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诡案寻凶 > 第210章 两个怪人
  

  由于多了一个卫灵慧,所以先前来的自行车就不够了。江河主动提出自己先走路,等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市局。这个时候,徐一曼却是提出了要留下来陪着江河一起走回去。邵老看了看江河,又看了看徐一曼,点点头答应了。

  袁军带着邵老,拾荒老人与卫灵慧自己骑着一辆车。

  卫灵慧去市局之后,定然是要洗一个澡,换一身衣服,等徐一曼和江河回去之后,正好可以赶上审讯。

  看着几人骑车的背影逐渐的远去,江河才扭头看向了徐一曼,然后开口说道:“为什么你也要留下来”

  一边走着,徐一曼一边对江河说道:“刚才卫灵慧攻击你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的清楚,我觉得你说了那话之后,她是真的想要杀了你的。我看到了她眼里的愤怒,不知道怎么说,她反正是真的喜欢卢正业。”

  江河看向了徐一曼,然后说道:“我觉得这事情有蹊跷,但是这个案子实在是太复杂了,牵扯到的人也太多了。现在我看到的线索都是碎片化的,都是断了的线索。我在等一个能够把线索连成一线的关键点。”

  徐一曼点了点头,其实她很少看到江河这个样子,她平时看到的江河,那从来都是胸有成竹的。她第一次见到江河的时候,江河只是看了一眼,就分析出了无数有用的线索来,但是现在,徐一曼觉得江河在变化。

  她觉得江河变得有心事了起来,而这,便是找回感情的开始。徐一曼心想,如果江河变成了正常人,或许江河就不再拥有了那么天才的能力。她不知道这对于江河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你不会哭吧”徐一曼问道。

  江河看向了徐一曼,点了点头:“我不会哭。我六岁的时候,父母罹难了。邻居都说我的眼泪在六岁的时候就流光了。我二十八岁的时候,已经连续考了五年的警察,但是没有一次考到。”

  江河平平淡淡的讲述,似乎这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姑奶奶以为我这辈子都考不上了,她也是我那年去世的。她死的时候我没有哭,一点感觉都没有。邻居都说我姑奶奶养了个白眼狼,从六岁到二十八岁,她养了我二十二年。”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悲伤,不知道怎么哭。”江河说着:“她走的时候,在担心我以后靠什么生活。我那个时候知道自己应该悲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做不到。”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能理解我。”江河说道:“我最喜欢的就是看别人哭,因为对普通人而言,哭太简单了。可是对我来说,那是我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

  江河从来没有和徐一曼说过这么多的话,这让徐一曼心里很是受用。

  “我其实和你一样是一个怪人。”徐一曼看着江河。

  “我知道。”江河看向了徐一曼,说道:“我观察到了,每当你面对生命垂危,随时可能死去的人时,你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发抖,然后什么都不能做。可你是个医生,你的职责就是救治那些将死的人。至少,你要给他们安慰。”

  徐一曼认真的点了点头,看着江河,缓缓的说着:“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可是今天,我突然很想和你说。”

  “是因为信任”江河开口说道:“我也不太能理解这样的感情。”

  徐一曼摇了摇头:“与其说是信任,不如说是我们都是别人理解不了的怪人。你也知道,我不是一毕业就当法医的。我之前做了很多年的外科手术大夫,是两年前才做了法医,然后调到了龙城市的。”

  “我知道。”江河点头。

  “几年前的一天,我还是一名外科医生。那天送来了一个病人,出了车祸,身体多部分骨折,有些地方粉碎性骨折,患者生命垂危,如果不及时治疗,下场就是死亡。”徐一曼娓娓道来:“肇事司机早就跑了,一时之间联系不到家属,向上报备了之后,医院总值班签字开始手术。”

  “手术紧张的进行,但是没有办法。病人被送来的时候已经生命垂危,一个小时之后,抢救无效,死亡了。”徐一曼回忆着当时的情况:“不久之后,终于联系到了死者的家属。我们将情况告诉了死者家属,让他们节哀。”

  “可是你想不到,人有多么的黑暗。”徐一曼的眼里带着泪花:“当知道了亲人死去之后,他们第一反应不是悲伤,而是大声质问到底是谁签了字,如果不做手术,他可能不会死。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就是总值班,是我签的字。”

  “他们像是抓住了一只羊要使劲薅羊毛。”徐一曼笑了起来,开口说道:“他们开始在医院里大吵大闹,他们开始打滚,他们一定要我赔偿一百万。可你想想,我去哪里找一百万,而且,我走的都是正常的程序,又为什么要偏袒他们的胡闹”

  徐一曼叹口气:“可是这个世界啊,不是你没有错就可以硬气。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后来的时候,他们天天在医院里闹。直到有一次,他们围住了我,然后,然后把我身上的衣服都扒光了……”

  “医院里面人来人往你知道么”徐一曼早就已经是满脸的泪水了:“我就好像是一只被人参观的猴子一样,被人关在了动物园里。我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等着医院能够给我一个解决的方案,可是你猜他们怎么说”

  “肯定是不好的说法。”江河开口说道:“这个很容易能够推测出来。”

  徐一曼点了点头:“没错,他们委婉的劝我离开这个医院,因为我对这个医院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你看啊,我什么都没有做错,但是没有办法。那天所有人的目光我都记在了心里,我从那天之后再也不敢上网,因为我怕有人拍了照片发在网上。”

  “我对这个世界的活人失望透顶了。”徐一曼说道:“所以我辞职了,然后做了一名法医。和死人打交道永远比活人打交道要好多了,至少不会有死人的家属来闹了。至少当我全力抢救他却无果的时候,不会有人来扒光我的衣服。你知道那时候,我们比所有人都渴望能把他救活。”

  “你知道么”徐一曼盯着江河:“我那个时候是最年轻的外科主任,那个时候我有一个帅气多金的男朋友,那个时候我总觉得这个世界就在我的手中。我那个时候,也总觉得我想要的一切都能得到。”

  “可是呢”徐一曼深深的呼吸了几口,说道:“一切都改变了,我的工作丢了,我的男朋友跑了,我所拥有的一切,都彻底的改变了。从那天之后,我就落下了这个病根。只要我一看到那样生命垂危的病人,我的潜意识就会告诉我,不要动,不要去管他。”

  徐一曼笑了笑:“我之前经常骂你,我说你这个人从来不尊重生命。一方面是这个原因,一方面也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果是陌生的人,我心里虽然同样不好受,但是我能够安慰自己。”

  “我能够安慰自己不用自责,我和他不认识,我也不是医生了,我不救他也没有关系,因为我克服不了自己。可如果这个人是你,是袁军,是王超,是关登,甚至是邵老,我该怎么办和你们相处的这半年多时间里,我们早就像是一家人了。”

  “一家人”江河问道。

  徐一曼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一家人。如果是你们受伤了,而且是那种随时都可能丧命的伤,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但是我没有办法,至少我现在克服不了自己的心病。我知道你很理智,理智到但凡超过了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你都会拼一下的。所以我很希望你,不要拿我们,更不要拿你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江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就好像你的心病一样,这也已经是我的本能了。有时候决定是在千钧一发做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大脑已经让我去做这件事情了。就好像,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大脑第一时间告诉我你是法医。”

  “我是先知道了结论,之后大脑才告诉我,到底我看到了什么,才判断你是法医。”江河看着徐一曼,认真的说道:“所以,下次我很可能还会那样,但是我以后会尽量注意的。”

  徐一曼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了。

  两个怪人就这样并排走在垃圾山里,周围传来了阵阵的臭味,天色已经逐渐的暗了下来,两个人也逐渐的被夜幕遮住,似乎融入在了背景里。

  徐一曼又问道:“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江河点了点头:“没错,我不知道如何谈恋爱。人们说恋爱中的女人都有很多小情绪,而我根本想不到那些情绪是什么。”

  “你可以试着谈谈恋爱。”徐一曼说道:“或许这能够帮助你找到感情。”

  “是么”

看过《诡案寻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