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十九章道术之伤

第七十九章道术之伤

  吴非说的随意,但是李修远却听的有心。

  似吴非这样的小贼匪,朝廷都剿灭不了,可见这朝廷的国力已经衰败到了什么地步。

  难怪有句话说的好,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现在何止是有妖孽,到处都是妖孽横行,李修远从郭北县出发,就遇到了黑鱼妖,画皮鬼,还有一些亡魂,之前还遇到了兰若寺的千年树精。

  这才小小的一段路而已。

  若是走遍天下的话,只怕什么妖魔鬼怪都会冒出来。

  “打开寨门。”吴非喝道。

  沿着蜿蜒的山道,李修远等人来到了望川山的山寨之中。

  山寨建在两山之间的一处山谷之中,环境优美,面积不小,生活个千余号人绰绰有余。

  山谷之中也开了荒,种了地,更是养了不少的猪牛羊。

  不说是一处世外桃源吧,但也算是比较富庶的一个村庄。

  若是李修远给不了他们一个安定,富裕的日子,吴非他们这些强盗,贼匪又岂会心甘情愿的为李家效力。

  “带我去看我父亲。”李修远说道。

  “大少爷,老爷便在那屋子里休息。”韩猛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别致的小院道。

  李修远走了过去,还未进屋便听见屋内传来了父亲的声音。

  “哎呦,哎呦,好痛,好痛,痛死我了。”

  李大富这个时候趴在屋内的竹榻之上,时不时的低声痛呼道。

  “父亲,孩儿来了,你伤势怎么样了?”李修远当即走了过去,脸带着关心之色。

  李大富顿时惊喜起来,一下子不叫痛了:“我李家的麒麟儿来了,为父无忧了,快,快给为父说说,我们李家现在怎么样了。”

  “李家现在很好,一切平安,那个刘县令被孩儿派去的吴非一刀杀了,现在郭北县和以前一样,还是我们李家的地盘。”李修远说道。

  “好,好,杀的好,那该死的狗官,死的好。”

  李大富咬牙切齿的骂道,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刘县令死了,但听自己儿子说出来又觉得浑身舒坦。

  “吾儿有魄力,当真敢杀了那狗官,为父就差远了,一时犹豫便着了那狗官的道了。”

  李大富身为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对官有着天生的敬畏感,所以纵使李家财富滔天,他也不敢做出杀官的事情来,毕竟这杀官就等于造反。

  到是李修远不一样,说杀就杀,没有犹豫。

  “还是吾儿想的长远啊,以前花不少的钱财收服了吴非他们,如今到是派上大用场了,以前为父还嫌吾儿养什么战马,招什么护卫,开什么镖局,都是赔钱的玩意,现在看来,若是没有这些我们李家便是有再大的财富也保不住啊。”李大富感慨道。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这古人诚不欺我也。”

  “父亲明白就好。”李修远笑了笑。

  他这些年也给父亲出谋划策过,赚钱的生意有,比如开铁矿,养殖猪牛羊,但是赔钱的也不少,护卫,镖局,战马,都是赔钱的。

  一进一出,李家这些年钱没有赚多少,但是势力却急速膨胀了。

  “父亲,听吴非说你伤势恶化了。”李修远说道。

  李大富笑了笑;“什么恶化了,没有的事,为父只是挨了几板子而已,屁股有些痛,不过现在正在长肉了。”

  “父亲莫要瞒我,还请让我看一看父亲你的伤势。”李修远认真道。

  李大富拒绝了几次,但李修远见此要看伤势,便没办法,只得由他了。

  当李修远揭开衣服一看,当即脸色一变。

  却见自己父亲伤口处血肉变黑,流出了黑色的浓汁,而且还有漫延的趋势。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棍棒打出来的伤。”李修远握紧了拳头,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刘县令,这是要杀人啊。

  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让自己父亲活着走出牢房。

  这个贪官的心肠之毒,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幸好自己一刀将其斩了,不然今日必定会后悔莫及,不,即便是那一天没有杀他,他现在也要冲进县衙之中,把他结果了。

  “吾儿,为父伤势的确是在恶化,不出所料的话,只怕是活不过半个月了,若是为父走了,李家可就要靠你一个人了。”李大富叹了口气说道。

  他也是精明之人,哪来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

  而且自己也近五十岁了,遭受了这样的劫难,熬不过去很正常。

  “父亲别说这种丧气话,这只是小伤而已,我会想办法替父亲医治的,还请父亲不要如此悲观。”李修远说道。

  “吾儿孝顺,为父便是死了,也无憾了。”李大富欣慰道。

  自己麒麟儿已经成长了,李家这诺大的家业交到他身上去,自己很放心,便是死了,也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李修远又劝了父亲几句,别这样悲观,毕竟父亲还年轻,还有好几十年可以活,怎么可能就这样被一顿棍棒给打死了呢。

  不过他现在心思不在这里,而是想着如何替父亲医治。

  一番话长话短之后。

  李修远便很快出了门离开了屋子。

  “吴非,之前为我父亲诊治的大夫是谁?把他请过来。”他当即唤来了吴非,韩猛,铁山等人。

  吴非说道:“是钱大夫诊治的,我这就去把他叫来。”

  不一会儿功夫,一位约莫三十出头的大夫被一个壮汉连走带跑的拉了过来。

  “慢点,慢点。”钱大夫气喘吁吁道,

  “你是钱大夫?”李修远打量了一下他。

  “是,是的,小的是这里的大夫。”钱大夫恭恭敬敬的说道。

  李修远说道;“我父亲的伤是怎么回事,你看的出来么?”

  “回大少爷,小的医术浅薄,对李老爷的伤势无能为力。”钱大夫说道。

  “我不是问你能否医治,而是问你我父亲的伤你看不看的出来。”李修远说道。

  钱大夫犹豫了一下说道:“虽然小的医术浅薄,但是这伤以前小的跟师傅学医的时候瞧见过,师傅说这是道术打出来的伤,药石医治不了,得......得找得道高人才能解救。”

  “道术?”

  李修远当即皱了皱眉,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师傅,瞎道人。

  但旋即却又有些无奈起来,自己的师傅回师门去弄什么丹药去了,没有在郭北县,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师傅的山门在什么地方。

  即便知道,也一时半会儿的来不及啊。

  “除了得道高人可以医治之外,你还知道有没有别的办法?”李修远说道。

  钱大夫想了好一会儿,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解铃还须系铃人,道术上的事情得找高人化解,小的是医治寻常伤势的大夫,对此也无能为力,还请大少爷勿怪。”

  “我知道钱大夫你尽力了,我不怪你,你下去吧。”李修远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多谢大少爷。”

  钱大夫恭敬施了一礼,便欲离开,不过没走几步且又忽的道:“对了,大少爷,有一件事情小的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什么事,说。”李修远说道。

  “小的,去年在望川山采药的时候,曾偶然间遇到了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在山林之间腾空飞天,想来是隐居此地的神仙人物,若是大少爷能够寻到的话,或许能有办法求那老神仙医治李老爷。”钱大夫说道。

  “你既早知道,为何不早说。”吴非瞪了他一眼:“早说我也可以早派人去寻。”

  钱大夫有苦难言道:“神仙之事向来虚无缥缈,小的也是怕此事不真,耽误了李老爷的医治。”

  “你也是一片好心,我能理解。”李修远点了点头。

  心中却对这神仙之事,起了想法。

  钱大夫既然都看到了有发须皆白的老者腾空飞行,那必定不假。

  至于是不是神仙人物不好说。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