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汉乡 > 第九十八章暖心暖肺的阿娇

第九十八章暖心暖肺的阿娇

  刘彻求见自己的父皇四次,霍光恰好也去见了皇帝四次,请皇帝评判新式军粮的优劣。

  不能说霍光是故意的,只是每次都恰好在刘据准备见他父皇之前,霍光正好研制出来了新的军粮。

  军粮的研制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如今,大军准备要出发了,定型新式军粮的事情迫在眉睫。

  即便是皇帝也没有发现霍光来长门宫的次数实在是太勤了,只是觉得这个少年人真的很勤快,是一个可造之材。

  每一次见皇帝,霍光总能提出新的改进意见,每一次的意见都非常的中肯。

  长门宫是阿娇的天下……这里所有的消息对刘据来说都是封闭的。

  他无从得知,每一次他来求见父皇的时候,都是皇帝对他最失望的时候。

  霍光就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帅气,阳光,好学,上进,聪慧,懂事……

  刘彻恰恰是一个高傲的人,他高傲的认为自家的孩子就该像他一样睿智,沉稳,胸怀天下。

  只可惜,刘据达不到他的要求,甚至远远低于他的预期。

  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准备晾儿子一段时间的皇帝,不知不觉的将自己凯旋归来的儿子冷落了一月之久。

  刘彻自然是不在乎冷落儿子这点时间的,可是,刘据在乎!

  皇帝本来就没有过多的亲情,如此薄弱的亲情,经过几次冷落之后,亲情就会变薄,最终会演变成陌生人,如果再有一点利益上的冲突,陌生人之间就会变成仇人。

  大长秋喜滋滋的跟隋越从长门宫里出来,他并不介意给红袖的藏宝箱里再增加一些藏品。

  因此,抢在隋越前面道:“殿下小心了,尽管阿娇贵人为你说了不少好话,陛下的怒气并未消散多少,进去之后好生奏对,莫要再惹怒陛下。”

  隋越好奇的看着大长秋,在他的印象中,大长秋从来就不是一个多嘴多舌的人。

  直到刘据感激的拉着大长秋的手,大长秋轻飘飘的袍袖一瞬间变沉重之后,他才明白大长秋多嘴多舌的意义所在。

  于是,轻咳一声道:“殿下啊……”

  不等他说话,刘据就冲上来拉着他的手,用同样的法子送出了两颗珠子。

  看着刘据被内侍带进了长门宫,大长秋就从袖子里掏出五颗光华流转的珠子冲着隋越晃晃,就重新收进了袖子。

  隋越的职位与大长秋的职位等级相同,只不过一人伺候皇帝,一个伺候比皇后还要厉害的阿娇,不管怎么说,皇帝的贴身宦官永远都是宦官中的王者……现在,刘据竟然敢如此小看他。

  大长秋一个无伤大雅的小小的炫耀举动,就让隋越的胸中充满了愤怒!

  刚刚得到两颗宝珠的喜悦一瞬间就没有了。

  到了隋越这个位置上的人,对于财货并不是很在意,毕竟,只要他愿意,他想要多少财货都会有人送。

  现在,隋越觉得自己被刘据羞辱了,哪怕是刘据也不成。

  每一位皇帝的贴身宦官,在皇帝过世之后,下场只有两个,有些自知罪恶深重的,会选择为皇帝殉葬,没有被殉葬的也会被荣养在宫中,就此再无消息。

  因此,隋越的主人只有一位,也只能有一位,如今,刘据羞辱了他,这让他极为愤怒。

  刘据当然不知道,仅仅在一个瞬间,他就得罪了权势最大的一个宦官,且永远都没有解释的可能。

  他不该一个人来的,也不该亲自向大长秋,隋越行贿的,即便是要行贿,也需要有一个随从来做这件事,万一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也可以通过斩杀随从来获得别人的原谅,他没有,所以……

  刘彻看着自己的儿子觉得非常陌生!

  面对霍去病的时候他可以打骂,见到曹襄他可以毫无顾忌的连踢带打,这都不是什么事情,打了这么些年,不但没把那两个家伙给打跑,反而让这两个家伙跟他越发的亲近了。

  现在,面前这个行礼行的一丝瑕疵都没有的儿子,却让刘彻亲近不起来。

  刘彻心中暗叹一声对刘据道:“西南之行尘埃落定了,对也好,错也好,朕不再追究。

  回来之后就好生的修整,总结一下西南一行的得失,为了让你对自己有一个宏观的认知。

  丞相府对你西南之行的评价,中军府对你西南之行的评价,云琅对你西南之行的评价以及李息,路博德,你都要好好地看看,中间有一些话不中听,你不得心生怨愤,更不得以此事为由向他们发难。

  另外,还有霍光西南之行的札记,你也拿去一观,这些人的谏言奏章,就是你的一面面镜子,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你知道了吗?”

  刘据抬头看看父亲,发现父亲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冰冰的,连忙低下头道:“儿臣知晓了。”

  奏对算是结束了,刘据却咬着牙不肯走,父亲听完自己的奏报,没有任何赏赐,没有任何勉励,连他在奏对中一再提起的狄山,郭解两人,父亲也没有任何表示,这让刘据心中充满了委屈。

  就在刘据眼圈发红,眼泪就要流下来的时候,阿娇从外边走了进来。

  她先是用一根指头挑起刘据的下巴认真的看了刘据一眼,然后再看看皇帝笑道:“这孩子还是刚出生的时候我见了一面,从那之后居然再也没有见过,想不到短短时光,他已经长大成人了。”

  刘彻怒气难平的道:“越长大越不省心!”

  阿娇大笑道:“才能这种东西都是外在的,找个好师傅慢慢教总会长进的。

  您是帝王,在乎自己的臣子有没有才能,妾身是女子,只在乎这孩子是不是您的血脉。

  您瞧瞧,这嘴巴跟眉头跟您长得一模一样,就连委屈的样子都跟您有八分像。“

  说完又得意的大笑起来,刘彻紧皱的眉头也慢慢松开,脸上多少有了一丝笑意。

  刘据第一次真正面对阿娇,不由得拿这个女人跟母亲做了一个对比,即便他是卫子夫的儿子,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女子比母亲更有皇后气象。

  想到这里,就低声施礼道:“大母金安!”

  阿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再次挑起刘据的下巴看了片刻才对皇帝道:“这还是这孩子第一次给妾身请安。”

  刘彻冷哼一声道:“这是他的错。”

  阿娇摇摇头道:“不是他的错啊,想当年,我跟他的母亲斗的刀光剑影,杀机四伏的,他一个孩子如何敢来见我,我不是也不准许蓝田去见卫氏吗?

  这件事说不到对错,至少不是这孩子的错!”

  阿娇说起这事,刘彻一脸的尴尬,刘据刚刚那颗还委屈万分的心却莫名其妙的变得暖暖的。

  阿娇见他们父子都不说话,就拍拍手,立刻就有宦官挑着七八个大箱子走了进来,放在刘据身边。

  阿娇傲然一笑,让宦官打开箱子,刘彻,刘据父子忍不住一起看过去,只见里面装满了各色锦缎,每一种都做工精致,华丽异常,几乎看不到一个线头。

  刘据不解的看向阿娇。

  阿娇笑道:“听说你马上就要大婚了,这些锦缎你母亲手里还没有,全是长门宫两百匠师用最好的丝线,历经两年就织造了这十箱,给蓝田留了两箱,剩下的全便宜你了。”

  闻听此言,刘据顿时手忙脚乱,实在是有些受宠若惊。

  刘彻见儿子一副没见过世面的猥琐样子,怒气又起,拍了一下桌案道:“还不谢过大母赏赐?”

  刘据这才慌忙跪拜道:“儿臣谢过大母赏赐!”

  阿娇微笑着受了刘据一礼,就轻轻擦拭着眼角对刘彻道:“陛下您就莫要再为难这孩子了,九死一生的走了一遭西南,就算有什么不妥之处,也算是为我大汉江山效过死力了。

  别拿他跟去病儿这些人相比,就我皇族子弟,刘据已经倾尽全力了。

  该给的赏赐就给,该升官的就给点职位,莫要让人觉得追随皇长子却得不到任何回报。”

  刘据以为自己绝对不会在阿娇面前流露出软弱的模样,可是,阿娇的这番话,却让他的鼻子一算,眼泪忍不住成串的流淌下来,不一会,就在脚下光滑的地板上汇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看过《汉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