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老婆是鬼王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前往港市

第五百四十八章 前往港市

  看着他们仨询问的眼神,阿黄点点头。

  说自己在深市生活了三四年,偶尔也会和港市那边过来的一些风水师、道士等交流沟通。

  大家一起吃饭喝酒吹牛逼的时候,当然也会说起圈子里面的事情。

  “华南一带,恐怕是全中国对玄学最为崇信的地区了。不过很多事情也有原因,确实感觉这地方的灵异气息比别的地方浓很多,有许多的禁忌和灵异凶地。比如港市的这条必列者士街,法力稍微低点儿的灵异人士,那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

  阿黄仔细的讲述……

  这必列者士街是直接音译而来,真正的名称是BridgesStreet。在英国租界时期就已经存在。

  它位于港市上环,整条街道也不长,就三百多米。东端与士丹顿街及城皇街交汇,西至四方街与居贤坊之交汇点止。

  但因为地形的缘故,必列者士街的西端有一道楼梯直接跟太平山街交接,所以道路到了这个地方就直接成为了死胡同。

  太平山庞大的山体就横亘在前方,挡住了去路。

  从风水学的角度来说,这是属于地气不畅、阴气不疏的小凶格局。在附近居住时间长了,身体总会出现一些这样那样的小毛病。精神也不会太好,不是宜居之地。

  但毕竟现代社会,人员密集,很多大城市的市政建设不合理又没有办法。

  总不能把太平山移走,或者直接把这条街道废弃了吧?

  小凶的格局嘛,忍忍也就算了。居所风水不太好,这几乎已经是近现代社会城市兴起之后、普通百姓很常见的情况了。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必列者士街问题倒不是很大。

  但没想到的是,当初二战时候,日国人占领了港市,恰好就把这里给当成了日军的军营使用!

  军营煞气重,直接就和必列者士街不太好的风水起了反应。煞气弥漫,又被太平山山体阻挡,让整条街道都显得非常压抑。

  比如普通人如果去政府大楼或者是去军营里参观,心里都会砰砰直跳,觉得有些紧张。这种“情绪”,实际上也是因为朝廷衙门和军队的气场太强!

  会让普通人觉得紧张,情绪心神不宁。

  一般来说,这种煞气其实还是好事。因为可以镇压阴气!

  所以民间的各种灵异传说里,经常有某某佛门大师指点,让政府办公大楼或者是军营、学校等气场强的机构进驻,来镇压邪地。

  但后来我国抗战取得胜利,小鬼子们被打败了,无条件投降的时候。

  驻扎在必列者士街军营的那些日国军人,觉得败仗和投降是一件非常屈辱的事情——尤其是向他们看不起的中国人投降。

  所以整个军营的小ri本,都在宣布无条件投降的那天在军营中集体自杀了!

  这一下可就不得了了!

  本来呢,军营的煞气就镇住了必列者士街这个特殊地形产生的阴气和小凶格局。

  结果尼玛现在军营里的人全部集体自杀,再加上还是觉得屈辱、带着强烈的不甘心而死。那种横死的怨气积累下来,再和这地方本来的小凶格局结合。

  顿时就变成了大凶之地!

  因为那时候本来就是乱世,人命本来就如同草芥。这种神神鬼鬼、虚无缥缈的事情,完全没有人去鸟。

  但的确从这件事之后,必列者士街附近接到的一些居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经常会听到军营的步操声、拍铁声、甚至日国军人叽里咕噜的对话声!

  更有人在半夜望见这街上,全是日国军旗的诡异阴森奇景!

  总而言之,这必列者士街也是个邪门儿的地方……

  听完了阿黄的讲述,傅洋只能苦笑连连。

  “阿黄,你说你这岳父大人啊。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富商,怎么就总跟灵异事件牵扯不清呢?当初咱们和他认识,也是因为去逛了千尸广场,让李怡然被饿死鬼附体了。还不吸取教训,还赶去这些地方。”

  维可想了想,有些奇怪地问:“那这种地方难道零组不管么?上环那边的政府部门也就这么放任?”

  关于和邦酒店烂尾楼的事情,傅洋和她说过了。说权限级不够,肯定有某个惊人的大秘密。

  但不可能这必列者士街也有很多讳莫如深的秘密吧?那也太巧合了。

  阿黄摇了摇头,对维可和傅洋解释。

  “倒不是零组不管。只是因为港市毕竟之前都是英国租界区,一直到一九九七年才回归。之前还有那么多年,晚上灵异事件闹得那么凶,港英政府也不可能不管的。”

  “所以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上环那边的有关部门就同时找了一些欧美的基督教牧师,和港市当地黄大仙一带的神婆。去必列者士街做了好几场法事,据说是把那些日军小鬼子的怨气阴魂给压下去了。夜里也没有再出现太多的诡异情况。”

  “所以九七年之后,英国归还港市租借,我们内地接管。广市那边的零组华南总部,才真正的随着驻港部队一起派驻了过去,成立一个办事处驻点。在官方文件上,必列者士街就已经是正常的地方了。”

  原来如此!

  但现在看来,无论如何,李怡然一家人这次突然人间蒸发一样失踪。必然是和灵异的邪门玩意儿脱不了干系了。

  “好!既然线索已经找到了,那我们就先从这里突破!总好过没头苍蝇似的着急。咱们明天一早就立刻动身过关去港市。直接去那必列者士街,看看李金羽究竟在搞什么。惹到了什么诡异玩意儿。”

  傅洋一锤定音!

  当天晚上。

  傅洋和维可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他双手枕着头,看着天花板发呆。

  “傻子,想什么呢?”

  维可用修长光滑的双腿,从侧面夹住了傅洋的腰,伸手在他胸口画着圈圈。

  傅洋抓住了她的手,放在心口。

  “我只是在想,李怡然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阿黄心里肯定非常难受。当初维可你进入胎息状态,我觉得天都塌了一样。生不如死的,颓废了好长时间。所以我特别能理解阿黄的感受。”

看过《我老婆是鬼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