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582章
  横渡群星之物,花上用人类标准无法计算的久远时间。

  以超越光速的速度持续移动着。

  这种破坏文明的东西没有实感。

  它雄伟的外观甚至于让人觉得美丽,是因为附近没有可以比较大小的物体,才会产生这种想法吗?

  一定很巨大,大到无法执行,漫长无比的飞行持续着。

  这是没有终点的旅途,就只是在黑暗和光芒构成的宇宙空间里面,不停的运动。

  她在游星内一直等待着,并非等待终点,而是存在于这广大宇宙众多目的地之一时刻的到来。

  安分等待着这就是等待一个文明开始成熟繁荣。

  发展到如何地方面都成仙至高,称为顶点为止。

  总算游星发现了约定之星,某个方面来说可以说自已的兄弟,和恒星相同大小的光之晶体。

  由不知何方存在所创造出的圣杯。

  月球或者说月灵晶体。

  掉落了一个碎片,朝着积累着星球资料的月灵晶体二区。

  如同泪滴。

  如同水滴。

  游星的碎片,应该是她所在的容器,就这样分离了。

  来吧,开始了,对大家的生命应该接受了。

  收获之星来了,收割之时到了。

  如字面上所描绘,月灵晶体记录着一切活动内容,就连灵魂也被当成治疗记录积累。

  而这就是游星要掠夺的东西。

  于此同时和地表上一样,所有东西都被破坏。

  这几乎是同时发生发生的,地面开始人少,各种事物都被巨人染上破坏之色。

  来自繁星的使者,破坏的化身。

  那是无可救药的灭亡,如持续的细胞崩溃。

  践踏所有人类文明,将统治者击垮。

  什么也不留下,一切都被她铲平了。

  平淡的,冷静的,机械化的。

  巨人完整按照来自游星的指令,将一切都粉碎。

  不管是文明还是生命。

  并且将其转化为自已魔力,没有限度的扩大着,变化着。

  然后,她如此想到。

  我究竟在做什么,这种行为有是没意义。

  仅仅只是破坏,只是将旅途尽头遇到的一切事物破坏殆尽。

  将文明生命,破坏吸收,再破坏。

  阿提拉的感受就这样传到了,林潇的心中。

  可以说是不协调,也可以说是后悔的困惑。

  对于只是不停的将地表铲平的自已的疑惑。

  自已是什么。

  只是为了破坏而破坏,这不是。

  这样的事情一次也不曾期待。

  白色巨人没有停止破坏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巨人彻底粉碎了。

  许多文明被逼小时很多东西被毁灭。

  不管是什么都联络,一步步达成了使命。

  就这样全部破坏,然后汇讯,按照设定好的程序行动。

  无止尽的旅途也会结束,原本该是这样的。

  但是却没有实现。

  一道光芒。

  一道耀眼的光芒四射,好像要将白色巨人吞入,连那身比任何矿物质都要顽强的肉体。

  连彗星的容量都可以抵挡的骨骼都会觉得压迫。

  不可能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被知性尊称为神的东西们,明明巨人的力量并不逊于高次元存在的群体。

  将文明粉碎将原生物粉碎,将神明也粉碎,应该可以完成的使命。

  但是在将世界战斗打败之后,内部精致出的一把剑,谁都将其称为圣剑。

  那是最强的幻想。

  我知道了,这是什么,这是剑。

  是被我破坏的战神的东西。

  不过相较起来比较小巧。

  笑道连人类都可以掌握,却这么的灼热。

  白色巨人的身躯被一刀俩段,从地上吸收的东西都像是雪一样飘落。

  破坏行军在这里画下休止符。

  巨人就这样败北,借着帮助人们的愿望就此落地而生。

  在那之后,巨神即便已经崩坏毁灭,她的记忆还是被传送到未知领域的本体内。

  保有地表大肆破坏的记忆,同时村子啊与那里的电脑体阿提拉被构建出来。

  任务执行失败,阿提拉没有彻底毁灭文明,同一时间进行月灵晶体的攻略也失败。

  这是爱他啦的分身被击溃,导师制阿提拉也无法行动时间。

  月灵晶体趁着这个机会将阿提拉用孤独隔绝,有个地方林很在意。

  游行的目的是收获,为什么阿提拉却到处进行破坏呢。

  不管如何,这次的收获落幕了。

  飞来的太阳系是游星的本体,将自已碎片化为未知领域进入圣杯再次飞向星海。

  然后只剩下阿提拉还留在这里,孤身一人,不受到任何干涉。

  在空无一物,空无一人的地方。

  和游星的旅途不同,连在这闪耀的星光也看不到,只是默默呆在黑暗里面,一动不动,看不见任何事情。

  肚子临时自已和地表上一切破坏时的记忆。

  然后经过一万三千年阿提拉得到新的记忆。

  那是草原,那是大地,明明应该有尽头,传送给你的记忆,你感受到的失误。

  就如同睡觉看到的梦,确实只有一刹那的人生。

  那是出乎预料的开始。

  从巨神的尸体中挖掘出来的少女,人们发现是在居然倒下来的电脑体。

  这样被一个不足找到,被供奉为天生的战士。

  莲子一的名字和又来都不知道哦啊,他看到的是以人类身份生活的梦想。

  你在草原上自在的奔驰。

  和众多伙伴迈进成为无人能出其右的大王。

  她被赐予名字,和白色巨人不同。

  她很讨厌按名字念出来的感觉,总是会抱怨想要念起来更可爱的名字。

  每次都被长老听到抗议,总是会说又来了吗?

  啊,那是,何等的残酷的事情啊。

  她本来应该为了破坏而生,却获得了意思。

  人的,一个人想法,从出生到死亡位置的感受一直找呆在石头里面是什么感觉呢。

  寂寞控股向,还有对自已破坏的众多生命的罪恶感。

  透过漫长的梦,现在,林潇察觉到了感情渲染开来,渗透进没有任何人生的记忆空荡荡的自已体内。

  现在在吃强烈人生到自已的存在有多不稳定,所谓没有记忆大概就是这回事。

  感受到自已的空血,自已哪太难小时都不奇怪,虽然隐约有这种感觉,却不会觉得害怕。

  到底是什么不管如何现在的存在方式不自然,阿提拉的存在可能还自然点。

  从梦中清醒,虽然有点睡意,但依然是这走出去,只是轻轻一推,老龙门就打开了,。之前怎么用力都纹风不动的老龙门已经不再被牢牢锁住。

  就如同昨天所约定的一样,原本以为破坏是说将牢笼打坏,但看来似乎不是。

  不过的确是坏了呢,牢笼的锁。

  所以你看我能自已出来外面,这可是久违的只有,不管去哪儿都没问题。

  不会被抓住也不会被吸进戒指。

  虽然要说的话,这份只有只是还在这里就是了。

  “早安,我的囚仆,你有充分休息到了吗?”阿提拉说。

  像这样从地面仰望,不禁hiU型爱你管道重新认识她的存在。

  阿提拉真实无法言喻的魅力,不对,虽然她很美丽没错,自已重新认知的不是这个。

  像这样站在地上再次确认的到的是,自已和她大小的差距,这宏伟的身体绝对不负巨神之名。

  巨大的身躯这个表现可能有点不太真确,但更正确的说法是女神之躯。

  就算被认为是破坏化身的巨大怪物。

  阿提拉也是美丽,美丽的怪物。

  尽管第一次见到她就如此觉得。

  但在看到这个漫长的梦境,这个想法更是强烈。

  嗯,结果自已好像想来想去都离不开美丽一赐。

  “怎么了,难道你没有睡好,该不会我子啊睡觉前让你吃料理的原因。”

  “或者我想让你更有精神。”慢着怎么回事我吃下那个。

  怎么想都会伤害自已。

  “只是一点点的话应该没问题,我只是这样想,搞不好反而会变的有精神,也不行。”

  这说的好像少喝酒一样。

  林潇说。

  “因为你刚才好像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所以我就稍微恶作剧了一下,御主对不起。”阿提拉说。

  “你愿意原谅我吗?”

  既然你都这样道歉了。

  的确她虽然说是混入,但好像没有说是混入料理中。

  不过以后别将这种东西加入。,

  还有,早安,我有获得充足的睡眠,没什么特别需要担心的哦。

  “好的,御主,早安。”阿提拉说。

  “我换了一下室内摆设,如果呢,你还中意吗,这种事情,该说我有点不习惯吗、”阿提拉说。

  “毕竟这里一开始都没没有,只是个黑暗空洞的地方。”

  “真的什么都没有。”

  这个自已知道哦啊,刚才有事有目共睹,在很长一段时间,石室里面什么都没有。

  除了你之外。

  “但是总有天,突然有个感觉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CIA能让你理解。

  那是我地产一拥有,可能像是梦意义昂的东西。”

  “我看到了那个高中食物我回想了一会就摆出了这个。”

  ‘’虽然我想配合你的大小,但是对我来说太困难了。”阿提拉说。

  “而且金币海也不好走吧,所以我将击毙移开是这加入生活用品。、”

  “你认为如何呢,不觉得这里边好了一点。”阿提拉说。

  “我觉得比以前好。”

  要说的话,待遇的确变的比以前好,为了自已她似乎花费了一整天在弄这个,还是好好道谢吧。

  “阿提拉,谢谢你,不过我希望下一次能够不知的更文明一点。

  “好的谢谢你,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阿提拉说。

  “这里对你和我来说是很重要,因此一点也好,哪怕只有一点,我也想让这里变好。”

  “毕竟我只有这个地方而已,明明是指以的事情,我却还是羡慕外面的我。”

  ‘我在获得你这个契约者之后的确得到了只有,和英灵一样的我。我能够用这种身份奔驰新天地中。’

  “但是,在这个地方,果然还是太狭窄了。”

  那是个梦幻缥缈的微笑,现在可以清楚的知道,阿提拉所感受的事情。

  阿提拉正感觉寂寞,她觉得自已很空虚,那一定是因为她知道自已需要什么。

  对以前在草原奔跑的另外一个自已感到向往,对现在和契约者一样征战的阿提拉的向往。

  这是在是,明明才应该囚禁这感觉不对。

  阿提拉才是被囚禁的人,现在不仅如此想,不对应该说已经如此认为。

  并非是同情,而是自已现在找到一个目的。

  不会为了破坏月灵晶体而战斗这个想法耳边,所以开始犹豫要不要支援他。

  但是如果为了让她立卡这里可以努力。

  阿提拉我愿意为你而战。

  “为我而战?”阿提拉说。

  '“你可以这么对我说,我和你高兴,但是不可以,不行的。”

  “这样不行,真的,怎么可以因为一时的情感,就做出如此决定。”

  “让欧文离开这里就意味着必须破坏支配月灵晶体。”

  “你是人类,是不期望游星到来的存在。”

  “那样的你居然要支配这里进而导致毁灭。”

  “你看不应该这样做对吧?”

  的确这不是应该做的选择,但也不会改变决定。

  自已是人类,不希望世界终结,但同时自已也是和阿提拉缔结契约的御主。

  当然之后的战斗,也不想以终结世界为目标更没有那个打算。

  不过如果协助她的目的不是为了支配月灵晶体,而是为了阿提拉本人的话,可以骄傲的为她而战。

  这可以说自已现在唯一的结论。

  就算再怎么暧昧不清,就算会因此忽略掉最重要的wit。

  依然不想否定这份感情。

  “简直是在扮家家酒。”

  “真的太不像话了。”伊丽莎白说。

  “又来我这里了。”阿提拉说。

  “当然要来啊,因为我们是对等的关系,比起这个。”伊丽莎白说。

  “你要在这个地方躲到什么时候,赶快开始入侵,那才是你的使命,红色的剑士和蓝色的魔术师,那些家伙在你由于不觉的时候已经得到了王权碎片。

  挺好了,时间已经不多,就算毒死后没有用,继续这样只会被人干掉哦。”

  “王权碎片。”

  才决定要拿出一码事归一码事的精神,以御主的身份战斗到最后就马上遇到这个问题。

  不能做事不管。

  但是为什么她提到的人让自已有点印象。

  “怎么了,你一脸奇怪的表情,难道说,你连自已的事情还有王权都不知道哦啊。”

  “那个剑士和魔术师也是。”

  “哦,是哦,看到你将人关在这里面的时候我还搞不懂你在玩什么。”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是因为他不想知道吃阿布书哦,是因为不想让他知道才不说。”

  “那我来告诉你吧,林潇现在处于什么情况,又是什么人的御主。”伊丽莎白说。

  :。:

看过《无限之次元幻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