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一百五十六章八大王求救

第一百五十六章八大王求救

  大雨接连下了三日。

  “咚!咚!咚!”

  这一天的正午时分,差役提着铜锣戴着斗笠,穿着蓑衣,冒着大雨沿着考房一路走来。

  “院试结束,所有考生离开贡院。”

  “总算是结束了。”李修远这个时候方才从入定之中清醒过来。

  他睁开眼睛,看了看考房外面还在下的暴雨不禁皱了皱眉。

  从进入贡院到现在,大雨从落下就一直没有停过,而且那大雨之中夹带着的怨气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这怨气伴随着雨水落下,然后又四处溢散开来,接着腾空而起,再次和天上的乌云凝聚成一片,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李修远觉得这怨气如果不散去的话,这大雨估计不会有停息的可能。

  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他和其他考生一般,冒着大雨向着贡院外走去。

  路上,李修远碰到了朱昱,王平他们几个,不过因为雨大的缘故,只是大了一个招呼便急匆匆的离去了,只说等雨停之后再来相聚。

  “开门了,贡院开门了。”

  随着贡院的大门打开,纵然是大雨倾盆,门外依然汇聚了不少的百姓,这些人都准备好了雨具,准备迎接院试结束的书生门。

  有些人是书生的书童,奴仆,还有家眷,有些人则是投机的商人,他们热衷于这个时候赠送雨伞给书生,好混个熟脸,以后有结交的可能。

  当李修远大步走出来的时候,也有商人见到李修远气质不凡,身姿提拔,相貌俊朗,亦是热情的迎了上来送伞给他。

  “少爷,奴婢在这里?”

  李修远拒绝了几位商人的好意,随后巡声看去却见小蝶撑着一把雨伞,在不远处兴奋的挥着手道。

  旁边还有杜春花,以及吕伯和府上的两个护卫。

  府上的几个人全到齐了。

  因为风雨太大,小蝶挥手的时候手中的雨伞没有抓牢,被一阵暴雨拍打,惊呼一声,直接就飞了出去,连那娇小的身板都险些跌倒在地上。

  李修远无视大雨,疾步走了过去,扶住这个小丫鬟,然后道:“你们怎么全来了?这般大的雨用不着全部人来接我。”

  “大少爷说哪的话,今日是少爷院试结束的日子,老奴自然是要前来迎接,若非老奴年迈,腿脚不利索,早就来这里迎候少爷了。”吕伯披着蓑衣,咧嘴笑了笑。

  “少爷,考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中秀才?”小蝶抓着自家少爷的手,兴奋的问道。

  李修远笑道;“考没考中秀才也得等放榜的时候才知道,现在哪有这么快知道,这会儿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快些回去吧,这雨还指不定要下到什么时候。”

  “大少爷,马车在那边,这里人多,使不进来。”吕伯指了指不远处街道上的一辆马车道。

  李修远点了点头,一行人方才冒着大雨,乘坐马车迅速离开贡院。

  到了府上,众人都已经淋湿了。

  李修远让护卫和吕伯去休息,然后便带着小蝶和杜春花去了浴房,洗了个澡,换了身干爽的衣服。

  等从浴房走出来的时候,他才觉得浑身上下那种晦气和潮湿的感觉一扫而空。

  小蝶和杜春花两个人却是脸蛋微红,有些娇羞的跟在自家少爷身后,显然第一次陪少爷共浴还有一些不适应。

  “咦,你们脸蛋这么还这么红?”李修远看了一眼,不禁轻咦道。

  “少爷。”小蝶娇嗔了一声,显得很不好意思。

  杜春花亦是低着脑袋,亦是一片羞红。

  李修远哈哈一笑,开始体会到这调戏身边婢女的乐趣。

  “对了,我那师叔上次离开之后这几日有没有回来?”忽的,他想起什么,转而问道。

  小蝶摇头道:“没有,奴婢这几日没有见到道长回来。”

  “是么?”李修远沉吟了起来。

  木道人没有回来,这说明郭北城的情况到现在还不清楚,这大雨来的古怪,必须得找一个知道这方面的人问问。

  “难道只能去问那个城隍?”李修远旋即皱了皱眉,有些很不情愿。

  他并不想和那个城隍打交道。

  “大少爷,门外有个捕鳖人,提着一只大鳖贩卖,说是一定要将那只老鳖卖给少爷,还直呼大少爷的名字,老奴不敢擅作主张,所以前来询问大少爷。”

  这个时候,吕伯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拱了拱手便开口说道。

  “哦,有这回事?”李修远楞了一下:“那人点名道姓的要将东西卖我?”

  “是,是的,大少爷,那人老奴看了,是一个农夫,没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不过他手中的那老鳖却又至少几十斤重,像是磨盘般大,老奴觉得那老鳖有点不寻常。”吕伯说道。

  “既然别人点名道姓的寻我,那就请他进来吧。”李修远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是,大少爷。”吕伯应了声便很快离开了。

  李修远挥了挥手道:“小蝶,春花,你们先回去休息,这面红耳赤的就别抛头露面,我还有点琐事需要处理。”

  小蝶和杜春花乖巧的应了声,自然不会打搅自己少爷的事情,便结伴离开了。

  不一会儿功夫,吕伯带着一个老农来到了大堂之中。

  李修远早已经在这里等待,他看了一眼这老农,却见此人憨厚朴实,又因为进了豪门大宅的缘故眼中有些畏缩闪躲,显得很拘谨。

  不过在这老农的手中却是提着一只磨盘大的王八,这王八神态安详,缩手缩脚,似乎正在酣睡。

  “果然如此......是八大王。”李修远见到那只王八,顿时楞了一下。

  虽然这个时候这八大王没有变化形体,但是他却认得,这只王八就是当日载自己过江的那只王八精。

  “八大王被人给捕了?”

  李修远看了看那老农,但旋即觉得不是这么一回事,八大王已经渡过了人劫,而且至少还有几百年的道行,其本身又是一方水域的大王,怎么可能会被一个老农捕获。

  所以眼下只有一个可能。

  不是老农捕获了八大王,而是八大王让这老农带他来寻自己。

  “这位老人家,还请入座。”李修远示意了一下道。

  老农神色拘谨笑了笑,有些小心翼翼的寻了一个位置坐下。

  李修远问道:“老人家,你想把这只大王八卖给我是么?”

  “是,是这样的,我昨日做了个梦,梦里有神人告诉我,城里的李府之中有一个叫李修远的公子会买下我门前的那只大鳖,今儿早上我一醒来,果然看见这只大鳖趴在门口,所以才来贵府贩卖这只大鳖。”老农说道。

  “你这只老王八我收了,不知道你作价几钱?”李修远说道。

  老农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道;“这老鳖也不是我抓的,是老天爷送给我的,不好卖钱,这位公子就给个十几文钱,让我不白跑一趟就行了。”

  李修远点了点头道:“吕伯,取十两银子送给他。”

  “是,大少爷。”

  吕伯应了声,取了一锭银子塞到了这老农的手中。

  “多了,多了,这老鳖不值这么多钱啊。”老农拿着银子浑身哆嗦,似乎被这十两银子的大价钱吓到了。

  李修远说道:“这么大的雨让你跑一趟也不容易,你就别推迟,放心收下吧,而且这老鳖也值十两银子,吕伯,送客。”

  吕伯点了点头,也不看着老农如何的诚惶诚恐,却是将他送出了府外。

  拿了银子的老农在李府前徘徊了好片刻,确定当真有人出价十两银子买下了那只老鳖,没有反悔要回去的打算,这才稍微心安,然后揣着银子,满心欢喜的离开了。

  “八大王,你在河里呆的好好的,怎么让人给送我这里来了?”

  等老农离开之后,李修远又看着大堂之中的那只大王八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八大王方才舒展手脚,脑袋从壳里钻了出来,它一副面带疾苦的样子,叹了口气,口吐人言道:“之前的担忧果然成真了,我掌管的那片水域灾难来了。”

  “哦,什么灾难来了?莫不是有道人想要钓你熬汤?”李修远疑问道。

  八大王说道:“如果有人想要钓我熬汤就好了,我就不需要来贵人你这里避难了,这几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游乌江的那条龙王开始在发疯,派出了手下的水妖在乌江附近的各处水域兴风作浪,但凡是有点道行的精怪全部都被逮走了,便是我的那些个鳖子鳖孙,也大部分遭受了劫难,只有少许逃出了水域,流落到了郭北城,如今躲在城外的护城河里,也不知道能不能安生。”

  “便是我也碰到了乌江龙王一个厉害的属下,斗法斗不过,吃了败仗,只得躲进了一农户家,借着人味掩盖了自己的气息,然后只得托梦给那农户,让他带我来寻贵人。”

  “幸好那农户不是恶人,真的带我来寻贵人你了,要不然的话我当真是要被人熬汤了。”

  说到这里,八大王又伤心难过,眼泪都流出来了。

  看着这只大王八流泪,李修远只得安慰道:“八大王,你也别伤心,有道是苦尽甘来,如今这劫难渡过去了,往后就能一帆风顺,而且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有答谢你,这一次你只管待在我这里,不会有水妖来这里害你性命的,若是有,我替你挡着。”

  “有贵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八大王松了口气,但虽有又有些垂头丧气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了,为什么乌江龙王好端端的发疯了?这几日郭北城上空乌云笼罩,暴雨连连,莫不是和这也有关系?”李修远问道。

  八大王说道:“我现在道行受损,一些事情算不出来,但这郭北城内的雨水之中夹带着乌江龙王的气息,我觉得这里的暴雨多半是和乌江龙王有关系,而且非但这里暴雨连连,乌江附近的村镇也是暴雨倾盆,我猜测是乌江龙王在行云布雨。”

  “即便是行云布雨也没有这般下雨的,如今又不是下雨的月份。”李修远问道。

  “是啊,所以乌江龙王违背了职责,在胡乱下雨,但具体原由我也不知道。”八大王说道。

  李修远又道:“乌江龙王这般下雨也不是办法,你有没有什么法子让它不下雨?”

  八大王说道:“没有办法,这片地方本来就是乌江龙王负责行云布雨,它要下雨谁也没有办法阻拦,除非是天宫的雨神下令让乌江龙王停止下雨,不过也得乌江龙王肯遵守才行,毕竟乌江龙王本身就是蛟龙,天生就能行云布雨,比我们这些鱼鳖得道的精怪不知强了多少,即便是雨神的命令也有可能不听从。”

  李修远闻言顿时沉吟了起来。

  感情这乌江龙王在这片地域是无法无天的主。

  难怪行事霸道,上次渡江的时候因为冲撞了它的出游,一尾巴把一船的人打翻在河中。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