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4 灾难的影响

14 灾难的影响

  “我在战场上对那些士兵说,‘珍惜好你们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他们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必须由我来提醒他们。不管我救他们多少遍,他们依然在战场上持续的丢弃自己的生命。”

  露易丝走之前,扎克在澄清。

  “重伤一样,但情况与人,不同。这里伤者,不是在打仗,这里发生的只是一场悲惨的事故,人,珍惜他们的生命,人在被救后,不会像士兵一样再次投身到危险的处境中。所以当然,我会救他们。当然,在不引起更多麻烦的前提下。”

  露易丝听完了,给扎克一个微笑,“看~这误会不就解开了~我会告诉尚恩,他的永生父亲,是个见过很多黑暗的事实的人,所以经常会展现出消极的一面,但有点耐心,希望就在那里~”走了。

  扎克留下。面对青少年团。

  少男少女们不会去帮忙,他们想去,成人们也不会允许他们靠近。这是事实

  巴顿警局已经建立了隔离线,除非你已经在现场,任何平民都不可能进入马萨港。包括媒体。整个巴顿市都已经知道这里发生了灾难,媒体的第一轮工作已经完成,可以‘滚出’现场,别给救援行动舔乱了。

  青少年团能找到扎克,靠的是媒体的动向,所有有摄影机、闪光灯的地方,都排除掉。詹姆士用了一样的方式找到扎克。

  “我们有海警在海上建立隔离线,停止新船只进港……”詹姆士的声音,是担忧。

  “你担心海妖?”扎克问。

  “我当然担心!你在这里!我对海里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概念!”

  “我在这里是因为我已经做了所有我能做的。”扎克可以非常负责的说,所有困于险境的红色伤情人员,都被解除了险境,只用等人带去医院,“至于海妖,有巫师和诺菲勒,还有弗兰克和鲍伯,几乎是巴顿的最强战斗力组合,你一个人类警探了不了解情况根本无关紧要。”

  詹姆士被气走了。

  “这是战争!”最喜欢混乱的凯撒在发表他自己的意见,“海洋异族对陆地异族发起的战争!”

  呵,猜猜谁给了这个少年线索,让他有了这样的联想。以上全部。

  他激动的看看茜茜,看看玛雅,“你们难道完全不打算去助自己的阵营一臂之力吗?”

  茜茜很直接,“战争个屁。”懒得再理会。

  倒是玛雅,“我应该去?我从未和海妖战斗过。”

  扎克想起了一段餐桌上的八卦,这种添乱的事情趁早阻断的好,“没人需要去任何地方。”对萝拉和凯尔还有凯普勒,“你们应该回家,你们家人现在应该在组织西区家族对北区进行支援,你们不该缺席这样的事务。”西区人三代一点点走向社会台前是必然,不是么。

  对爱丽丝和玛雅,“你们应该回格兰德,让老汉克开始准备。”准备什么?殡葬业的事务呗,看到那些四处乱窜的地狱犬了么。

  接着,对茜茜,“你也该回家,巴顿发生这样的事情,艾伦殡葬之家中的魔宴吸血鬼一定在讨论这种事对巴顿的影响。”

  茜茜倒是跟的很快,“克里斯不喜欢他父亲参与魔宴的事务。”

  扎克比了赞,“这是你机会。”

  最后,扎克对凯撒,“你与其在这里期待不可能发生的陆海战争,不如回家,窥探你母亲(艾瑟拉)和安东尼对这次事件后续处理,不是更有趣。”

  “你有道理~”

  少男少女被安排妥当,扎克还不会离开,他要继续等由格兰德出发的队伍一一归来。

  最先完成任务回来的,是负责黄色伤情卡的克雷格。

  开始任务的时候,这家伙还是中等身材,回来的时候已经有成了个胖子。没必要批判。“你倒是快。”是评价扎克。

  扎克一耸肩,“我的任务最简单。”事实,我们有看过扎克的任务流程了,没什么需要动脑的地方,机械重复而已。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这样一个事实

  在医院,有一个游动式工作被称作急救队,通常由一队医生、护士组成。当某个病人突然出现频死状态,呼吸停止、心脏停搏的时候,是他们第一时间冲入,解救病人于死亡危机。

  这是个距离死亡最近的工作,就像扎克的红色伤情任务。

  但同时,这也是最简单的工作,只有非常短暂的窗口时期供急救队的人工作,要么病人活过来了,要么病人死了。不管结果如何,在那短暂的半分钟里,工作就能结束。

  那什么是难的工作?诊断。

  表面看上去正常的病患走入医院,接受各种测试,然后由还根本看不到死亡在哪里的医生一点点的推断出病人的病源。

  这就是克雷格的任务。

  所以克雷格在扎克非常坦白的说自己任务简单的时候,啧了一声,“你可真会选任务。我们都以为对巴顿有最深感情的你,主动拿走的会是最重要的任务。”

  至少感觉是这样的,对吧。

  扎克侧了下头,“我是。只是最重要的任务正好是最简单。”说着指了下全局看上去还相当混乱的救援现场,“你也不用抱怨,你想知道谁接了最艰难的任务么。”

  扎克的指的方向,墨菲正抱着一个拼命喊叫“我要我妈妈!”并拼命拉扯墨菲头发的女孩,往志愿者设立的安全区走。

  还是医院的类比,你以为诊断病患已经最难了?不,对病患的亲友解释他们的所爱之人怎么了,才是最难的。

  墨菲,选了个最艰巨的任务。

  扎克和克雷格要等一会儿了。为什么扎克不去帮忙?你在看喜剧电影的时候,会想进入电影中的世界吗?一样的道理。

  哎。好吧。或许我们不应该在巴顿这座城市又一次遭受打击的时候,以调侃的方式围观。说起来,连这次灾难的全貌都没有一次具体的描述。

  首先,我不知道怎么描述。这是一艘货轮撞上了正在登陆游客的游轮,怎么展现这个场景?两个巨大的人造金属机械镶嵌了在了一起?烟尘?火焰?四散在港口和浅海的金属零件?呃,大家使用想象力吧。

  然后,巴顿,就没有平和过。灾难,一直都在光顾巴顿。

  派斯英公交站的腐尸、赫尔曼工厂的爆炸、教堂的坍塌、贝奇街道上的史密斯医疗物资车爆炸、人变成粉红的烟雾扩散……

  我们认真对待上面这些灾难的原因是,这些都和巴顿中的人或异族相关,其中有复杂的关系、立场,以至于每次被卷入这样的事件的扎克,都必须找到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处理方式。

  现在的灾难?巴顿中的生物干的?不,是海妖。凯撒有一点抓的很准,海妖是海生生物,她们和巴顿这个陆地文明的城市,关系为零。

  所以,这里没有任何复杂立场照顾,甚至根本不需要去追究事情发生的情理。现在巴顿中每死一个人,每使用一份社会资源,每降低一个巴顿的原住民的安全感。海妖就会赔偿一份。简单、直接。

  而就如扎克刚对詹姆士说的,巴顿最强的战斗力已经在对付海妖了。那,还需要关心什么呢?

  “你在这里!”

  扎克回头,是莫尔曼。

  “这是我的错!”

  莫尔曼浑身湿透,看起来是刚从海里回来,“都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扎克扯了下嘴,错的是那个不但没有反省自己错了,还威胁到世界安全的婴儿。扎克不想和莫尔曼讨论‘多个父亲一个儿子’的问题,所以,尽早设定主题,“海里战斗怎么样?”

  “呃……”莫尔曼显然更想和扎克说尚恩,扎克不给机会他也没办法,“巫师在海里制造了平地,但诺菲勒在平地上战斗力实在是……”

  “差。”克雷格没有嘲讽,阐述事实,“诺菲勒和雷夫罗一样,本来就不擅长战斗,哼,我也不觉得巫师在海里创造平地的时候还会顾及到诺菲勒的特性,制造影子。”

  扎克皱了下眉,上次追击弥勒的海妖靠的是巫师和本杰明,阿尔法的战斗力在哪里都一样,只要有地面。所以问了一句,“祖们事务所的人没到么。”重点自然是问本杰明有没有到。

  “一开始本杰明是在的。”莫尔曼也算是懂扎克的意思了,“但后来本杰明退出战场了。”莫尔曼的脸色开始变的难受,“那艘撞上来的货轮上,有弥勒安排的共和异族,本杰明认为巫师和诺菲勒能拖住海妖……就去完成他们事务所的任务去了……”

  扎克歪了下嘴,这也怪不了本杰明,都是工作,做本职无可厚非。

  “至少告诉我们没有在劣势。”扎克已经把标准放到很低了,不求诺菲勒打赢,只求让海妖也付出代价。

  “呃……劣势到也不会。”莫尔曼的神情放松了一些,“两个吸血鬼氏祖……”虽然放松,但明显有些发怯,“很强……”应该是那种感谢天地,那两个家伙是友军的心情,“勒森布拉氏祖的攻击很……诡异,所有被他伤到的海妖,哪怕是一点点,都不会去救同伴……”大家还记得海妖给予他人生命的生命之息吧。

  “茨密希的氏祖就更……”莫尔曼抖了一下,“他撕扯下海妖的皮肤、骨骼……所有能然海妖在海中自由行动的器官,安到了自己身上……”

  克雷格是一脸自豪,“这才我父亲~这才是茨密希该有的样子!”

  扎克就非常平静了,这种时候,是绝对不能对比自己的,所以,专注与战场分析,“于是没有海妖能逃离战场。”自然的,鲍伯已经化身为吸血海妖鬼,没有巫师的海中平地辅助,也没人能逃!

  莫尔曼来了次深呼吸,回答完了扎克的问题,情绪似乎有回溯致最初的愧疚的趋势,“如果不是我昨天晚上……”

  扎克还是如之前那样打断,“不是你的错。”不给莫尔曼继续说话的机会,“兰斯警探想知道战场上的情况,巴顿警局的海警在布置海上的封锁线,你去情况告诉他。免得人类警察卷入战斗中。”只要能让莫尔曼不在扎克面前絮叨扎克本就不认同的愧疚,让詹姆士嗨一下无所谓。

  莫尔曼愣了一下,迅速离开扎克去找詹姆士了。

  继续等。

  墨菲回来了。

  “你看到了我的困境,你没有来帮我。”墨菲一回来,就对扎克阐述事实。

  “消除情绪影响,保持理性的避难,是你的专业。”扎克如此回复,“我怕你给添乱。”周全没给墨菲一丝可以反驳的机会。

  墨菲问了一句,“露易丝去哪里了。”

  “去处理点小事。”扎克懒得说尚恩。

  墨菲没继续问,“一些事情,你或许需要知道,我救助的多数人,都不是巴顿人。”墨菲应该登记很多轻伤者的个人资料,她这么说的话,就应该是事实。

  扎克也没有怀疑,“这里是港口,交通枢纽,自然的。”还是国际交通枢纽哦~

  “有一些来自西部的人,在安全点里议论些你不想人类在巴顿谈论的话题。”墨菲应该是故意的,话不说全。

  目的?扎克必须要问。哎,“能请教一下是什么话题吗?墨菲。”扎克的放低姿态也没什么负担,反正墨菲不懂嘲讽,她要的,只是扎克有事情要问她这个事实而已。

  墨菲被满足了,顺畅的,“那些西部人在打听这个城市哪里有吸血鬼的血售卖。”

  *!西部社会的‘精华’,要污染巴顿这片净土了!

  扎克皱眉了,“你阻止他们了没有。”

  墨菲看着扎克,“我没有。”

  扎克的眉皱的更紧。

  墨菲有理由,“如果我去阻止,我会暴露我就是吸血鬼,或,我知道巴顿的吸血鬼在哪里。”逻辑完全正确,“我装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好吧。”扎克没怪墨菲,开始往医院的急救车方向走,要去找德瑞克。

  “你去干什么?”

  “请德瑞克帮忙,让他把那些打听吸血鬼血售卖的西部人隔离开。”

  “不会有什么效果的。你阻止不了,有一种可以治愈所有伤痛的东西存在的流言,在这种情况下被那些伤者流传。”墨菲平静的说。

  *!*!

  这场灾难,终究是对巴顿的人和异族,造成影响了。

看过《巴顿奇幻事件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