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推棺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臣子贵妃何语气
  

  早番也是说过,翊坤宫出了事之后,住不得人,郑贵妃便搬到了启祥宫来。

  但这也并不代表她能够与朱翊钧朝夕相处,因为王皇后也住在启祥宫里头!

  这紫禁城的内廷后三宫,都建于永乐十八年,是内宫的最早雏形,也是最关键的三个地方,一个是皇帝居住的乾清宫,一个是皇后居住的坤宁宫,以及内廷正宫门交泰殿。

  不过上一回失火,把乾清宫和坤宁宫都给烧了,皇帝只能搬到启祥宫,皇后原本可以住永春宫或者永寿宫甚至是咸福宫,不过那些寝宫都是给嫔妃居住的,皇后也就在慈宁宫与老太后住了一段。

  后来郑贵妃得宠,太后生怕朱翊钧会耽于美色玩乐而不理朝政,便让皇后也住进了启祥宫,也算是对皇帝的“督促和劝进”。

  王皇后虽然没有生育子嗣,但与朱翊钧感情还是非常不错的,只不过朱翊钧是个生性桀骜之人,又是九五至尊,如何能够受得了一个女人时不时提提点点,到底还是生了厌。

  所以当郑贵妃撒娇要搬进启祥宫之时,朱翊钧也如往常那般,睁眼闭眼,不反对也不同意,算是默许郑贵妃的胡闹,任由郑贵妃搬了进来。

  可如此一来,这启祥宫的气氛可就非常复杂了。

  郑贵妃生了朱常洵之后,朱翊钧很快就将她册封为皇贵妃,这份待遇是无人能及的。

  不过皇贵妃终究不是皇后,可不能僭越,更不能对皇后不敬,若不是翊坤宫出事,郑贵妃这么任性地住进启祥宫,难免有与皇后争宠,甚至觊觎皇后宝座的嫌疑。

  可如今出了太监张明这档子事儿,也就没人敢说她如何了。

  而且翊坤宫里头的毒素还没有完全清除,但凡见过那些孢子和当日情形的,谁都不敢靠近半步,试问郑贵妃短时间内又怎么可能会搬回去?

  李秘早知道启祥宫的诡异气氛,所以其实并不太愿意来拜访郑贵妃,可有些问题,必须先从她身上得到求证,才能继续调查下去。

  李秘的调查思路也很清晰,张古是不可能再吐露情报了,想要从他嘴里挖出更多东西,其实并不容易。

  虽然他矢口否认与太监张明有关系,但很显然,他们在宫里应该都有一个同样的目的,这个目的却并非为了刺杀谁,或者伤害谁。

  张古无从下手,李秘只能从张明处下手,有时候死人比活人的价值更大,因为活人会说谎,会误导你,让你走弯路,耗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死人却绝不会说谎!

  虽然郑贵妃撇得一干二净,但张明到底是她的贴身太监,张明身死之后,调查的最佳人选,无疑便是郑贵妃了。

  朱翊钧的心思都扑在了王恭妃和朱常洛的身上,也没有驻陛启祥宫,李秘跟着王安到了启祥宫,见得郑贵妃,也难免有些讶异。

  郑贵妃本是个丰腴美人,可这才几天时间,整个人竟是清瘦了七分,如那瘦莲一般,仿佛去掉了那股妖艳的外皮,回归了清纯的本质。

  见得李秘进来,郑贵妃的眼眸之中顿时闪现一丝兴奋与激动,不过很快就被她的高傲给掩盖了过去。

  “李大人不去储秀宫照顾探望恭妃娘娘,来我这里作甚。”

  郑贵妃这话说得酸溜溜的,连王安都不好再听下去,当即低下头去,眼观鼻鼻观心。

  李秘却是大大方方,朝郑贵妃道:“娘娘说哪里的话,为人臣子,自当为君解忧,哪里需要臣,臣便到哪里去罢了。”

  郑贵妃听得李秘狡辩,也哼了一声:“本宫可不需要你在这里!”

  李秘皱了皱眉:“娘娘不需要,圣上却需要,臣今次过来,是有几句话想问问贵妃娘娘的。”

  “你这是在审我咯!”郑贵妃不由恼怒起来,然而李秘却面不改色,朝郑贵妃道。

  “臣又岂敢,只是事情关乎到恭妃和大皇子,圣上发了口谕,赋权于微臣,这外廷内宫,除了圣上之外的所有人,臣都有资格问询!”

  “你敢!”郑贵妃听闻李秘这般大的口气,也是当即恼怒地指着李秘呵斥。

  无论是皇后还是嫔妃,其实都极其重视礼节,便是王皇后,与李秘说话之时,也是柔声细语,尽显国母风范。

  然而郑贵妃却是个任性骄纵惯了的,她十四岁便嫁给十九岁的朱翊钧,向朱翊钧撒娇,跟朱翊钧开玩笑,甚至戏耍玩弄朱翊钧,完全将朱翊钧当成一个任她欺负的哥哥,这种特殊待遇,也让她的脾性变得更加的任性。

  据说她生下朱常洵之后,还曾经让朱翊钧写下过一道保证书,让朱翊钧白纸黑字,许诺往后一定要将国储之位赐给朱常洵,而朱翊钧也答应了!

  这种种格外宠爱,也让郑贵妃变得目中无人,在她看来,朱翊钧口中的所有人,显然是不包括她在内的,因为她自认在朱翊钧的眼中心里,她的分量比所有人都重,她与所有人都不一样,不能混为一谈,更不能相提并论!

  王安见得如此,也是为李秘捏了一把汗,李秘腰杆挺直,朝王安道:“王公公可否让我与贵妃娘娘私下说两句话?”

  王安知道郑贵妃是个骄纵任性的,可李秘也是恣意妄为,想来李秘是有法子治住郑贵妃,便朝郑贵妃投去询问的眸光。

  郑贵妃皱了皱眉头,也是摆了摆手,王安这才将寝宫内的宫人都带了出去。

  不过他也没走远,隔着十来步的样子,就站在显眼处,能够清楚地看见李秘和郑贵妃的一举一动,这也是为了给他们二人避嫌。

  李秘见得此状,便往前走了一步,用身子挡住王安的视线,而后稍稍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盯着郑贵妃。

  后者也不遑多让,充满了威严地瞪着李秘,可只过了片刻,郑贵妃便有些羞臊地回避了李秘的眸光,因为她从李秘的眸光之中,感受到一股让她非常羞耻却又兴奋的意味!

  李秘见她目光躲闪,便趁胜追击道:“张明给李敬妃下蛊之事,我一直没有深究你,你可知道为什么?”

  李秘说到此处,郑贵妃脸色顿时苍白起来,压低声音道:“你在威胁我?”

  “这件事都是张明那奴婢干的,与本宫何干!你若想以此事要挟本宫,那便是天大的错处,你可知道,本宫只消与圣上说一句,你曾经冒犯过我,你便死无葬身之地!”

  李秘也是心头一紧,他与郑贵妃之间也是不清不楚,连他自己都无法确定,如今郑贵妃这么一说,李秘心里也起疑。

  但既然已经来了,李秘绝不可能空手而归,便朝郑贵妃道:“若臣果真冒犯过娘娘,那便是死罪,娘娘为何不跟圣上明言?”

  郑贵妃听得李秘反问,苍白的脸色瞬间便红润回转,几次三番想要张口,却如何都说不出来,最后只是冷哼一声:“这是本宫的事,你若不来叨扰,便也饶了你,若你一再纠缠,就莫怪本宫……”

  “莫怪你如何?你去跟圣上说啊!”李秘往前走了一步,逼视着郑贵妃道。

  “你……你想干甚么……本宫……本宫……”

  “在我面前能不能别胡闹!这宫里头的事我也不懂,但我知道,或许你可以见不得李敬妃好,但你绝不会漠视李敬妃肚里的孩儿,所以下蛊之事,我才没往你身上牵扯。”

  “可张明乃是太平道的妖人,如今又出了个棒打恭妃和皇子的妖人,他们可都是奔着宫里来的,你若不告诉我内情,我便无法抓住这些人,整个皇宫,只怕圣上,乃至于你和你的孩儿们,都不得安生,你就不能顾全一下大局么!”

  郑贵妃虽然比李秘大一些,但也大不了多少,毕竟她十四岁就已经嫁人,如今也不过三十不到,加上她心态跳脱,不似其他嫔妃那么沉闷,便更显青春与火热。

  她又是高高在上的皇贵妃,更是深得皇帝宠爱,漫说王恭妃等人,便是同样受宠的李敬妃,乃至于皇后娘娘,都要给她面子,不敢与她正面交锋。

  可以说整个宫里,除了皇帝朱翊钧和圣慈太后,她郑贵妃还没有怕过谁,做事便更是没有忌惮。

  可李秘眼下距离她不足三步,她甚至能够嗅闻到李秘那充满了诱惑的体香,这男人眸光充满了入侵,仿佛自己在他面前便是不着寸缕一般,她又如何能抵挡得住!

  “本宫……妾身……我不知道……我甚么都不知道……”

  李秘见得她有些语无伦次,知道自己的震慑起了作用,但同时李秘也知道这股震慑力来源于何处。

  若自己是沈鲤或者其他朝臣,绝不可能让郑贵妃表现得如此仓惶与狼狈,这里头何尝没有夹杂着两人之间有些复杂的情绪?

  虽然靠着这股情绪来让郑贵妃就藩,并不是很正大光明,甚至有些欺负她的嫌疑,但郑贵妃这样的女子,便该使用这样的手段,否则李秘被她玩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我知道你没有参与张明的阴谋,我想要了解的是张明这个人,只要你把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往后都不会来纠缠你。”

  李秘如此一说,郑贵妃倒是有些气恼,咬着下唇,显得有些失望,偷偷看了看不远处的王安,而后红着眼眶道:“你就是这般看待本宫的?”

  李秘见得她这般神色,心肠也软了下来,郑贵妃看着李秘的眸光,便继续说道。

  “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暗中帮了那姓王的贱人和她那个贱种,而且不止一次,你让我怎么看你?”

  李秘心里也有些慌张,因为连他自己都察觉得出来,此时他们对话的语气,已经不像一个臣子和一个皇贵妃该有的姿态了!

  李秘不是玩火自。焚的人,这种事情那是万万沾碰不得,该划清的界限就必须清清楚楚,否则必然会为今后埋下无穷的祸根!

看过《推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