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冒牌高人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身处无间,心向光明

第六百二十九章 身处无间,心向光明

  “师兄,到会议的时间了。”

  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唤醒了沉思中的风凌子,同时也把他拉回到了这个虽然充满丑恶,但却依然存在希望的世界。

  风凌子缓缓回过头来,看着眼前清丽温婉的女子,原本绷紧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来人是他在全真道的师妹欧阳情,道号云霞散人,全真新七子之开阳,同时也是全真新七子之中唯一的女性。

  “师兄,怎么了?有什么烦心事吗?”欧阳情关切地问道。

  风凌子如梦初醒,使劲摇了摇头,就像是要将那些糟心的事儿都甩出去:“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会议快开始了,那我们就走吧。”

  欧阳情还是有些担心:“师兄,如果你累了的话,我去叫他们把会议延迟。反正那些家伙也商量不出什么东西来,只是在浪费时间罢了!”

  风凌子嘴角勾动了一下,露出了一抹苦笑:“可这是唯一能够向“那个人”传达我们意见的场所,如果连这个也失去了,我们就真的只能做“那个人”手中的玩偶了。”

  欧阳情闻言也叹了一口气,如黛的眉宇间添上了一丝忧愁:“唉!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谁能知道呢?”风凌子摇了摇头,又回想起了“魔”的那番话。也许这辈子,他都逃不出“魔”的手心了。

  欧阳情拍了拍风凌子的肩头,安慰道:“师兄,多劳伤身,多思伤神,别多想了。”

  欧阳情的温柔再一次触动了风凌子心中那个柔软的地方,他忽然涌起一股冲动,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师妹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师兄都会保护你的!”

  可是话刚一出口,风凌子便立刻惊醒,后面那半句话音量骤降,连吐字都变得含糊起来。

  “什么?”欧阳情这么问道,也不知道她是真的没听清楚,还是听到了装作没听到。

  风凌子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怯意,连忙扯开话题:“会议就要开始了,我们快走吧!”

  说完,也不等欧阳情反应,便自顾自离去了,只是那背影怎么看着好像有些狼狈的样子。

  欧阳情看着风凌子逃也似的远去背影,忽然“噗呲”一笑,继而也跟了上去。

  全真道的弟子,是严禁拥有道侣的。可是这心中的情感,又岂是那枯燥的清规戒律能够禁止得了的?同门这么多年了,风凌子的那点儿心思,她又岂会不知?

  “师兄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勇敢一点,说出你自己想说的话呢?”

  ……

  会议室里的风凌子又恢复了上位者的姿态,端坐主位,气势非凡。这里正在进行的是各船船长才有资格参加的代表大会。当然,与其说是代表大会,其实也不过是各大门派分蛋糕的产物罢了,除了像是令狐月这样半路上船的“无法者”之外,剩下的船长无一例外,皆是各大门派的代表。

  “还有谁没来?”风凌子环顾四周,见有几个位子空了出来,不由得眉头一皱。

  一名侍者迟疑着躬身报告:“回禀总管,朝阳号船长应东龙、云雾号船长宋星辰,还有……还有鲛珠号的令狐月,这几个人没来。”

  风凌子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令狐月且不去管她,应东龙和宋星辰那两个人没来的理由是什么?”

  侍者更加小心了,生怕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应东龙说是练《茅山驭鬼术》的时候岔了气儿,现在正在调息静养,来不了了。宋星辰则是正在闭关,连面也没露,就派了一个崂山弟子出面告知了一句。”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玩阳奉阴违的这一套!”果不其然,风凌子一听这明显编出来的理由,立时便是一阵大骂。

  不过之后,他又立刻冷静了下来:“茅山派与崂山派不和已久,让他们同座相谈,是我欠考虑了。”风凌子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顿,就在大家以为他要息事宁人的时候,却是忽然峰回路转。

  “不过现在他们既然不想来,那以后也就不用来了!”

  风凌子弹了个响指,只见那几个空位立刻四分五裂,“哐啷啷”一通乱响,吓了众人一跳。

  对于众人的惊讶,风凌子却并不在意,摆了摆手道:“好了,垃圾清理干净,我们可以开始开会了。马上就要开出狂暴海域进入蛮荒带了,接下来两三个月里,没有风,没有雨,海里也没有生物可供我们进行食物补给。虽然我们带了足够的物资,但谁也无法保证会出什么意外。我们需要有人停留在狂暴海域与蛮荒带的交界处进行食物补给,以待舰队返航。你们谁愿意留下?”

  众人面面相觑,个个都是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虽说跟“魔”前去天涯海角,也不一定安全,但眼前这片充满了狂风怒涛的狂暴之海则是一下子就把他们心中的恐惧放大到了最顶点。初出茅庐的他们想不出来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会比在海啸中求生更可怕的事情。

  风凌子皱了皱眉头,心道:这些人果然都是靠不住的。现在让他们救自己的命都是这副德行了,若是让他们跟“魔”正面刚,保不齐就要出几个叛徒了!

  留在狂暴海域,虽然看着可怕,但有防护罩在,只要按时补充灵力,坚持个一两年不成问题。但跟着“魔”前去天涯海角,九成九的可能会被他当作炮灰给“消耗”了!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先例的!

  风凌子原本是一番好意,想要编个借口多救出一些人来。但这番好意却被这群胆小鬼给狠狠糟蹋了!也许在他们这些人的心里,早就已经彻底倒向“魔”那边了吧?

  虽然在理论上,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但在事实上,他们表现的甚至比他这个卧底都还要忠心!

  他们这些精英弟子,在出师门的时候,都被各自门派的大佬耳提面命:这次出任务,完全是因为国家的命令,跟“魔”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他们不是“魔”的手下,这一点尤为重要!

  当了(手动和谐)还要立牌坊,这是他们这些名门正派一贯的风格了。其实所谓的名门正派和旁门左道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旁门左道做事不加掩饰,容易犯众怒,找不到接班人。而名门正派却总能为自己的无耻找到各种理由,这牌坊立住了,自然弟子也就不缺了。

  不过那些名门正派屡试不爽的一招,在“魔”这里却是吃了大亏。

  “魔”根本不在乎这些虚名,甚至他都不在乎他们是不是真心归顺。因为他自信没有人敢背叛他。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敢说“不”的,又岂止风凌子一人?

  一件事情做久了,会慢慢产生惯性。一个人的命令服从久了,也会慢慢产生奴性。当年满清初入关时,华夏举国抗清,血不流干,死不休战!后来如何?人尽皆知!

  说回到现在,当风凌子提问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说话,这会议还没开始呢,便有了结束的苗头。

  风凌子的眉头皱得更紧,无奈之下只好叫停这次会议:“算了!散……”

  他这个“会”字还没出口,便被背后的一个女声抢断。

  “你们这些懦夫,还有脸说自己是名门子弟吗?”

  :。:

看过《冒牌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