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混血八旗 > 第七百八十八章 旭日陨落-魔由心生

第七百八十八章 旭日陨落-魔由心生

  松平容保的消息,一点水分都没有,调集了七个师,十一个旅的满洲军,完全就是按照松平容保的消息进军的。军情科的密使早就知道松平容保靠不住,但他们还是毫无保留的把情报透给了松平容保。一来日军已经穷途末路,知道了满洲军的计划,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应对办法。二来则是为了增加京都明治集团的心理压力,挑动明治政府内乱。

  满洲军大败日军或者突破日军的什么防线,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平定全日本,就没那么容易了。日本的人口将近六千万,肯老老实实当顺民的乖宝宝,也就是个五分之一,其他人都是顽固份子。只要日本皇室有人隐匿在各地挑事,他们绝对会没完没了的闹腾。要想彻底摆平日本,战后不用投入太多,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日本皇室中的某些势力配合。让日本皇室自己内斗起来,便是挑选傀儡的好办法。果兴阿大可以借鉴三十多年后日本吞并朝鲜的套路,先让日本虚伪存在一阵,然后在彻底消化。

  除了找傀儡之外,军事方面其实也需要日本内斗,不战而屈人之兵,永远是兵家的最好选项。如今日军的总兵力,仍有四十余万,刨除分散在各地的十万零散兵力,京都附近聚集的日军还有三十余万。这帮人也不是废物,他们的装备也达到了世界一线水平,训练程度也很高,忠诚和顽强程度更是当世一等一的。满洲军若是没有飞艇、坦克这些超越时代的武器,想击败他们也不是特别容易。而且即便武器和战术具有优势,想彻底歼灭这些日军,满洲军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与其和这帮死心眼血拼,当然还是让他们内部瓦解更合算。

  西乡隆盛在京都又巩固了半个月的防线,各种让人绝望的消息便全都传了过来。满洲军大举推进,毫无反击之力的日军不是全军覆没,便是被迫投降,东北的福岛、水户等县相继沦陷,东京、长野以北诸县全部陷落。东北的满洲军的四个师、五个旅已经在长野会师,总兵力近十二万,而且开始向富山、福井方向南下。登陆静冈的满洲军一师一旅,在迫降甲府、横滨之后,也开始南下,兵锋直指名古屋。攻势最为凌厉的便是登陆广岛的满洲军,这支指挥官全部是日本人的大军,干起自己的祖国来最为卖力,战果虽然不及东北各部,但也相差不远。

  “浅野宗秀这个关东武士,还真对得起祖宗!”看着手里的战报,西乡隆盛和德川庆喜吐血的心都有了,素来不口出恶言的武士,也免不了问候一下浅野的先人。

  “浅野只是满洲海军陆战队第五师团的师团长,他不是西南满洲军的总指挥!”松平容保又有了新消息,本来这些事是无关紧要的,但是他不想西乡隆盛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原幕府集团。

  “立见尚文?”西乡隆盛又想起了一个原幕府干将。

  “西南满洲军的总指挥是泷泽拓海,他出身肥前藩!”松平容保很希望西乡隆盛搞清楚,投靠满洲军的日本人,不仅仅出在他们原幕府势力,你们西南诸藩一样也有这样的人。

  “泷泽拓海,他是什么人,之前似乎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浅野宗秀是佣兵老将,立见尚文能力超群,这位泷泽拓海何德何能,居然能身居二人之上?”西乡隆盛有点不好意思,他好像是有点针对原幕府的人了,也难怪敏感的松平容保不爽。同时他也很纳闷,肥前藩似乎没出过什么将才,怎么出了泷泽拓海这么个大人物。

  “泷泽拓海毕业于满洲帝国陆军大学将军班,还曾在帝国海军陆战科进修过,现任满洲海军陆战队中将,满洲宗室成员,历任……”松平容保对泷泽拓海到是很了解,会津藩那些藩士在佣兵师团受训的时候,没少听说泷泽拓海的神奇事迹。

  “满洲宗室成员?”松平容保的话没说完,便被德川庆喜给打断了,西乡隆盛也很好奇,一个日本人是怎么成了满洲宗室成员的。

  “泷泽拓海的妻子是果兴阿殿下的堂妹,所以泷泽拓海是满洲宗室成员,目前满洲唯一的额驸,地位非常尊崇。他履任过的职位不多,但长期在满洲参谋本部工作,此人能力如何不得而知。此次由他担任西南满洲军总指挥,绝不仅仅是因为他身份高贵,或许还有其他的原因。”松平容保把他能想到的都说了出来。

  “西南的满洲军,有两个以日籍叛国者为主的师团,还有三个精锐的满洲混成旅,总兵力达六万余众。果兴阿殿下为当世名将,绝不会因为泷泽是他的妹夫,便将六万大军轻易交付于他,其中深意实在叵测呀!”西乡隆盛不再提叛徒出身的问题,现在级别最高的叛国者出自西南的肥前藩,西乡可没有抽自己嘴巴的爱好。

  “日籍士兵、日籍统帅,还是攻心的办法吧!”德川庆喜不大聪明,可是这次他猜对了。

  西乡隆盛三人在防线上苦思冥想的时候,京都的四宫家同时接到了满洲密使送来的书信,这几封由日文书写的迷信,执笔人便是满洲军西南军群总指挥泷泽拓海中将。泷泽的信写的很长,表达的意思也非常的多。他先是介绍了自己,以及自己目前和美的家庭,同时表达了自己对故国的热爱。然后泷泽又谈起了果兴阿与爱子内亲王,大肆宣讲了两人夫妻恩爱,举案齐眉,以及果兴阿近来因爱子对日本态度的转变。再然后泷泽说起了这场战争,果兴阿对日动武,完全是出自一片好意。明治根本就不是日本皇室血脉,他就是一个篡逆的罪人,所以果兴阿才兴兵为岳家正本清源。最后便是价码了,果兴阿的要求只是解决明治,然后由任意一个宫家的真正皇室血脉继位。若是各宫家有意取而代之,果兴阿将全力支持新天皇,并解除北满州对日本的一切限制,辅助日本发展。

  泷泽拓海的信写的很真诚,内容也很实惠,但是各宫家没有一个信的。果兴阿仇视日本可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岂会因为一个日本妹夫和一个日本媳妇而有所改变。各宫家真的背叛明治,当了新天皇,也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至多一个傀儡而已。所以四大宫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忠于明治,纷纷把自己收到的密信呈交给了明治天皇。

  明治夸奖了宫家们的忠诚,然后便把负责警察事务的川路利良给臭骂了一顿。满洲密使在京都的活动实在是太猖獗了,各宫家也好,松平容保也好,这帮密使想见谁就见谁,想给谁送什么就送什么,警察居然连个鬼影子都抓不到,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如今国土的五分之三都丢了,满洲军还在步步进逼,再让这帮密使折腾下去,日本就彻底歇菜了。

  挨了天皇训斥的川路利良大肆搜检,可是都快把京都反过来了,依旧是连根毛都没有找到。这些满洲密使好像都是隐形人一样,说出现就出现,说消失便可以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彷徨无措的川路利良,甚至找西乡隆盛调了军队帮忙,依旧还是一无所获。他哪里知道,满洲军情科的特工,提前几年就潜伏了过来,早就和当地人融为了一体,又有非常完备的特工作业规范,那是他们一帮外行抓的到的。

  川路利良这边还没结果,京都又出了新的状况,这次问题出在军队里。就在四大宫家向明治坦白不久,军队里便出现了流言,称各宫家已经确认明治不是孝明天皇血脉,他们要废黜明治另立新君,然后与满洲人媾和,重新建设日本。西乡隆盛处理谣言还是很及时的,很快军队里边清静了下来,但是民间却又有了新的谣言。新的谣言说,日本某皇室后裔,已经与满洲人取得了共识,并获得了浅野宗秀、立见尚文等人的效忠,将发起政变处死明治。

  这些流言根本查不到出处,但是传播的速度极快,而且后果非常恶劣,搞得日本军心、民心皆乱,西乡隆盛等人几经努力也是收效甚微。这事其实很简单,日本无望战胜,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士兵们不想白白死去,百姓们更不想当炮灰,大家都期盼战争能够结束,满洲人可以放过日本。而这些谣言,正好可以满足大家的诉求,所以所有人都乐得去传播它,谣言中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也被人们主观的给校正了过来。千年的忠义教育,让他们不能背叛明治,所以他们只能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谣言上,哪怕是当成一种祈祷也好。

  对付这种谣言,最好的办法是转移矛盾,没得转移便只能冷处理。在伊藤博文和西乡隆盛等人的建议下,明治政府也的确采取了冷处理的措施,效果不是很好,但是谣言也都被压了下去。民间消停了,明治的心里却翻腾了起来,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每天都战战兢兢的明治,对于任何威胁都是非常敏感的。虽然各宫家都很坦白,但这种坦白未必不是他们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

  明治登基以来,一直都非常疏远四大宫家,以及一些近支的皇室成员。这次也是因为因为怕他们落在满洲人手里成为傀儡,才把所有皇室成员都集中到了京都,明治对他们可是一点都不了解。越想越不踏实的明治,心里难免产生了一些可怕的想法。

看过《混血八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