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西游僧活 > 第0522章 剑修之战
  诸葛玉堂的眼眸布满了杀机,森冷如霜地紧盯着此刻正在对魔门强者展开杀戮的怪才陈。

  稍稍犹豫片刻身躯便一掠而入,进入了血尸葬神大阵内,顷刻感受到血尸葬神传来的阵阵压迫气息。

  不过,这对诸葛玉堂来讲并不算什么,背负神剑,诸葛玉堂面容冷漠无比地走向了陈所在的方向。

  陈在短短的片刻之间杀了个痛快,尽情地宣泄着心中的愤恨的同时,也出手为诸神势力减轻了不少压力。

  陈在没有渡劫之前便可闯过雪神一脉的雪玄阵,并且还力敌金仙级别中的强者雪飞晋,不落下风。

  当陈的境界到了雷九劫巅峰的时候,毋庸置疑,陈的实力在神灵境地之中是绝对处于巅峰的横列之中。

  陈的出战,宛如隐藏在诸神势力中的一道王牌,顷刻间势如破竹,斩杀了好一些的魔门强者,诸神势力的士气大涨。

  整个血尸葬神大阵,只有杀为主调,血为旋律,弹奏出一场腥风血雨。陈知道很快便便会有魔门强者现身来制衡自己,因此一出手便极其犀利。

  甚至丝毫不吝啬撼道术的使用,轰隆间将魔门强者斩杀于无影无形之中,眼下陈眼中,还看到了一个熟人锏落崖。

  此时此刻锏落崖的眼眸布满了震惊,流露出极其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陈。自己不是在做梦吧?怪才陈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自身实力提升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怪才陈不是灵身,是本尊。他竟然凭借这逆天的天赋,硬生生地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力量攀升到了神灵境地的巅峰级别。

  如今陈身上弥漫出来的剑芒气息,连锏落崖,也感到颤栗。

  咻!

  陈的剑光这一刹也直接刺向了锏落崖,直到此时锏落崖如梦初醒,神色震骇,顿时间身影急退,可他如今的速度岂能比肩陈。

  他快陈的剑更快,转眼一闪如电般刺来。锏落崖奋力地迎起手中的大锏,试图来阻挡刘峰的这一击。

  几乎同时,陈的身侧已经传来了诸葛玉堂的冷喝声音:“住手!”

  陈嘴角轻翘起一丝冷意,剑芒唰地如同一道灵蛇刺向锏落崖的要害部位。怪才陈,不仅仅是个传奇人物,还是个非常记仇的家伙。

  锏落崖曾经追击得自己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这份仇怨陈自然得算,而且还是一剑算清。

  当锏落崖身上的护体神物光芒绽放起来的时候,陈手中的剑意陡然变幻,破仙剑使将出来。

  咻!

  一刹势如破竹,摧枯拉朽之势,唰地一剑割破了锏落崖的喉咙。锏落崖的双眸睁大到了极致,直至灵身被毁灭的一刻,都依然无法相信,将自己一剑毙命的,竟然是怪才陈。

  以锏落崖的实力,或许不至于如此的不堪一击。可是他如今在血尸葬神之内,而陈的攻势则太过突兀。

  试想,一个原本在自己眼中的蝼蚁,突兀间变成了雄狮扑来,那份震撼让他根本一时间难以反应过来。还有一点,锏落崖自信,自己身上的护体神物可以抱住一命。

  陈一剑封喉,剑光在血尸葬神大阵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绚烂的弧度,一霎顺势地指向了侧旁,诸葛玉堂。

  陈目光冷冷地一瞥过去,眼眸迸射凌厉杀机,剑尖上的银芒一闪,宛如一阵寒风从血尸葬神大阵中掀起。

  诸葛玉堂背负神剑,眼眸蕴含的杀机丝毫,反倒是剧增气息这一霎已经锁定陈,气息冰寒:“我叫你住手……”

  “你应该下跪!”陈神色轻冷。

  诸葛玉堂视线更加森冷了:“就凭你怪才陈?”

  “不,当然不是。”陈淡漠道:“战你,我不是以怪才陈的身份,而是以剑宗宗主的名义,清理门户!”

  诸葛玉堂眼眸中的杀机宛如洪水般疯狂爆涌了出来:“果然是剑宗余孽!”诸葛玉堂缓缓地抽出了神剑,剑芒耀眼无比:“若说清理门户,自当是我诸葛正统,来肃清剑宗余孽!”

  嗖!

  陈身影直接一跃而起,飞出了血尸葬神大阵,身影还没站稳,身后已经传来了一阵凌厉破空的强横剑气,顷刻间铺天盖地而来。

  陈感觉仿佛浑身瞬息坠入了冰窟一般,万道剑气笼罩着自己的浑身各处。

  咻咻咻……

  近百千烈神剑顷刻间盘旋而起,一刹形成了剑之混沌,直接将陈的身躯笼罩起来,铿铿铿地挡住了诸葛玉堂的犀利攻击。

  以剑对剑,感受着那一股仿佛无坚不摧般的凌厉剑威,陈心中丝毫没有任何轻视之意。同样为剑修,陈更加清楚剑仙的恐怖。

  虽然眼前不过是剑仙灵身,可诸葛玉堂的力量,甚至在眼前诸多魔门强者之中,都是独树一帜的存在。

  能够与诸葛玉堂比肩的,也就只有那雷神传承者雷平,以及如今还有几名神秘强大,没有出手的魔门强者。

  不过,如今这样的实力还不足以让陈退缩。陈的强同样令人颤栗,甚至同样出乎诸葛玉堂的意料之外。

  诸葛玉堂在神灵境地,可从没遇见一个对手敢硬接他一剑,剑仙,一向以攻击见长。一阵对轰之后,两道身躯再一次对峙。

  “交出乾坤战歌,我可饶你一命。”诸葛玉堂目光凌厉地盯着陈,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乾坤战歌?”陈笑,目光瞬息冰冷了几分,轻蔑地道:“剑宗叛徒,有资格?”

  “不交,便死!”诸葛玉堂手握神剑,顷刻间绽放出万丈剑芒,一霎推衍出来的漫天剑意,让人灵魂都感觉到心悸。

  陈一眼便认了出来,诸葛玉堂此刻所用的剑招,便是剑宗传承之中的其中一门高深剑法。

  只可惜当年的一场浩劫之后,剑宗的诸多传承剑法都已经失踪,或者残缺不全。心念至此,陈眼眸的杀机不由得更加盛起,剑光扬起!

  高深莫测的战歌拈手即来,如簌簌的寒光般覆盖过去,对决诸葛玉堂使用的剑意。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唰~~~

  乾坤战歌一起,天地变色,此时此刻,陈所掌控的乾坤战歌的剑意精髓更加深厚,翻手间释放出来的乾坤战歌,如剑之王者出现,顷刻从气息上已经镇压住诸葛玉堂所挥出的万丈剑意。

  诸葛玉堂的脸色不由得一变,眼眸更加掩饰不住一阵妒忌的血红色闪过。乾坤战歌,万剑典籍之首,在多年前,最强剑神叱咤风云,披靡苍生的时候,乾坤一出,谁与争锋!

  诸葛玉堂此时此刻感受到一股仿佛源自灵魂的镇压之意,他不得不承认,陈所使用的乾坤战歌,从本源上压制着自己的剑意。

  甚至他感觉到,自己手中的神剑有种不愿去触碰乾坤战歌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诸葛玉堂眼眸瞬间升起了一抹难以置信,他手中的这柄认主神剑可是至宝神兵中的极品,一直跟随着自己成为剑仙,问鼎金仙所向披靡。

  可是,今日竟然在一个小子面前萌生退缩气息。诸葛玉堂也明白,真正让神剑退缩的,是乾坤战歌。

  当最强剑神横空出世的时候,整个剑宗都以他一人为中心。最强剑神为剑宗留下的剑之魁宝可不少,包括无数的高深剑意的传承。

  只不过这些传承剑意,都被最强剑神修改加强完善过,虽然比过去更强大,但是无可避免地留下了乾坤战歌的烙印。

  当乾坤战歌出现,接受剑宗传承剑意者,都会感受到那股源自灵魂的压迫之力。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是绝对的放弃抵抗。

  诸葛玉堂迅速作出了应变,运气将这股忌惮之意压制住,手中神剑刹那挥出万丈寒光,再度直取陈。

  “你很强,无愧剑仙称号。”陈神色淡漠而冰冷摇头:“但……不是我对手!”

  陈眼眸的杀机涌动,乾坤战歌再次升起,这一刻绽放出凌厉无比的杀招,铺天盖地的攻击对轰而来,两大绝世剑修瞬间碰撞!

  铿!铿!铿……

  两道身影分开,陈神色依旧淡漠,手中千烈神剑弥漫出夺目的光芒。而诸葛玉堂则面色略变。这一阵对轰之中,诸葛玉堂落于了下风。

  “怪才陈,果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啊!”蓦然地一道声音响起,一道浑身沐浴着雷电神光的身影一掠而来,出现在诸葛玉堂的身边,赫然正是雷神的传承者雷平。

  魁梧的身躯屹立天地间,目光瞥着刘峰笑道:“玉堂兄,我来助你一战!”

  诸葛玉堂一怔,下意识地侧脸看了一眼血尸葬神大阵的方向。

  “阳泽金仙已经交给家兄弟了。”雷平嘿地一声:“他们兄弟两人的联手,可不属于我们。现在,我更有兴趣的是这个怪才陈。”

  诸葛玉堂沉默了一下,算是默许了雷平的参战。哪怕心里极度不愿承认,可事实也摆在了眼前,自己的灵身不是怪才陈的对手。

  陈视线轻冷眯了起来,魔门本便金仙众多,而且一个个实力不弱,对方联手早在陈的意料之中。

  而且如今除了雷平和诸葛玉堂外,其余的魔门金仙都已经朝血尸葬神大阵发起了总攻,血尸葬神摇摇欲坠,濒临破灭之际,不能再浪费时间。

  陈瞬息横剑:“来吧,一起上!”

看过《西游僧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