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炮灰军嫂大翻身 > 247 他会回来
  孟书言从楼上下来,身后还跟着蹦蹦跳跳的小奶茶。看到妈妈浑身散发着阴郁的黑色气息,小家伙有些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走到她身边。

  仰头,清澈的小眼神,问:“妈妈,你怎么了?”

  田桑桑咽下心里的气,摸摸他毛茸茸的头发,“没事,只是有点上火。”

  “可以用这些菊花泡茶,能去火。”孟书言认真地说道。可是,野菊花都散了一地……

  “言言你懂得真多。”

  小家伙懵懂地眨了下眼睛,强调道:“这是妈妈你以前说的。”

  田桑桑愣住,蹲下身亲了他的脸颊一口,“儿子你真好,还记得。”

  “妈妈说的,我都记得。”

  “谢谢。”田桑桑抱着他的小身子,还是儿子好啊,能一直陪着她。

  **

  陆迟打开车门,手放在车门上,忽然被一只白皙的手搭住。那只手没使力,只是放在上面,却让他的手动弹不得。

  “鲲凌。”陆迟的视线落在她的手上,好像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惊喜又不可置信地转身看他。

  “我来找你。”关鲲凌面无表情地,淡淡拿开自己的手。

  她神情冷淡,浑身上下散发着杀气。

  陆迟勉强地露出一抹笑:“鲲凌你来找我打架的吗?有话好好说,不要打架。”

  “能用手解决的事情,为何要用言语?”关鲲凌似乎挑了挑眉。说时迟,那时快,她动作敏捷地揣向陆迟。

  陆迟到底也是练过的,快速闪身向旁边,狼狈地躲过她的第一击。还来不及反应,她的第二击紧随其上,猝不及防小腿处挨了一脚,骨头碎裂的声音。

  她是用了重力的。

  他碰的一下跪在地上,疼痛向四面八方扩散,额头处立刻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

  “先生!”司机从车上下来,不善地看向关鲲凌。

  陆迟慢慢地抬了抬手,再擦了擦嘴角,朝关鲲凌咧了咧嘴。

  关鲲凌觉得他病得不轻,病症比初见时还要严重,这种情况下竟也是笑得出来。

  “桑桑是我的朋友,你休要妄图欺负她。若有下回,便不是你的脚那么简单了。”

  “鲲凌啊…”陆迟低低地笑:“你知不知道,有时候动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关鲲凌冰冷冷地俯视他。

  陆迟:“我没有欺负她,我只是在诉说事实。”

  “什么事实?”

  “我跟她说,江景怀在前线出生入死,这难道不是事实?我只是希望她有个心理准备,万一江景怀出了不测……”

  “没有万一。”静了半晌,关鲲凌抿唇道:“他会回来的。”

  陆迟的手猛地握成拳,脸色阴沉。

  **

  自从田桑桑那次出门回去以后,大家又变得有点奇怪了,看她的眼神像她刚来的那阵子,戴着有色眼镜。本来她还纳闷了,只不过两天之后,她就打探出了原因。

  不知道是谁在外看见了她当街和男人说笑,再加上江景怀不在家,各种流言就满天飞了,都是议论她和那男人的关系。不要小看女人的想象力,在某些时候堪比爱因斯坦。

  田桑桑有些郁闷。那时候她只不过是随便说了一句红杏出墙,还真就“成真”了。不过,她也没太在意,她们怎么说随她们。她不会因为她们说自己打扮得太时髦,就故意穿得像个东北老大妈;也不会因为她们说自己疑似偷汉子,就不出门了。那不是心虚的表现吗?

  再说她已经筹划要开始售卖精油了,没心思管这些。只是,流言并没有因为她的不做为平息下来,反而越传越广,甚至于尤慧慧都来找田桑桑了。

  “桑桑,你和言言这些天干什么去?怎么总是往外跑?”尤慧慧是不相信她会偷人的,江上尉条件那么好,没道理还会去偷人。可她要不解释,也会让人误会的。

  “慧慧嫂。”田桑桑道:“没出去干什么,就是去见朋友了。”

  尤慧慧低下头,很想问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可想想,问这话倒是唐突了。

  田桑桑看她欲言又止:“慧慧嫂也听了她们说的话吗?”

  “那些都是胡传的,我知道。”尤慧慧担忧地道:“只是,你们老这么出去,就是在给人抓把柄。”

  “都是些子虚乌有的把柄,让她们抓吧,反正也抓不出什么来。”

  尤慧慧吃惊地看着她,“桑桑,你怎么能这么想?总让人议论,你的名声不太好。江上尉回来时,要是听到了……”

  回不回得来还说不一定呢。这话田桑桑并没有说出口,她自嘲地笑笑:“难道我不出去她们就不会说了吗?嫂子,谢谢你的关心。但我没打算和她们较劲。”

  这么淡定的态度,让尤慧慧想好的说辞都用不上了。要是换别的女人,早就哭上了。到了田桑桑这儿,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尤慧慧叹了口气,刚要说什么,楼上猛地传来一道类似爆炸的声音。两人皆是一惊,往楼上跑去。不止她们两人,其他人也闻到动静看热闹去了。

  听声音像是她那一楼的,田桑桑心急如焚。跑到三楼,看到门口站着迷糊的孟书言,她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上前抱起他,轻声问:“言言,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妈妈。”孟书言伸出小手指了指:“是对面。”

  烟味从秦兰家的门缝冒了出来,尤慧慧着急地推开门。秦兰的家就跟一个爆炸现场似的,被一片白雾笼罩在其中。白雾渐渐散开,可以看见秦兰捂着脸,吓傻了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尤慧慧问:“秦兰、秦兰,发生什么事了,你要紧不?”

  秦兰缓慢地偏过头,朝她们看来,目光没有焦距。忽的,她的眼睛亮了起来,凄厉地叫了声:“田桑桑!”

  “是你,都是你!你告诉我蒸馏,故意要害我!”她伸手指着田桑桑,另一只手从脸上放下。众人这才看清,秦兰的脸被什么划到了,正簌簌地流着血。再配上她这副疯狂的模样,很是触目惊心。

  “啊呀,流血了。”尤慧慧是个医生,走近她:“你别激动,让我看看。”是被玻璃划出的口中,正好划在了脸上。

  (感谢亲亲书币~谢谢哦~么么哒~)

看过《炮灰军嫂大翻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