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女兵撩汉日常 > 第219章 胡闹 清醒
  杨柳和齐永涵到达病房,几人的交谈已经告一段落。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家丫头一听秦椋受伤,死活要过来看看。”

  “小乖回来了?”张正海说道。

  “嗯。”杨柳轻应一声,快步走向病床,上面躺着她心心念念的人。

  齐永涵有些尴尬的看着一进病房没有同人打招呼,便直冲道病床旁的女儿。

  “秦局长、张军长,实在不好意思,小乖是太紧张秦椋了,才会……”

  “无妨,我知道他们两人关系好。”张正海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在意,声音暗哑。

  秦万钧很早之前就见过杨柳,知道他是齐彦文的外孙女,这回首都阅兵也是见到她和柳家人一起出现在看台上。

  他原本对于杨柳不礼貌的举动有些在意,可张正海已经开口,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

  杨柳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秦椋一阵心疼,张口便骂道:“秦椋,你是白痴吗?打不过不知道跑,硬抗什么?

  “你不知道我最讨厌逞能的人吗?英雄主义什么的有屁用,最后受罪的还不是你自己?”

  “听说你是陪着江慧慧去玩的,狗屎。那你给我写的信是什么鬼,哄我玩的吗?”杨柳从自己口袋掏出信封,生气的撕扯着,嘴里念叨着:“你就这么喜欢她呀?为了她连命的不要了?”

  她听自己母亲说了秦椋受伤的位置,便想起前世她的腰腹间也有这么一道疤痕。

  原本他以为那是他工作时留下的伤口,却被他的老婆告知,那是他年幼时为了救助自己心爱女人留下的勋章。

  听说两人再过完生日会城的途中遭遇歹徒,秦椋被划伤,而那个女人被人**后上吊自杀了。因为这件事,秦椋的性格突变,提前入伍进了部队。

  前世发生的事情和今生十分相识,细节上有些出入,当时丁淼和伍司佟并没有在场,只有他一个人在场。

  “秦椋,你是多混蛋才会不顾自己的安危去救江慧慧?你想没想过你受伤我会伤心?你怎么可以这么混蛋?”

  杨柳站在她的病床旁骂完便开始哭,眼泪和鼻涕一通乱流。

  齐永涵尴尬的看着当着所有人面完全失态的女儿,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丫头要发火怎么也不挑人少一点的时候,当着秦椋爷爷和秦默夫妻的面一通骂,外人不知道以为她多没教养呢。

  郑文华撇了一眼齐永涵,嘴角抽抽。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这般不害臊,这才多大就这样肆无忌惮。

  秦万钧皱眉看着杨柳,开口说道:“丫头,医生和护士说,病人需要静养。”

  “脑壳都坏了的人,养好了做什么?”杨柳想都没想顶了过去,恶狠狠的警告道:“秦椋,我告诉你,这回我真的生气了,你要是不解释清楚往后咱们一刀两断。”

  “我的小祖宗喂,胡闹什么,病人需要绝对的安静。走,家去。”齐永涵一把捂着杨柳的嘴,满手都是鼻涕和眼泪。

  “我不......”杨柳执拗的说着:“妈,我心里难受......”

  “小乖......别哭......是我不对,你别哭。”秦椋看着杨柳,断断续续的是说着。

  虚弱的声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所有人围了过去。

  “秦椋,你觉得怎么样?”

  “头晕不晕,想不想吐?”

  “伤口疼不疼?”

  秦椋没有回答,视线一直停再杨柳的身上,见她呆呆的看着自己默默流眼泪,虚弱的扯开嘴。

  “小乖,你回来了,我好想你。”

  杨柳看着清醒的秦椋,毫无形象的吸吸鼻子,张嘴便道:“骗子!”

  “对,我是混蛋,我是骗子,你别生气。”秦椋低声说道,语气轻松,好似他不是躺在病床上一般。

  齐永涵反应迅速的出了病房的门,交代护士去通知陆蒙。

  时刻关注着秦椋病情的371医务工作人员立马到位,即刻开始检查。

  意识清醒,血压虽然偏低却也在正常范围值内,只要伤口不发炎,那么静养一段时间变能出院了。

  陆蒙耐心的说着检查后的情况,在病例本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便带着各科室的同僚走出了病房,所有人因为他的清醒松了一口气。

  秦椋看着围在自己病床旁众人,开口道:“姥爷,爷爷,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知道让我们担心怎么也不悠着点?小乖骂的没错,你就是个混蛋。”张正海开口说道,说道杨柳不自在的别开眼。

  “呵呵......考虑不周,没想到被人阴了。若是一对一,他们绝对不是我的对手。”秦椋笑着解释道,眼睛却一直盯着站在不远处的杨柳。

  “哼,你小子张能耐了,英雄救美?这次算你你走运,可不是次次都这么走运的。不是说在你小叔部队训练的不错吗?怎么几个地痞流氓都打不过?”

  秦万钧见自己孙子意识清醒,开始翻旧账。

  “你这老小子会不会说话?当年你一对一不是也被人打趴下了?”张正海见他在这个时刻古话重提,不悦回道。

  秦万钧见他将自己的糗事当着宗仁的面翻出来,有些难堪。

  “老顽固,就是你把我孙子带坏的。难道我说错了吗?就他这小身板还要去......还是乖乖听话,参谋部和后勤部没什么不好的,别瞎折腾了。”

  “怎么是折腾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话你不知道吗?秦椋有自己的追求,你不支持也就算了,有我在,你别妄想旁加干涉。”

  “张正海,来劲了是吧,告诉你,秦椋是我秦家的孙子。”

  “那又怎么样,他身上流着一半张家的血液。”张正海回道,寸步不让。

  “爸,你们别吵了,医生说小椋需要静养。”秦默硬着头皮出声劝道,得到的是两人的白眼,因为他是罪魁祸首。

  这两年两个老人的脾气渐长,只要一碰面便开始吵嘴,每回都要翻旧账。

  “谁和他吵?浪费口水。”张正海瞪了秦默一眼,哼声别开眼。

  秦万钧见状自然不甘示弱,张口道:“若不是看在秦椋份上,我才不稀罕来穷山恶水刁民辈出的地方。”

  “嘿......听听这口气......”

  两人一言不合又开始吵嘴,秦默无奈只能重新劝说。

  郑文华见场面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太合适待在病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

看过《女兵撩汉日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