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血染侠衣 > 第四百四十五节 假戏做乱真难辨 2

第四百四十五节 假戏做乱真难辨 2

  济苍雨离开以后,钟龚关心地问:“灵儿,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灵儿摇了摇头。

  “那就好!多亏了逸兴门的英雄及时赶到,把你们救了出来。”钟龚感激地说。

  “其实是……”灵儿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出实情。

  “哥,早和你说了齐阳那人心机叵测,你非不听。”钟珑突然说道。

  “齐阳哥不是细作!”灵儿忙纠正道。她可以隐瞒齐阳哥救人一事,却不愿意自己最亲的两位兄长也误会齐阳哥。

  “灵儿,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呀!”钟珑着急地说道,他还想继续往下说却被钟龚拦住了。

  “其实,我也相信阿阳的为人。”钟龚表明态度。

  灵儿感动地看向钟龚,没想到在此情此景下钟龚居然仍然信任齐阳。

  “哥,你怎么比灵儿还固执?你们都被那小子的外表给骗了!”钟珑失望地说。

  “齐阳哥的外表怎么了?”灵儿皱眉问道。

  “他就是个小白脸!”钟珑嫌弃地说。

  “齐阳哥才不是!”灵儿忙辩解道。

  眼看两人就要吵起来,钟龚赶紧把弟弟拉开,劝解道:“你们别吵了!阿阳是细作一事我们也只是猜测。我只是觉得阿阳不会是那样的人。”

  灵儿心想:“原来钟龚哥他们还不知飘飘夫人诬陷齐阳哥的事!若是他们知道当时的情况,是不是也会像济伯伯一样认定齐阳哥就是细作了?”

  “那你要怎么才肯相信齐阳不是好人?”钟珑问钟龚。

  “除非阿阳亲口承认。”钟龚不假思索地说。

  灵儿闻言再次皱了皱眉,心想:“幸好钟龚哥当时不在一旁。”

  “他会自己承认?你以为他是傻瓜吗?”钟珑撇嘴道。

  “或许齐阳哥真是傻瓜!他不知道他这一承认就会有人信以为真吗?”灵儿心里想着,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相信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钟龚说。

  “灵儿,你别难过了!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钟珑见灵儿又是皱眉又是叹气,安慰道。

  “看走眼的明明是你自己。”钟龚对钟珑说。

  “我怎么看走眼了?明明是你们!”钟珑很不服气。

  灵儿不想参与他们兄弟二人的斗嘴,悄悄退出了大厅。

  灵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裙,裙摆上沾染了不少尘土,可她却也无心去更换。

  就在这时,一个丫鬟端着茶水经过。

  灵儿突然想到了,虽然她不能从烈叔口中问到齐阳哥的下落,但烈叔总要去给齐阳哥送膳食吧?只要她守在烈叔身旁,还愁找不到齐阳哥吗?

  想到就去做。

  灵儿已经撒腿往后院跑了。

  ---

  一直到了午时,许俊也没有苏醒过来。

  济苍雨担心许俊便没有去和大家一起用午膳,而是让济烈把膳食送到许俊房中。

  “待会儿把灵儿叫来,问问俊儿怎么一直昏迷不醒。”济苍雨担忧地说。

  “好。”济烈应道。

  “对了,灵儿可有去找你打听齐阳的下落?”济苍雨问道。

  “没有,不过……”济烈顿了顿,才说,“灵儿小姐这半日来一直待在后院,帮着大伙儿做事情。”

  “哦?”济苍雨挑了挑眉,问道,“难道她是想……”

  “应该是吧!”济烈应道。

  “这孩子……”济苍雨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要把她请走吗?”济烈问。

  “罢了,随她去吧!”济苍雨觉得有些累了。

  济烈犹豫了很久才开口:“那真的不管齐二爷了吗?”

  “怎么?你也觉得他是好人?”济苍雨不答反问。

  济烈笑了笑,没有回答。

  “看来不仅是我,连你也被他给骗了。”济苍雨感慨道。

  “我只是觉得他是个可怜的孩子。”济烈低声说道。

  “那只是他的苦肉计。”济苍雨反驳道。

  济烈也没再说什么。

  济苍雨再次交代道:“不必管他,他命大着呢!”

  济烈离开了以后,灵儿就过来了。

  济苍雨也没有提灵儿守在后院的事,而是说道:“俊儿一直昏迷不醒,不知是不是外伤太重了?”

  灵儿闻言走到许俊床前,拉过他的手腕为他把脉。

  “如何?”济苍雨着急地问。

  灵儿把完脉才答道:“脉象平稳,并没有什么异常。”

  “那怎会一直昏迷不醒呢?”济苍雨皱眉道。

  “那是因为他的昏睡穴被制,还要再过个把时辰才会苏醒。”灵儿心想,却不敢说出口。她正想着怎么安慰济苍雨就听济苍雨再次开口。

  “要不灵儿你为他重新包扎一下伤口吧!早上你来去匆忙,我担心他的伤口没有处理好。”济苍雨说。

  “济伯伯,您怎能质疑我的医术呢?”灵儿颇为无奈地说。

  “济伯伯不是质疑你的医术,是俊儿伤得太重了,需要悉心的照顾。”济苍雨意有所指地说。

  “那我为他重新包扎伤口就是了。”灵儿妥协了,却又忍不住开口道,“不过俊大哥的伤可一点都不重。”

  灵儿说的是实话。

  鞭刑时下鞭是门学问,既有只伤表皮,看着鲜血淋漓却丝毫未伤及内里的打法,又有表面看着还好,但鞭鞭伤及皮下筋骨,使人伤残的打法。

  飘飘夫人让手下对许俊动鞭刑自然用的是那种看着很严重能让济苍雨心痛,但实际上未伤及内里的打法,完全不同于齐阳在天圆山庄中受到陈秉达带着内劲的那几鞭。

  济苍雨却不赞同,心痛地说道:“都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了还不严重?”

  灵儿暗暗叹了口气,将许俊身上的皮肉伤又重新上药包扎。

  待灵儿包扎妥当,济苍雨又开口道:“俊儿身上的‘侠客醉’还没解吧?难道他是因此而昏迷不醒?”

  “‘侠客醉’?”灵儿一惊,不禁脱口而出。

  “‘侠客醉’可不是寻常的解毒丹药能解去的。”济苍雨道。

  “其实,我早已给俊大哥服用过了‘辣木籽’。”灵儿垂眸扯了个谎。此刻帮许俊瞒着,也是为她自己在许俊面前瞒过去。

  济苍雨闻言松了口气,说道:“还是灵儿你细心。”

  济苍雨是松了口气,但灵儿的心里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灵儿心想:“昨夜明明看见许俊饮了酒,他不可能没中‘侠客醉’。而‘辣木籽’不同于其他解药,提前服用是无效的。可后来也没有人暗中给许俊服用‘辣木籽’呀!他的‘侠客醉’又是如何解去的?”

  济苍雨又问:“那俊儿很快就会苏醒了吧?”

  “嗯,再过个把时辰就能苏醒。”灵儿随口应道。

  “我可怜的孩子,昏迷了这么许久肚子也该饿了吧?”济苍雨心疼地说。

  灵儿埋怨地看了济苍雨一眼,心想:“许俊那是自食其果,真正可怜的是齐阳哥。他伤得那么重,昏迷时也没人一旁照顾,怕是连伤都没人为他处理。大半日过去了,烈叔只顾忙庄里的事务,怕是都忘了齐阳哥的存在了!”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起点中文网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血染侠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