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一代商娇 > 番外二 得而有憾羡鸿鹄

番外二 得而有憾羡鸿鹄

  一片恸哭声中,太子元宏搀着生母常淑妃,缓缓站起。

  冷冷看着一旁的俯在英宗皇帝榻前哭成泪人的刘恕与牧流光,直声吩咐道:“来人!”

  顿时,两队侍卫疾速奔入殿中,罗列两旁。

  元宏直声道:“先皇有令,刘恕、牧流光二人忠心侍主,特准其为先帝陪葬,长伴先帝左右!”

  刘恕与牧流光一听太子的话,心里俱是一惊:“太子,你……”

  “还不动手!”元宏冷冷一喝。

  两旁侍卫得了新帝发令,哪敢不从,立刻上前,押下的刘恕与牧流光,一路拖拽着就要往殿外走。

  刘恕与牧流光大呼:“太子,先皇刚走,你如此不孝,必遭天谴!”

  孝?元宏听罢,微微蹩眉。

  他的孝顺,只给生他养他,多年来为他殚精竭虑的母妃。

  至于床上躺着的男人……

  何曾尽过半分父亲的义务,何曾给过他半分疼爱?

  他冷落了母妃一生,却用尽全力,去追求商娇那个妖妇!

  甚至,为了抢回她的尸身,不惜发动战争,让两国军民陷入战火之中。

  如今,终究还是为她丧了命。

  那个商娇,就是一个祸国的妖孽。

  可他的父皇啊,居然还看不透,想不透……

  乞不到她的遗骸归国,竟连两样她的死物也不愿放手!

  他如果让他如愿,又如何对得起母妃?

  待到刘恕与牧流光都被押下了清心殿,元宏这才自大行皇帝手中,取下了那一束发与那只金簪,将两物放入锦盒之内,奉到常淑妃眼前。

  “母妃……”他艰涩地开口,想劝慰,却又不知该如何劝慰。

  常淑妃早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抬起眼来看了看那只锦盒,手无力地挥了一挥。

  “拿出去……烧了吧。”她轻声道。

  一双泪眼,看着床榻上已然长逝的男子,泣声道:“你也先下去吧……让我和你父皇,好好待上一会儿,说上一会儿话。”

  元宏看着母妃难过流泪的样子,心中又痛又酸,却只能长叹一声,抱着锦盒,恭身退出了殿外。

  待到大殿中已空无一人,常淑妃才缓缓踱到榻前,坐在榻边,凝着泪眼,看着眼前的男子。

  颤抖着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逐渐冰冷的脸。

  似乎,想将他的容颜,镌刻在自己心里。

  “皇上,如今,终于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了。你我二人,也终于可以好好的说会儿话了。”她轻声道。

  泪水,溢出眼眶,一滴一滴,砸落在他的手上。

  “皇上,您可还记得,您与常喜的初次相见?那时,常喜还只是小姐身边的一个粗使丫头而已。可您,却是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睿王。常喜以为,您这样贵重的身份,对我这样的丫头,必然不会理会。

  可是您却不仅接见了我,还道我貌美,送我金钗,还替我亲自簪进发间,对笑着我说,‘果然金簪配美人,相得益彰。看,簪上这枝金簪,姑娘果然更美了’……

  皇上啊,你可知,就因为你那光风霁月,如天神降世般的一笑,让常喜的心里,从此后便容不下任何人了。

  所以,常喜知道您爱慕小姐,便尽力的成全。为的,就是希望小姐有朝一日能入了王府,常喜也可以以陪嫁丫头的身份随侍入府,陪在她左右,可以时时见到您……

  可后来,小姐发现了我的心思。她以为,我只是贪慕您的荣华富贵,她想要阻止我,想将我嫁给他人……可是她又哪里知道,我不是贪慕您的荣华富贵,而是真心的,只因为喜欢您,而想嫁给你,哪怕只是为奴为婢,只要能时常见到您,常喜都甘之如饴。

  所以,为了怕小姐当真将我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常喜做错了事。当年,您初次要我的那一晚,其实小姐并不知情,也并非她派我来,与您说那些断情绝交的话的。那些,都是我向您说的谎。

  常喜并非有意欺瞒您,也并非有意要害小姐与您决裂,而是……常喜爱慕您,常喜不想嫁给除您以外的任何人……

  也是老天垂怜,仅仅那么一晚,我就怀了宏儿。为了我对您的心意,为了宏儿,我对小姐以死相逼,甚至不惜与她决裂……才终于请动她,劝您接纳了我,让我有了名份,可以名正言顺的待在您的身边……

  可是,我入王府以后,这十数年来,无论是我,还是宏儿,却依旧得不到您的一丝眷顾与怜惜。您甚至,连一句话也不曾与我好好说过一句。你的心里,依然只有小姐,只有她一人……

  那么我,又算什么呢?当年一心一意的执意追随,一心一意的痴心爱慕,这十数年来独守空帏,独抚幼子,担惊受怕……我为您做的这一切,又算什么呢?到头来换来的,不过是城墙之上,那枝冰冷的,对着我与宏儿的箭罢了。

  所以,我恨小姐,恨她辜负您爱她的一番苦心;但我也恨您,恨您辜负了我一世的青春韵华,到头来,除了这座冰冷的宫墙,以及一个淑妃、太后的封号……我其实一无所有。我所想要的,与我得到的……相差太多太多……

  皇上,您知道吗,我时常在想,若那一日……若那一日你我初见,我没有插上小姐送我的那枝,您送她的银簪去王府求见,这一切,是否就会是另一番结局?

  您不会召见我,我也不会遇上您;您不会对我笑,我亦不会为您动心……我依然只是小姐身边,忠心耿耿的一个小丫头,每日随在小姐身后,过着快乐充容的小日子……

  可这一切,却都回不去了,永远也回不去了。我的一生,我的一生……就这样,永远回不去了……”

  是的,我们的初心,我们想要的快乐……

  都永远的,回不去了。

  那一夜的清心殿中,长灯不熄。

  只到到常淑妃伴着已逝的先帝,恸恸哀泣了一夜。

  《大魏史.英宗本纪》载,宗正五年元月,帝南征刘宋,连克数城,直逼刘宋国都建康。然帝忽染重疾,南征失败。宗正五年五月十六,帝崩于魏宫清心殿中,终年四十三岁。皇子元宏即皇帝位,史称魏殇帝。

  殇帝继位后,事母至孝。凡常太后所求,无不满足,为求太后欢颜,甚至亲自择选相貌与英宗皇帝相似之人入宫充作太后面首,以娱太后。

  然则,好景不长。殇帝继位仅半载有余,大将尔朱禹造反,诛殇帝与太后,其后拥立殇帝之子,年仅两岁的元聪为帝,意图挟天子以令诸侯,未料遭至忠直大将陈希之、大臣沈攸等人击杀,惨死于魏宫之中。

  一时间,大魏朝政大乱,门阀并起,大魏四分五裂,再不复当年繁华盛世。

  数年后,刘宋江州境内,一渔民驾船出海捕渔,遇风浪,数月未归,家中亲友皆以为其遇难身亡。

  忽一日,渔民驾船而归,安然无恙,亲友四邻无不称奇,问及去向,道渔船遇险,随浪飘至一岛,见岛上建筑与文字皆与中原无异,却多异人,或金发碧眼,或通体黢黑,无不通晓中原语言。闻渔民来自刘宋,遂携之求见岛主。

  岛主为夫妻二人,却皆为中原人士。丈夫姓安,观之约摸四十岁余,丰神俊朗,温润随和;妻子则姓商,柳眉大眼,韵致尔雅,宛如少女,楚楚动人。二人膝下有一子已成年,温文清隽,见识气度皆是非凡;另有一男一女一对双生子,约摸五六岁年纪,灵动可爱,聪明讨喜。

  夫妻二人听闻渔民来自刘宋,遂问及如今天下之势,一番感慨后,又好生款待了渔民了一番,遂送其出岛,至近海而返。

  临行前,妻子拿出两物,托渔民呈于当今宋明帝,称乃故人之礼。

  渔民回宋之后,立即上报州郡,再经由州郡层层上呈,终至大殿之上。

  明帝闻之,惊喜至极,忙拆开礼物细看。一物却是一副图卷,上书“海上堪舆图”,海岸、岛礁皆为悉心绘就,全面细致,上面甚至对岛上特产、人物风情皆有详尽描述;

  一物乃一尺来长的精铜圆形器物,由细及粗,收缩自主,两端嵌有大小两片琉璃。明帝按渔民所言凑至眼前,发现此物若由小孔看去,可令远方物体放大至眼前,且纤毫毕现;反之若由大孔观之,则近处物体亦远出数倍,不由啧啧称奇。

  明帝忙细问渔夫小岛方位,却道风高浪大,航向迷失,出岛亦由岛上之人护送至近海,遂不辨方向。

  明帝亲赴江州,遥望大海,但见海天苍茫,故人无迹可寻。

  怅然若失间,忽见一双鸿鹄比翼翱翔于天际,帝遂释然一笑,大叹道:“怀故人兮倚高楼,羡鸿鹄兮并遨游”。

  遂袖手归去,终生不复提此事。

看过《一代商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