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卿谋江山不谋君 > 第三一一章:诊脉

第三一一章:诊脉

  重楼巍峨,层阁高起,四面宫殿环绕,玉阑雕砌,养和殿的正前方朱漆高台上端坐着一名俊挺如竹的男子。

  沉鸢凭空出现在这养和殿内,他对此似乎没有半分讶异,继续翻阅着手中的奏章,但他速递极快,一目十行,很快就将其合了起来,抬眼看他,“果然,寻不到你,你便会自己找上门来。”

  沉鸢四下看了看,空旷的大殿竟寻不到一把舒适的座椅,他无奈地将身子倚在了殿内的蟠龙金柱上,歪斜得跟卸了骨头似的,手上还百无聊赖地触了触龙口里垂下的那颗大圆珠,“我听闻贵国太皇太后病了,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听他这么说,梁墨萧却只继续低头看奏章,淡淡道,“你倒是会耍嘴皮,若是不想帮忙,今日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吧。”

  沉鸢用手拽了拽那颗银白圆珠,见拽不下来便罢了手,缓缓地站直了身子,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地晕开一抹弧度,“那我,便去瞧瞧了。”话音未落,他的身影便已在养和殿一丈开外,只见他脚尖轻点,整个人飘若浮叶地点在了碧瓦之上,再定睛时,人已经不知何时不见了。

  梁墨萧依旧在案前批示着奏章,头也不抬,声音平淡地说,“跟上他,别让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接着,便见一道黑影从养和殿里窜了出去,紧紧地追着延寿宫的方向而去。

  但沉鸢的出现,还是惊了延寿宫中的众人,毕竟任谁看到一个妖冶魅绝的男子忽然出现在眼前都会受到惊吓,或者说惊艳。

  好在断风不出十息便跟了上来,忙向宫中的老嬷嬷解释道,“这位是苍雪的沉鸢公子,是皇上请他前来为太后诊脉的。”

  嬷嬷迟疑地端看了沉鸢一会儿,实在难以相信这样作派的人居然还会医术,可想想只是诊脉而已,就由他去了,更何况,此人身后还有一个苍雪在那里压着,不能随意得罪了去,便抬手请他往内寝方向走去。

  听闻苍雪二字时,宁如云便忍不住侧目多看了沉鸢两眼。

  虽然表哥命人封锁了消息,可她还是听说了,那位天下第一公子,曾经梓云国的荣华公主,更是表哥的所爱之人便是苍雪的族主。神族苍雪总是迷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她倒要看看,苍雪中人是否都如那人一般惹人惊艳。

  在看清沉鸢的面容时,却真是叫她不由吃了一惊,她以为,如琉璃这般装扮的少年已是世间绝色,却不成想,竟还有比之更加美艳的男子。

  世间之大,或许她真是所知的太少了。

  沉鸢走入内寝,目光在榻前的圆凳上跳跃了一瞬,并未就坐,因为他只以目看了一眼太后的脸色,便立即失去了探脉的兴趣,可是他顿了一下,却仍是耐着性子弯腰轻点了一下她的脉搏,很快便收回手直起了身子。

  “如何?”

  听着身后熟悉的声音,他愉悦地挑了下嘴角,方才在养和殿还装的毫不在意的样子,才这么一会儿功夫,人却已经跟到了这里,他就是不喜他这副故作镇定的模样。

  从他出现在宫城内开始,心里头那点想要使坏的小心眼便冒出了头,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他怎么可能不好好利用呢?

  刚刚她的手一扶上那太皇太后的脉,心里便同明镜似的,他这二指诊断过大大小小多少病症,这位太后娘娘使的小伎俩根本逃不脱他的诊断。

  朝堂上催皇上采选秀女的声音来的这么及时,怕不是偶然啊。

  不过正好,他倒是想看看,在两面夹击的情况下,这位皇上能否守住底线,便当作是他替璃儿考验考验他了。

  “不出意外,太皇太后两个时辰后便能醒转。”沉鸢说这话时,目光牢牢地锁在榻前替太后掖被的嬷嬷身上,他离得近,正好能清楚地看到她的手停顿了一瞬,她应当是没有想到沉鸢真能看出什么来,但很快,她就收起情绪做出一副欣喜的模样来。

  在他看来,这些深宫里的人才是一群最好的戏子,便是一个老嬷嬷都能这般自如地控制情绪,但也确实如他所料的那般,这太后分明是联合了身边的嬷嬷自己在装病的。

  不过沉鸢处得位置正好,正好能将梁墨萧的视线给遮挡了,不然以他的警觉,不可能没有发现。

  梁墨萧听到这句话时,先是松了口气,但接着便又问了一句,“那皇祖母的身子可也是无恙了?”

  沉鸢转过身,一手慢悠悠地理着另一只手的衣袖,那模样真是散漫至极,只听他道,“生老病死,乃是天地之规律,万物之自然,我虽能以汤药延续,却也无力逆天而行,倒是梁君,该要尽早尽孝才是。”

  宁如云以手轻捂着唇,神情哀痛,不知所措地望着沉鸢,“沉鸢公子,您的意思是,太后娘娘她……她……”后面的话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见泪水盈盈在眼眶中打转,脸色惨白得如一朵枯败在风中的落花。

  那嬷嬷也是不由地怔在了当场,口中念念有词,只听她不断呢喃着,“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太皇太后的身子向来硬朗,怎的就被说成了这般严重,适才这人能说中太后娘娘醒转时辰定是凑巧,后面这番话也不过是危言耸听,她摇着头,心道,莫要信了他的话。

  一眼望去,在场之人,梁墨萧依旧是那个最镇定的人,他沉思着,不知在想什么,最后只问了一声,“当真?”

  沉鸢已将那袖口齐整地向上挽起,若无其事地走到桌子前,仿若没有听闻他的问话,只说,“上笔墨吧。”却见翻起的袖口内一道金色的点缀显露,明晃晃地有些扎眼,

  梁墨萧侧头看了沉鸢一眼,神色紧了一紧,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莫非真是他想多了?

  在他思索的这阵间隙里,沉鸢已经大笔扬洒而下,墨书落定,一张轻薄的方子已经静静地躺在桌子上。

  “此番进宫本就是为此事前来,既然事已毕,我也就不多做停留了。”他收回右手,轻一甩,挽起的衣袖便自然地垂落回原位,没有一丝痕迹,只有那抹金色的点缀摇曳出一道晃眼的弧度。

  “等等。”沉鸢已经回身往寝卧外走去,梁墨萧却忽然出口叫停了他,“近几日,若无事便待在行宫吧,或许,还有需要你帮助的时候。”

  沉鸢未回头,只将手抬起摆了一摆,“你知道我的,叫我时常待在一处我可待不住,你若有事,便传话到行宫吧,我收的到。”

  梁墨萧眯起眸子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便吩咐断风亲自将药方送去了太医院,而他则守在了延寿宫内,静等着太皇太后醒来。

  他也未坐于榻前团绣的圆凳上,而是坐在了刚才沉鸢书写药方的桌子旁,微微侧着头望着窗外的方向,一手搁在桌子上,另一手自然地搭在左膝上,始终不言不语,旁人更是不知他究竟在作何想。

  两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亦不短,待得殿外的天色开始有所转变之时,那雕凤的床榻上真的有了少许动静。

  梁墨萧忙起身走至榻前,便见太皇太后缓慢地睁开了双眼,他轻舒了口气,轻声呼喊了一声,“皇祖母。”

  太皇太后才将将转醒,陡然看到梁墨萧候在榻前,还稍稍愣了一会儿,片刻后才从那种长久沉睡的迷茫中渐渐恢复过来,长时间的不曾说话,让她的喉音低微略显艰难,但还是能勉强地发出声来,“萧儿,你怎会在此?”

  梁墨萧端详了一眼太后的面色,见之稍好,微微一笑道,“方才神医白泽曾前来替皇祖母探过脉,道您会在此时醒来,孙儿便在此候着了。”他缓缓地说着,举止泰然,一点也未将情绪外泄。

  “白泽?”太后呢喃着这二字,神情尚且来不及变色,便听得身旁“嘭”地一声响声响起。

  竟是那服侍太后的老嬷嬷,从榻前的脚踏上跌落了下去,整个人一下子跌坐在了那里,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那个如妖孽般的男子竟然便是世间所传的神医——白泽,这么说来,太后娘娘的病情是真的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

  “嬷嬷!”宁如云低呼了一声,忙上前去搀扶。

  太后亦将目光递送了过来,那眸光里变幻着一阵看不分明的惊疑,只是梁墨萧此时也状似无意地侧过身来,正好未曾瞧见,他所想的,却是为了遮掉太后的视线,免得让她看出别的端倪。

  而他却紧紧地逼视着那嬷嬷,眼神中似在警告她,莫要乱说话,嬷嬷接收到梁墨萧的视线,浑身一凛,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关于太后娘娘病情这种事,便是让她开口,她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又怎会去自寻烦恼呢。

  她借着宁如云搀扶的力道顺势站起跪在了那里,忙告罪道,“老奴一时不小心,竟踩空了脚踏,让皇上与太后娘娘受惊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卿谋江山不谋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