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庶子家有个河东狮 > 第三百六十章 绝对是点错了天赋
  楚云收到消息的时候也是一脸懵逼,陛下,我看此中必有蹊跷呀!

  其实更蹊跷的是皇帝为什么要问他……

  这种事情,让宋连找人去调查不就可以了么?这也是楚云没有想明白的地方。既然想不明白,那就先保守回答一下吧,楚云短短几个字,就呈了上去,宣德看着“此中必有蹊跷”六个大字,一头的黑线。

  朕是问你,城破了,燕军入侵,可有良策,你这回答的是个什么鬼?

  宣德也只是想到楚云这人挺机灵的,现在形势严峻,问问楚云,或许会有不错的解决办法,当然,宣德也只是随便问了问,能不能得到一个不错的点子,他其实不是很看重。

  两军交战,不可能总是靠小聪明,双方的实力才是最为关键的。虽说宣德想不明白为什么燕军可以快速破城,但他对武继业还是很有信心的。至于他不明白的问题,过了几日,便有了结果。

  当时传递军情的,只是通报了结果,并没有讲述具体的经过,而过程不那么紧急,通报的人也慢了几日。战报上明确写出了,雁门关城破的具体经过。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我们中出了一个奸细。

  这个奸细还刚好是和楚云有关的,他老哥,楚钰。

  雁门关的守将本来是据守不出,燕军也没有太好的办法,然而,在几天前的夜里,楚钰打开了城门……

  雁门关守将原本就是楚慎的亲兵,对楚钰自然是关照得很,楚钰在变成的待遇,可比当初的楚云要好的多,毕竟楚钰是嫡子。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楚钰居然公然叛国。

  所以说,雁门关城破,守将要承担的责任还是很大,因为他错信了楚钰,并且给了楚钰很大的权限,这才能让楚钰里通外合,打开雁门关城门,导致雁门关失陷。

  楚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心情也是复杂得很,他本来都忍着自己的脾气,准备放楚钰一马,只要以后楚钰不招惹他了,然而,万万没想到,楚钰居然走上了这样的道路。

  楚慎忠义,楚钰却是如此行径,这才真的是让楚慎在地下都不得安宁吧!

  但楚云却多少能猜到楚钰的想法,在发生这件事情之后,楚云很快就分析了原因。

  楚云猜测,绝对不是因为楚钰知道楚慎和王氏双双殒命才报复大夏,而是楚钰知道,自己在大夏,应该是混不出什么名堂了,侯爵之位是楚钰眼巴巴看了那么久的,说没了就没了。之前在京城,虽说是想搞个事情,思路也没错,但是,事实上那个事情是搞砸了,也基本上是失去了四皇子的信任了。

  这样的情况下,楚钰应该是心里苦的不行了,所以,他宁愿出卖自己的国家,投奔燕国。

  楚云是不惮以这种恶意来揣测楚钰的,他觉的自己的猜测应该没毛病。

  消息传开,连带着楚慎的名声都坏了几分,已经回到老家的项若兰心中顿时对楚云奉若神明,还好溜得快啊!

  她的反应也不满,立刻声明和楚钰再无关系,而新乡候府也是如此。

  说起来,他们也算是讲究仁义了,楚慎死了,他们也没有说什么恩断义绝的话,但叛国这种事情,实在是惹不起……

  因为楚钰这档子事儿,宣德终于秘密宣楚云进皇宫了。

  楚云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是要干嘛?难道已经分家了,还能背个锅?

  “楚云,你可知朕叫你过来所为何事?”

  “微臣不知。”

  楚云的这个自称还是很讲究的,之前是自称草民,是因为有别人在场,而只剩宣德和楚云的时候,楚云作为一个探子,当然是以臣子自居。

  当然了,自从在王家那么一闹腾之后,楚云这个探子也不再是密探了,毕竟已经曝光了,只是官方没有认可,既不承认,也不反对,也没有什么任务交给楚云去做。

  不过,称臣子现在是没毛病的。

  宣德看着恭恭敬敬的楚云,微笑道:“你不要紧张,朕又不会拿你怎么样,而是有一个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

  宣德微笑的时候看上去还是很慈眉善目,少了帝王的威严,多了长者的亲近之意,楚云立刻表忠心道:“愿为陛下效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宣德笑着摆摆手道:“朕不要你赴汤蹈火,只是现在北方战线吃紧,朕想让你过去辅佐武将军,你怎么看?”

  楚云:“……”

  系统君,你出来确定一下,咱们这确实是要当文官的么?科举都过了乡试了,怎么又整出了幺蛾子?

  剧本总是有些不对劲啊!

  看楚云的脸色不对,宣德还以为楚云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任务,便劝说道:“朕并非是有多重的任务交代于你,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便可。”

  “什么事?”

  “将楚钰活捉回来!”

  楚云:“……”

  大佬就是大佬,你确定这不会是非常艰巨的任务?

  楚钰都投奔燕国了,楚云要怎么去抓?深入敌后?如果楚云有武蕴儿那种战斗力,或许还可以凭借自己的装备去浪一浪,可以感受一下万军从中过,片刃不沾身,顺便还能带回来一个楚钰……

  嗯,这些只能想想而已。

  “陛下有命,臣不敢不从,然楚钰如今身在何方,吾一无所知,且他既然敢叛国,想必已经是和燕国有了勾连,想要找到他活捉,谈何容易?”

  楚云深谙先接下任务,再谈困难的道理,不然,任务还不接就推三阻四,皇帝肯定会有意见的,而接了这个任务,在来说臣妾做不到呀,或许,皇帝也会多体谅一下楚云。

  果然,宣德一听,就马上把任务难度降低了。

  “如此,那便不要活捉了,你只需要将楚钰的头颅带回来便可。”

  楚云:“……”

  你一定是在为难我胖虎!

  “此次行动,暗影会全力协助你,你也无需以身犯险,朕只希望,你能亲手为你已故的父亲洗刷楚家的耻辱。”

  宣德此言说完,又是一阵叹息,其实,他想要弄死楚钰,大可不用这么麻烦,跟宋连说一声,大把的优秀的刺客,分分钟能潜入燕国,刺杀楚钰的难度真的不大。他会如此做,还是为了告慰楚慎的在天之灵。

  楚云听着宣德的话,感觉却有些怪怪的,如果楚云对自己的身世的推测属实,那宣德这……

  咳咳,不讲这些,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没有楚云拒绝的理由了,而通过宣德的话,楚云也能印证楚慎说的话,当初,他果然是没有说谎,将楚云逐出家门,也是因为宣德的劝说,如果不然,宣德也不会忽视了楚云是被驱逐出楚家的人这点,还让楚云来给楚慎洗刷耻辱。

  说来也挺嘲讽的,假儿子要去干掉亲儿子,楚慎的一生,可真的是死了都不踏实。

  楚云无奈地接受了宣德的任命,当然,这个任命是暗中进行的,并不为他人所知,只是宣德赐予了楚云令牌,让他能调度一定的人手。除此之外,宣德还给了楚云一封亲笔信,让楚云交给武继业,这样的话,楚云到了边关,也能得到武继业的照顾。

  这一幕,楚云总觉得有些眼熟,七年前,似乎也是这样的吧,而且也差不多是这个时节,楚云就被丢到边疆去了,有人写书信,有人送令牌……

  果然,七年是一场轮回。

  楚云回到家中,将自己要往北方去一趟的事情,告诉了武蕴儿,这下,原本乖巧的武蕴儿,说什么也不听楚云的话了,要不,楚云就不去北方,要不,就带她一起去,没有别的选择。

  不去北方是不可能的,欺君可是死罪,这次他是非去不可,可是,哪有带着老婆一起上战场的?

  “蕴儿你别闹,乖乖在家等为夫回来,这次我又不会上战场,也不会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你大可不必担心。”

  楚云说着劝说武蕴儿的话,忽然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卧槽,这个可别把自己给奶死了!

  至于武蕴儿,她这次倒是没有哭闹,只是非常淡定地看着楚云,啥也不说,但明白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军中不能有女子!”

  楚云再次给武蕴儿找了不能带她去的理由,武蕴儿闻言默然,转身,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楚云的衣服,换上之后,出现在楚云面前的,就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了。

  楚云:“……”

  或许他之前就不该教会武蕴儿女扮男装的,现在可咋整?

  楚云头疼得厉害,无奈之下只好找皇帝帮忙了。

  “臣之妻蕴儿不放臣走,为之奈何?”

  宣德回道:“夫纲不振,何以治国?”

  楚云再回:“臣无奈,请携蕴儿共往。”

  宣德再回:“若是让皇后知晓,朕也救不得你。”

  楚云:“……”

  说好的夫纲不振何以治国呢?

  到最后,楚云终于明白,求助宣德是没有用的,要求助皇后才行,然而,出发的时日快到了,楚云却没有联络到皇后,能联络到皇后的武蕴儿,并不会给楚云传讯。

  这一次,还是十里长亭,武蕴儿和楚云俱在,但这次不是送别了,两人共乘一辆马车,倒不像是去奔赴战场,而是一对游山玩水的恋人。

  要急行军的,哪有坐马车的道理!只是宣德虽然说了出发的时间,却没说到达目的地的时间,这中间,就多的是自由了。

  楚云还是拗不过武蕴儿,虽说他的夫纲也没有不振,但武蕴儿唯独在这件事情上软硬不吃,楚云说好话,武蕴儿不听,佯装生气,武蕴儿又一脸的委屈,倒是让楚云不忍心了。

  最后也只能和武蕴儿约法三章,还是把她带了出来。

  至于回来之后会不会被皇后分尸,就不是楚云能考虑的事情了。

  楚云惋惜的是,自己的科举啊……

  才考了一半,就已经凉了,本来还打算明年春试的时候好好装个逼,可现在被调拨到北方,春试肯定是参加不了了。

  想到自己的任务,楚云就有些心痛,还好,失败的惩罚也不是特别严重。

  楚云和武蕴儿一路上,倒也不是认真的游山玩水,只是没有那么着急,紧赶慢赶。同行的随从也不多,就是金木风火四兄弟,还有追云梦云姐妹,其他人都留在京城照顾楚云的宅子了。追云和梦云都是作为丫鬟来照顾武蕴儿的,安保工作都是交给四兄弟了。

  花了一个半月,一行人才终于走到了接近潼关的泗水镇,进了镇子,楚云才忽然发现,流民有点多了。

  南方人一直是以为北方苦寒,但实际上,北方并没有那么苦,而在物资上,犹豫楚云当初组建的商会,都是从北边慢慢朝南方扩张的,所以在这接近潼关的泗水镇,已经有楚云的商会的活动踪迹了。

  镇上,楚云看到了有雁门商会商标的店家在给流民布粥施饭,看来,就算是缺少了楚云参与管理,这些商人们也依然能稳稳地将商会发展壮大。

  楚云在镇子里面找了个客栈,让武蕴儿住下之后,才独自一人,来到了雁门商会的那个正在布粥的米店。

  “客官是来买米的么?”

  “我不买米,我是来买酱油的。”

  “抱歉了,客官,我们这里不卖酱油,酱油要去楚家铺子里买。”

  “那我不买酱油了,你给我打两斤面粉吧。”

  “客官请随我来。”

  就这样,楚云在那些流民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中,被店家带了进去。楚云心中暗笑:“无知的凡人,怎会明白我党暗号的厉害!”

  什么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太loW了,只有这种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暗号才是精髓!

  在店里转了几圈,店家才带着楚云到了一个阴暗的房间,谨慎地将门关好之后,才拱手道:“见过大人!”

  楚云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才问道:“你这里已经是很靠近潼关了,把你所知道的所有情报都告诉我!”

  那店家闻言,便让楚云附耳过去,低声说起了最近这两个月的变化……

看过《庶子家有个河东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