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的绝美师姐 > 第1514章 神秘龙火

第1514章 神秘龙火

  唐阳羽内心深处十分渴望龙小雨就是龙火圣女,否则再去茫茫人海寻找真是太伤也太麻烦了,关键他们根本没有时间了。

  他甚至第一次考虑要再召唤一下未来眼,看一下到底是不是,这样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龙火圣女其实原则上应该比龙冰圣女更好分辨,但是她跟龙小雨也算从头到尾接触过了,反正他真没看出来龙小雨身上有任何龙火圣女的征兆特点。

  更搞笑的是如果她真是隐藏的龙火圣女那么她的名字叫小雨?

  这不是搞笑么?

  自古水火不容,简直是驴唇不对马嘴的事情,而且她真的是龙火圣女即便还没有修炼成火烧燎原那在自己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也会爆发出本能强大的龙力火力才对。

  可是她根本没办法反抗。

  华府自古以来龙跟雨跟火就紧密相连。龙雨也就是龙冰前身,龙王降雨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都了解的传说故事。

  龙王信仰起源较早,后渐渐遍及中土。早期的龙神,虽有降雨等神性,却无守土之责。如汉代祈雨时则祭土龙,是管理海洋及人间气候风雨的龙神。

  由于四海龙王皆是海洋之神,远离天界,在神灵中身份比较特殊,保持着较大的自治性,天宫对其海洋之事,一般任其自治。

  但四位龙王爷各司其职,互不干涉。

  东海龙王敖广为青龙,控制雨水、雷鸣、洪灾、海潮等。

  是绝对的司雨之神,陷沉东京、水淹陈塘关就是一个见证。

  南海龙王敖钦为赤龙,控制火灾、人间二昧真火、闪电等。

  西海龙王敖闰为乌龙,操纵风源对流司掌气候阴凉天气变迁

  北海龙王敖顺,四海龙王里最小的一个,居于北海,为白龙。

  古时先民民智未开,认为龙王只与降水相关,遇到大旱或大涝的年景,百姓就认为是龙王发威惩罚众生,所以龙王在众神之中是一个严厉而有几分凶恶的神。中国东部的广大地区由于多受旱涝灾,民间为祈求风调雨顺,建有龙王庙来供拜龙王。庙内多设坐像,通常只立有一位龙王。

  由于华府古代是农耕经济,人们都是靠天吃饭,所以都期望老天爷能风调雨顺。所以古代时人们除了求老天爷经常开眼,但大多都是直接祈求掌管雨水的龙王爷。

  所以华府境内就被盖起了如此多的龙王庙,从图中可以看出,中国西部、西南部以及内蒙古北部都鲜有龙王庙。似乎表明它们已经对降雨的规律比较了解,而其它地区,则反复无常。

  而龙火知道的人就要相对少一些,

  龙火一直是一种很神秘的方外之物,许多野史志怪中都提到过这种神秘物种,或者称之为一种现象,正史里从未有过有关龙火的相关记载,就像现在的一样,这种神奇之物是不可能出现在官方记述中的。

  在宋人沈括的梦溪笔谈卷二十中,就有一篇文章详细记述了有关龙火的来龙去脉,通过描述还原了一个遭受龙火袭击的火灾现场,而且作为一位严谨的文化学者,沈括去荒唐的随意杜撰的可能性很低,还是值得相信的。

  北宋神宗熙宁年间,宦官将军李舜举的府第就曾遭受过龙火的袭击,梦溪笔谈中称此次天灾为“暴雷”,当时天空雷声大作,李舜举家堂屋的耳房的窗户中窜出一团火球,火光极其耀眼,令人不能直视,瞬间就窜上屋檐飞走,李家上下赶紧逃出避险,想来雷火进入的堂屋肯定化为灰烬了。

  等到雷声停止后,家人去堂屋查看,发现房子竟安然无恙,只是发现墙壁和窗户纸都变成了深黑色,就像烧焦的木炭一般的黢黑,房中有一组木格架,平时陈放着几件银铜器皿和漆器,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所有金属器具都化为了汁水流在地上,包括漆器上的银饰都融化为银水,但木制的漆器却完好无损。

  家中还藏有一口削铁如泥的精钢宝刀,只是现在仅剩下了木制的刀鞘还在,而坚硬无比的精钢刀身已经化为了一滩铁水,令在场的人无不瞠目结舌叹为观止,无论怎么想都不明就里,按说雷火这种天降之火能瞬间把金银铜铁都化为汁水,为何燃点极低的木头和纸张安然无恙?这完全不合常理。

  一般普通的火都是所过之处都是先燃烧木料纸张这些易燃物品,绝对不可能只燃烧金属,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就是这个火不是凡间普通的火,而是传说中的“龙火”,何谓“龙火”?

  据佛书上记载:“龙火得水而炽,人火得水而灭”,照此说法就是说凡间的火能用水浇灭,而龙火遇水后反而燃烧的更加猛烈,那么说明龙火的特性就是能够在水中燃烧。

  所以龙火应该是极其厉害的恐怖力量,跟龙水绝对是并驾齐驱的关系,甚至可以在水中燃烧不灭等等,在水中燃烧不灭?

  唐阳羽突然停住思考,龙小雨,难道是为了展示龙火不在乎龙水蔑视龙冰圣女的暗示么?

  而且叫小雨,就是在强大的龙火跟前龙水不值一提?

  最不合理的地方居然出现了最为合理的解释,水火不容,自古龙冰家族跟龙火家族也的确多有恩怨仇恨,势不两立。

  这是天然天生宿命!

  想到这唐阳羽笑了,对着赵冰玉笑了,因为从名字上赵冰玉就落了一筹,她是龙冰圣女名字也带冰还带玉,哈哈。

  赵冰玉却不知道他笑的什么意思,反正怎么看这家伙都不像是个好人,绝对坏人的典范,绝对,百分百的,没错,就是坏人。

  真正的坏人。

  所以她也笑,冷笑,她真想冲过去一口咬死这个可恶的坏蛋家伙,她居然是想动嘴咬,这是一个女人最脆弱的本能,她到底是怎么了?

  他真的很强?

  只是外表玩世不恭而已?

  不可能,他就是个投机取巧的弱鸡,一会一定找机会好好收拾收拾这家伙,可恶!

看过《我的绝美师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