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血狱江湖 > 第二十三章:大婚在即 1

第二十三章:大婚在即 1

  正想自刎的谷凌风猛然间听了这话一怔。

  暗中隐藏的林屹感觉意外。声音从东边传来,林屹在西边。谷凌风在中间。先前谷凌风用剑劈砍那丛灌木时候。林屹便察觉出另一边似有人潜近偷窥。林屹还以为是左朝阳他们出来寻自己,然后发现谷凌风遂也隐藏起来暗中窥探。没想到却是另有其人。

  谷凌风霍地站起,他朝那方向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声音冷冷地道:“你别管我是什么人。谷凌风,你七岁入南院,侯爷视你如子。你九岁时生大病,需奇药救命,侯爷日夜兼程亲上天山为你寻药……这么多年来侯爷在你身上付出多少心血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你从一个普通人家孩子成为名满江湖的人,没有侯爷哪有你今天荣光,师恩如天啊……如今你犯下天大罪过却想一死了之逃避真是窝囊之极。你就是死了也无颜见九泉之下兄弟,更对不起侯爷……”

  谷凌风更是惊诧,这人竟然知道这么多。难道此人是师父故交,或是南院的人。不管如何,这人一番话却如当头棒喝打醒了想要自尽的谷凌风。他心里叫道:对,我真不能就这样窝囊死了……

  谷凌风还剑入鞘,他身形朝发声处掠去,似想追上对方看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谷凌风身形动时,出声处一条模糊暗影也闪动着朝一个方向而去,对方轻功也非常好,不亚于谷凌风。

  谷凌风便追赶那人而去了。

  林屹判断那人一定与苏轻侯有渊源,对谷凌风也应该很了解。只是林屹想不通此人怎么会突然也现身这里,一定是对方暗中跟踪着谷凌风。

  这时林屹察觉身后有人而至,林屹回头,原来是左朝阳。先前林屹一人提着酒壶心事重重独自出了山洞,一直未回,左朝阳便出来寻找林屹。

  左朝阳朝着谷凌风去的方向道:“林兄,刚才那人是谁?”

  林屹便把先前谷凌风在此悔恨流涕之事如实告诉左朝阳。

  苏夫人竟然是牧天教精心安插奸细,这同样让左朝阳也甚感震惊。

  虽然左朝阳一直怀疑谷凌风,但是却没有确凿证据。至此,左朝阳也知道了他们当年真是被谷凌风出卖。

  左朝阳也恨谷凌风出卖了萧怜琴,更恨出卖了他们。但是现在为了救苏锦儿,左朝阳准备先搁下恩怨。他对林屹说:“林兄,我们现在想不出救苏小姐办法。既然谷凌风知道被骗悔悟了,我们何不让他戴罪立功,让他帮助我们营救苏小姐。”

  林屹说:“左兄,我真是不敢再相信他了。如果他再连我们也出卖了,那我们可就满盘皆输了。我们绝对不能冒这个险,还是另想办法吧。至于谷凌风,就交给侯爷亲自清理门户吧。”

  左朝阳一想也对,的确不能冒这个险。林屹说把谷凌风留给苏轻侯处置,左朝阳忙问道:“林兄,原来你知道侯爷下落!侯爷还好吗?”

  林屹道:“我不妨实话告诉左兄,虽然当年侯爷神智大乱,但是这两年已有好转。现在他在昆仑山休养,一位世外高人在帮他恢复神智,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侯爷便会回来。”

  左朝阳兴奋道:“太好了!哈哈,你和望老哥回来就够他们受的了,到时候苏侯爷再王者归来,蔺天恕和秦定方恐怕哭也哭不出来了。”

  林屹道:“就是要让他们哭也哭不出来。左兄,这对舅舅外甥,欠我们太多了。我们先想办法救锦儿,救出锦儿,我们便开始向所有欠我们血债的人讨债。血债终究还是得用血还的。”

  林屹虽然平静而言,但是这话却如雷霆之声一般。

  林屹与左朝阳回到山洞,曾小童守夜。望归来已裹着被子睡在兽皮上鼾声大作了,曾腾云也睡眼朦胧了。

  林屹与左朝阳也睡下,但是这一夜林屹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后来他所幸起来,让小童子入洞去睡,林屹捂着一床棉被,拿了壶酒坐在洞口守夜。脑中不断设想着营救苏锦儿的各种可行方法。

  ……

  腊月二十七这天晚上,天空那弯冷月更是弯的如钩,它悬挂澄静夜空把一缕稀薄月光洒下人间。

  林屹坐在山边的一棵树上,双腿放在一根树杈上,身子靠在树干上。显得有几分慵懒。左朝阳则立在树旁。曾腾云蹲在他前方一尺外。旁边一块大石上,望归来盘腿坐在石上,手里拿着酒葫芦,不时往嘴里灌一口。曾小童的身体则靠在石上,他显得百无聊赖,一只手耍着他的剔骨刀。但是五人目光望向的地方却是相同的——北府。

  五个人在这里已注视着北府有半个时辰了,这半个时辰里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有寒冷的夜风如一个垂死之人不断发出“呜咽”声音。五人身上衣袂也在风中“猎猎”作响。

  北府内张灯结彩,印有囍字的大红灯笼悬挂在各处,整个府中被喜庆的红光浸浴。从他们这边望去,形成了一片红色光海,非常壮观。

  府中还不时隐约传来猪、牛、羊等死前绝望的哀号声。

  这是北府的屠子厨子们在连夜宰杀牲口,为明日盛大的宴席做准备。

  终于曾腾云先打破沉默,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我要回去睡觉了。养精蓄锐,明日也许会有一场恶战。”

  曾腾云转身而去,曾小童也跟上他。

  曾腾云嘱咐曾小童说:“明日如果我死了,你要替我照顾好夫人和少爷。”

  曾小童说:“少爷,就是我死也不能让你死了。”

  “哈哈,”这时左朝阳赶了上来,他笑着说:“曾兄,如果你死了,我就替你照顾双儿母子,我还要让你儿子喊我爹呢。”

  曾腾云气道:“左阳阳,你敢……”

  左朝阳说:“那你就别死,你死了看我敢不敢。”

  ……

  三人离去一会儿,望归来也从石上站起,

  他走到树下对树上的林屹道:“小林子,明天宝藏美人就要嫁人了,如果事情不顺利……那她可就真成了李天狼老婆了,以后每天陪李天狼睡觉,一起‘作法’,还要生一堆娃,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要回去睡觉了,但是我又怕你想不开抹脖子,这样,你把你的剑给我,这样我才能放心回去睡觉。你呢,想在这里望着就随你。”

  林屹哑然失笑,他把剑解下来扔给树下的望归来。

  望归来拿了剑便也离开。

  望归来行出一段路停下脚步,然后他缓缓把“消雪剑”抽了出来。(未完待续。)

看过《血狱江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