的。”

  一位身穿青衫,身体修长的男子坐在那里淡淡的开口道。

  李修远看了一眼:“原来是一条青蛇妖,你几百年道行了?人劫渡过了没有,不如今日我帮帮你,让你应了人劫吧。”

  “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我是来和你讲道理的,你也是读过书的人,难道你不觉得你刚才的行为太过分了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次宴会华姑并没有请你,你是不请自来的,试问这样的行为是对还是错?我相信天大地大,道理最大,不管是人,是妖,又或者是鬼,都应该讲道理。”青蛇君开口道。

  李修远忽的笑道:“有趣,和我讲道理?那我倒想问问你了,既然你这么喜欢讲道理,为什么不去和观音庙中,放生池内那一池的冤魂讲道理呢?为什么不去外面林子里埋着的一地骸骨讲道理呢,为什么不和我手中这些被囚禁,镇压的魂魄讲道理呢?你和我讲道理,不是因为你真想和我讲道理,而是因为你知道你斗不过我,只能和我讲道理。”

  “若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降妖除魔的本事,你还会和我讲道理么?估计直接就要吹一口毒气就把我毒翻在地了。”

  说完,他蓦地又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一张大弓。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才是和你们讲道理的手段。”

  声音落下,他拉弓射箭,一箭射向了那个青蛇君。

  青蛇君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他只是脑袋微微一侧,便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这根飞来的劲矢。

  他可是有道行的妖怪,岂会这么容易的就被一箭射中。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良善的妖怪,还是作恶的妖怪,但若你继续待在这里的话,纵然你是良善的妖怪也会遭到灭顶之灾,因为我一旦动起手来的话可不会手下留情,不过各有各的命数,今日你若是会死自然会死在我的手中,若是不会,那说明你命数未尽。”

  李修远说道,刚才那一箭是警告,毕竟寻常的箭矢想要射杀一只妖怪还是很有难度的。

  青蛇君神色变化不定,想要和这李修远斗法一回,但却又有些忌惮,怕步了断头将军的后尘。

  一时间拿捏不了主意。

  “诸位,这个恶人如此的凶狠,我们和他费什么话,难不成满座的贵客都需要畏惧一个凡人不成?他纵然是有些道行又如何,我们又不是不会法术,我看倒不如我们联手给他一点教训,让他知晓我们的厉害,免得日后心中对鬼神不敬。”

  一位年长一些的老鬼此刻站起来非常的气愤的说道。

  平日里他们这些鬼怪到哪,只需要显露一点法术都会被百姓供奉,祭拜,如今哪里受过这等气。

  满座的鬼怪被一个凡人压着吱不了声。

  “此话有理,这恶徒分明就是来寻事的,应该赶走他。”

  “我看应该将其诛杀,为断头将军报仇。”

  “华姑马上就要来了,倒不如擒下他送给华姑,也算是一份薄礼送上。”

  在座的众人议论纷纷,说着说着,便有不少的鬼怪站了起来,眼睛之中发出幽幽的光芒看着李修远。

  虽然每个人都是相貌端正,衣着华丽,像是富贵之人,可是那眼中透露的神色却是凶狠,可怕,宛如恶兽,厉鬼没有一个像人的。

  “嗯?”

  角落里,胖和尚瞧见事情不对劲了,赶紧从包裹里面抽出了两根宛如铜棒一般的降魔许,似乎吃饱喝足之后撸起袖子准备大大一场,闹个天翻地覆。

  “李公子,你自求多福吧,我还是先退下了。”

  狐三姐,见到这么多鬼怪盯着他,也打了个寒颤,急忙躲得远远的。

  她到是不担心李修远,而是怕自己被殃及了,毕竟刚才其他人都知道李修远是自己的亲戚。

  “想打架?很好,我现在兴趣来了,有些技痒了,想要对付我的鬼怪一并过来便是。”

  李修远笑了笑,也不多言,只是做好了神魂出窍的准备。

  他的斩仙大刀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斩妖除魔,今日到是要大展身手了。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