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权倾南北 > 第一八四四章 蒲坂津和风陵渡

第一八四四章 蒲坂津和风陵渡

  “这个裴矩······”李荩忱看着从邺城送来的奏章,笑了一声,“不见兔子不撒鹰。”

  “闻喜裴氏在夹缝之中,本来就难以生存,谨慎一些也在情理之中,”杨素笑道,“不过好处到手了,他们肯定会全力帮助大汉的。”

  李荩忱颔首,只要汉军能够杀到闻喜,那么裴氏就算是倾家荡产,肯定也会全力支持大汉。

  裴氏的问题并不是大问题了,现在的大问题在于河东这一战应该怎么打。

  是大打出手还是小打小闹,是干脆顺势全线进攻还是集中在这个点上,宇文宪又会因此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这些太尉府实际上都没有拿准。

  现在太尉府也只是提出来了一个很模糊的计划罢了。至于什么骠骑将军率军进入河东主持河东战事之类的,那不过是田端忽悠裴矩的。整个关中到洛阳的防线都是萧世廉负责的,李荩忱肯定不会让萧世廉去率领偏师进入河东,一来总得有一个人总揽战局,萧世廉以身涉险的话那就没有人有资格负责此事了,二来就算进攻河东,现在的大汉也支撑不起数万人的作战,因此最多就是出兵万人到两万人,就是一路偏师罢了,当然也不可能让萧世廉挂帅。

  这个活,下面的将领们可都眼巴巴看着呢,萧世廉没有必要去和他们抢夺偏师主帅的位置。

  跟裴矩说,骠骑将军会亲自挂帅,不过是为了安慰一下裴矩,让裴矩觉得大汉真的是要倾尽全力进攻河东了。

  而实际上北周的中枢核心在邺城,李荩忱进攻河东不啻于舍近求远,尤其是现在大河南岸各处都已经在汉军的手中,渡河就能够突入邺城,何必要拿下河东之后再去翻越太行?

  太行八陉,哪一个是吃素的?

  因此进入河东的这一路偏师到时候也会折而向北,主攻晋阳,而不会向东配合汉军进攻邺城。进攻邺城的功劳,东路的十万汉军还分不下呢,再来一路偏师抢功,恐怕裴子烈和吴惠觉他们都要有意见了。

  “谁来统带这路兵马,还有应该在哪里渡河,太尉府怎么看?”李荩忱沉声说道。

  什么进攻晋阳、保护裴氏之类的都是长远的目标,当前最重要的还是能够渡过大河。

  对面的北周军队,肯定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汉军渡河的。

  杨素伸手在沙盘上点了点:“陛下,入河东,当选风陵渡为先。”

  李荩忱微微颔首,对风陵渡,他还算是熟悉,毕竟这也是黄河上赫赫有名的渡口了。风陵渡位于蒲坂之南,背靠中条山,风高浪急,一向是兵家必争之地。当初宇文泰和高欢就曾经对峙风陵渡,最终宇文泰摧破高欢,进而形成了北周对北齐的优势。

  蒲坂外的蒲州已经驻扎了不少北周军队,再选择蒲坂渡河的话显然等于往枪口上撞,因而风陵渡自然而然就成了最佳的选择。

  尤其是风陵渡虽然正面河南之地,但是正是黄河拐角的地方,水流湍急,所以南北两侧的防备军队都不多,毕竟这里不适合大军渡河。不过以偏师出奇兵,这里的确是最佳的选择。

  “过风陵渡之后,又该向何处?”

  “当引兵向北,进攻蒲州,另外臣以为蒲坂方向也要有所牵制,从而形成对蒲州的夹击。”杨素径直说道,“宇文宪既然引兵支援蒲州,那就让他这一路兵马有来无回。”

  李荩忱笑了一声,看向杨素。

  好啊,你小子还是有私心的。

  如果从蒲坂也发动牵制进攻的话,那这个任务肯定就要交给关中军队来完成了。关中的李穆等老臣虽然都已经告老还乡,但是他们的子侄辈都还在军中打拼,只是这些人之中除了李询有出息之外,其余的大多数人都默默无闻。

  降将的身份,让他们除非遇到机遇,不然很难出头,这是必然的。

  李荩忱也不可能重用所有的降将,蛋糕就那么大,总得先满足旧部的需求,不然的话保不齐两边都得罪了。因此有李询这个典型在就足够了。

  现在杨素开口说让蒲坂的汉军跟着一起进攻,显然也有要给这些关中子弟们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

  毕竟弘农杨氏,从归属上来说也是不折不扣的关陇世家。

  更何况这件事不见得就是杨素自己做出的决定,在引兵打仗上,关陇将门的子弟因为任务就那么多可能没有表现的机会,但是在太尉府中他们自然可以占据一席之地,比如李直。因此这些人将从蒲坂发动牵制进攻列入计划也在情理之中。

  杨素一时间有些紧张,他害怕李荩忱会怀疑这件事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

  实际上从蒲坂发动牵制进攻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原本计划的改变,背后也代表着关陇子弟在太尉府中的话语权日趋加重。

  太尉府是什么地方,是大汉的军事中枢,是大脑和心脏,显然李荩忱并不想看到太尉府内部也拉帮结派、山头林立。

  李荩忱所需要的平衡,是大派系之间的平衡,比如文武之间,这样可以互为掣肘,避免文官势大或者武将势大的出现。但是如果文武内部也都是派系林立、相互攻讦算计的话,那将会直接让整个国家机关变得臃肿不堪并且寸步难行。

  后世西方的那种互相拖后腿的行为,李荩忱并不喜欢,也不符合华夏这个吃苦耐劳、齐心协力的民族的特性。

  “两边主将人选,太尉府尽快拿定。”李荩忱没有再吊着杨素,“羽林骑和白袍都已经打算行动,军方不能跟不上。”

  杨素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陛下显然并没有真的想要问罪的意思,这件事就算是揭过了。

  当然了,因为太尉府现在的内部矛盾还没有激化,只是露出来一些端倪罢了,李荩忱也不可能小题大做。今天就当是给杨素提个醒,让他回去之后整顿平衡一下。

  这两边主将怎么选,也是李荩忱交给杨素的考验。

  要看这家伙到底怎么平衡太尉府内部的力量了。

  李荩忱的目光从匆匆离去的杨素身上转移到舆图上。

  若真的能够拿下河东,哪怕只是在蒲州立足,对于明年的全面进攻都是一件好事。

  只是自己,又得咬咬牙了。

看过《权倾南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