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一百二十七章木道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木道人

  邋遢道人拿一枚梨核种出了一棵梨树,这样神奇的事情可以说让周围看热闹的人目瞪口呆,别说是他们了,便是李修远瞧见了也忍不住挺足观看,觉得分外神奇。

  不过对于不知道的围观群众而言,只认为这个邋遢道人在表演戏法,但在李修远看来,这个道人施展的却是实打实的道术。

  这样的道术称之为仙法也不为过。

  转眼之间这棵梨树就经历了一个轮回,开花结果了。

  “好,道长变的好。”短暂的吃惊之后,很快却又人回过神来,忍不住的鼓掌称赞。

  其他的人也都纷纷表示称赞不已,大呼好戏法。

  还有些人觉得看不过瘾,希望道人再变过一个戏法。

  邋遢道人这个时候嘿嘿一笑,将树上的梨儿全部摘了下来,分给其他的群众吃了之后,方才从树上跳了下来。

  这个道人也不说话,而是拿出一把小铲子当做斧头,将这颗枝繁叶茂的梨树给当众伐倒在地。

  “可惜了,可惜了一棵好梨树,道长好端端的为何把这梨树给砍了,留着这梨树来年再开花结果不好么?”有人问到。

  “留不得,留不得,这梨树留下会带来祸害,贫道还是伐了比较好。”

  邋遢道人笑眯眯的说道:“现在贫道的戏法也变完了,各位的梨儿也吃了,就都散了吧。”

  说完,他也不理会众人,拍了拍屁股便离开了。

  见到道人离开,围看的众人方才有些意犹未尽的开始各自散去,显然这把戏还没有看过瘾。

  “这位书生,你之前替我娃儿取了一个名字,我还没有好好的感谢你呢,我也没什么招待你的,请你到我家铺子喝茶怎么样?我让我男人给你泡一壶好茶。”见到热闹没了之后,旁边的张氏热情的对着李修远说道。

  李修远回过神来,笑道;“谢谢,不用了,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出城一趟。”

  “既然书生你有事,那我就不耽搁你了,下次,下次书生你可一定要来我这里喝茶,若是不好好的感谢你一番,我这心里真过意不去。”张氏笑道。

  “好,那下次,下次我来你家铺子喝茶。”李修远点了点头。

  然后看了看天色,方才和这张氏告了个别,便带着护卫继续往城外走去了。

  还没有走多远,便听见一个杀猪般的哀嚎在后面响起:“那个天杀的道人,把我满车的梨儿都给变走了。”

  李修远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楞了一下,看了看手中的香梨,再看了看身后那个坐在空荡荡板车上哀嚎的商人。

  旁边看戏法还没有散去的人见商人一车的梨没了,纷纷嘲笑了起来。

  “你这商人那般小气,之前施舍一个梨给那个道人你都不肯,这下被报复了吧。”

  “活该,一车的梨给那道人一个又怎么样,一点良善之心都没有。”

  商人被众人指骂,再加上丢了梨,又羞又急,竟忍不住坐在板车上哭了起来。

  “这梨是他的?”他忍不住疑惑了起来。

  看着不像,因为他至始至终自己都看在眼中,这梨不是施了障眼法从旁边那个卖梨的商人手中取走的,不过那个商人一车的梨的确是不见了。

  “梨当然不是他的了,他的梨被贫道送回他家里去了,他今日回了家就能瞧见,贫道可没那么蠢,为了一车梨儿就欠下一份因果。”

  一个略带猥琐的声音响起,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另外一条道消失的邋遢道人,竟身子一晃来到了李修远的旁边。

  “你什么时候出现的?”李修远微微一惊。

  “就在刚才,就在刚才。”

  邋遢道人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李修远:“不错,不错,真是不错,好相貌,好身姿,身子骨也结实,难怪连那头黑山君都能猎了,那头千年大妖死在你的手中不算冤枉。”

  说完还伸出那脏兮兮的手在李修远身上摸了摸。

  “道人不得无礼。”旁边的两个护卫一喝,急忙走上前来阻止这个邋遢道人。

  “你们退下。”

  李修远见到这个邋遢道人竟知晓黑山君的事情,当即脸色微微一变挥了挥手示意两个护卫不要动手。

  两个护卫当即止住了,抱拳退了回去:“是,大少爷。”

  “道长认识我?”李修远问道。

  邋遢道人嘿嘿笑道;“不认识,今天第一天见,不过......咦,这不是昨天夜里我在街上丢失的布袋么,怎么在你身上,缘分,缘分,真是缘分,没想到昨天丢的东西,今天却又再次遇到了。”

  说完,他瞧见了李修远腰间的布袋,伸手想去抓。

  李修远脸一黑,自己这布袋什么时候成了这道人的了,分明是自己从赤发鬼王手中敲诈,不,借来的。

  看来这道人是看到了这东西是一件宝贝,所以有了想法。

  当即,他身子一晃,躲过了这个邋遢道人那脏兮兮的手掌。

  “道长,你认错了,这东西应该不是道长的。”李修远说道。

  “嗯,虽然有几分相似,但贫道还不确定,不如借贫道看看吧?”邋遢道人眼睛之中冒着贼光。

  李修远想了一下,却是取下这布袋,递给了这个道人:“道长知道这布袋的作用?”

  他也不担心这个道人会抢走自己的东西,这东西烫手,不但和自己有关系,还牵扯阴间的鬼王,只要但凡是个道行高深,忌讳因果的道人都应该知道取舍。

  “什,什么布袋?贫道怎么什么都没有瞧见,咦,这位书生,我们认识么?这般盯着贫道做什么。”

  邋遢道人手速惊人,也不知道单身了多少年,一把抓过布袋塞进怀中,然后脸上却一副茫然的样子,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李修远嘴角抽了抽,强笑道:“道长我现在真想掐死你,我想道长应该不会介意吧。”

  说完,便大步走去,想要动手。

  邋遢道人哈哈一笑,忙跳开道:“师侄,你真的一点都不风趣,贫道和你开个玩笑呢,再说了贫道辛辛苦苦赶了不知道多少天的路来郭北城寻你,你倒好,见面就想掐死我,早知道这样贫道就不来了。”

  “师侄?”

  听到这个称呼,李修远脚步一停道;“你为什么称我为师侄?”

  “贫道的师兄是你师傅,不叫你师侄叫什么,嗯,忘记介绍一番了,贫道的道号木道人,是你师傅瞎道人的师弟,如今你师傅正在闭关修金丹大道,一时半会儿的是出不来了,师兄对你不放心,只要让贫道走一趟了。”

  木道人开口说道。

  “你是我师傅的师弟?”李修远惊道。

  也的确是知道自己的师傅是有师门的,以前也只是听过而已,但知道的却并不清楚。

  关于师门的事情师傅从未提起过。

  没想到这个邋遢道人居然是自己师傅的师弟。

  李修远又狐疑的打量了一下这个自称是木道人的邋遢道人;“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的确是有那么几分相似。”

  “嗯,师侄的确是有眼光,一眼就看出了贫道的不凡。”木道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是,是你这猥琐的行为举止很像我那师傅。”李修远说道。

  “......”木道人。

  李修远又道:“既是师叔,那总不能见面就骗晚辈的东西吧,师叔你得把我那件宝物还回来,要知道按照礼节,应该是长辈给晚辈送礼,哪有长辈骗晚辈东西的。”

  木道人嘿嘿一笑:“你看贫道这样子身上有半点值钱的东西么?之前口渴了买一枚梨都买不起,还需要别人施舍,师侄啊,你身上的宝贝多,就大方一点将这布袋送给师叔好了,反正这玩意落在你手中又没有神效,只是浪费了宝贝。”

  说完,大大方方的给李修远看了看,除了身上一身破烂的道袍之外,真的是空无一物,连道人的招牌,拂尘都没有。

  便是头上的发簪,也是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一根烂木头,至于脚下,也只是一双自己编织的破烂草鞋。

  李修远见到他这般贫穷的样子的确是看上去挺可怜的,还真的有点不忍心要回宝物。

  修道能修道这份上的话也算是绝了。

  “你真是我的师叔?”他又有几分狐疑道。

  “如假包换。”木道人说道。

  李修远说道;“若你不是我的师叔必定遭天打雷劈。”

  “师侄你这嘴巴未免太狠了吧。”木道人睁大了眼睛。。

  李修远抬头看了看天空,见到天空一片明朗,方才点了点头道:“没有天打雷劈,看样子你真是我的师叔。”

  “......”木道人。

  “师叔,并非师侄嘴巴狠,实在是出门在外不得不小心一点,要是碰到什么歪门邪道对我有所图谋的话,那可就不妙了,妖魔鬼怪好防,可是人心难测啊,师叔应该理解吧。”李修远说道。

  木道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强笑道:“理解,理解。”

  心中几乎吼着说道:“好险上次和师兄吵架没有断绝师兄弟关系,不然这次要栽了。”

  “既然是自家人,刚才的布袋就算是师侄给师叔的见面礼了,希望师叔别见怪。”李修远说道。

  “好,好,还算你有点孝心,那师叔就不客气的收下了。”木道人又乐了起来。

  李修远又问道:“敢问师叔,那布袋到底有什么用?这是我意外得来的,到现在都摸不到头脑。”

  “嗯,袋子是阴间鬼王的皮缝制的,其内蕴含乾坤,能容纳一座山头,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师侄到底不愧是人间圣人,看不上这些俗物,师叔就毫不犹豫的笑纳了。”木道人有些欣喜的说道。

  李修远嘴角一抽,感觉亏大了。

  这是传说之中的储物袋啊。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