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驿路星辰 > 思道 十二
  

  靳思明反感道:

  “大嘴,不要当着人家的面胡咧咧,你一点规矩也不懂,以后别和人说我认识你,整天就张一口杀猪锅样的大嘴,到处翻闲话倒疙瘩,先一边静心思过去。”

  钱伯度赶紧讨好的说:

  “别呀,谁说你在学校里是个风云人物,可是有一点却不知,只顾着自己显摆,不顾别人感受。我跟你说,清云冉的父亲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你要和她搭上关系,保管你一辈子吃香喝辣的,信不信由你,我就和你说一遍。”

  靳思明忽然觉得自己太自我了,忽视了别人的位置,完全把别人当作陪衬,他好像听同学们说过清逸轩在社会上是个名流,在外界眼界开阔,谁都能说得上话,人不能办到的事,交给他一定包你满意。

  他恍然大悟,自己把身边的清学妹给忘得一干二净,真该死,赶紧用手拍拍脑袋,站起身来满面笑容,未开口笑声就发出来了,连忙上前接过清云冉递过来的奶茶,忙不迭地说:

  “哎呀,云冉学妹,只要你摆摆手招呼我过去就行了,还要你亲自送来,这可太不好意思了,为了我你忙前忙后,这次出来考察效果怎么样,需要我帮忙吗?”

  清云冉感到诧异,平时对他笑意相迎,靳思明都是说的很好听,冠冕堂皇,稍一走近就把他吓得惊慌失措,一溜烟逃得再找不着人影,哪像现在,刚拿一杯奶茶他就赶忙快走几步接过去。

  这样的表现真是有点天壤之别,让自己觉着受宠若惊。

  在学校同学们有好感也没有啥,有人耍朋友谈恋爱都属正常,何况自己还没有表露心迹呢,仅仅是走近一步,他都赶紧避让,叫自己一个女生平白失了面子。

  这着实可恼!

  他今天的表现让她即将死去的心,又活泛了,惊喜的心中小鹿蹦蹦直跳,哎呀,幸福来得太突然,他要是当面说喜欢我,让人多害羞啊,教人如何对着大家自处呀!

  又一想,靳思明难道出来一圈,感到大自然的美好风光,自认为不该让大好青春浪费过去?还是失踪后良心发现,受到打击,知道我是个好女孩了?

  一个女子在自己所钟爱的男子面前,见他热情相迎,瞬间心情大好,心里瞬间转了无数个弯。

  她笑颜如花,喜气洋洋地说道:

  “哪用的着你这个大忙人,整天风风火火,看见自然风光就兴奋地一塌糊涂,这次来到神农架考察,本来还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指点,可你倒好,玩了个失踪,让大家心急火燎到处寻找。”

  靳思明哈哈一笑,说道:

  “这不是男子汉贪玩吗?第二天行程刚一定下来,我不是去采摘菜蔬了么,不想在树林里走失了,还好遇见这头痴狼,我救了它,它也把我送回来了,互相帮助,相得益彰啊;你有哪些方面需要我做的,尽管说?”

  他这回是有求于姑娘,不会再对这个小女人的表现,在笑意之下拒人三千里,本来他想在学校里无忧无虑过上几年,陪学友们浪上四五年,回到家里侍奉父母安度晚年。

  想法跟不上变化,在今天这次旅途中好像啥都变了,一切都向着脱离自己掌控的方向奔驰远去。

  若不是自己因缘际会遇见外星人,中间这么多让人神奇的事情发生,几乎颠覆了平生所仅见的常识,哪会因为要救白云而转变自己的观念,说不得依然按照以前随心所欲浪上几年。

  清云冉只想着靳学长对自己突然的转变,感到惊喜异常,刚才说的话只是用来和他套近乎,得到的效果确实不错,以后再接再厉,争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定要亲上再亲,近上再近。

  哪怕有所付出也要把他牢牢地固定下来,省的再浪费心思,害怕再失去他,这样的日子她早已过够了。

  在森林里听说靳思明脱离危险,就想过来问一问他到底怎么了,谁想到他爆出一头猛虎在附近游荡,领队听此情况赶紧下令急速转移,远离不安全之地,这才没有顾得上问话,放过了嘘寒问暖机会。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摆在自己面前,要再不抓住,就不是人称百变魔女小腰精的她了,于是赶紧询问安危:

  “当时你一失踪,大家找了半夜也不见你的面,我这心里头七上八下地紧张起来,唯恐再也见不到学长的面了,呸呸呸,我是生怕你出现啥好歹,在莽苍大森林里面一个人独对生死考验,我这心就揪起来了,就像麻爪一样惊慌不定,现在情况还好脱离危险了!”

  终于把她的顾虑说了出来,殷殷之情,天地可鉴。

  说过之后,一切阻挡再也无所顾忌,眼睛一湿,刚才还笑意迎人的小姑娘,现在却泫然欲泣。

  靳思明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女生,刚还说得好好的,现在咋突然转向,让他措手不及,立刻手忙脚乱的扎煞着手,放也不是摸也不是,急得面红耳赤,前言不搭后语道:

  “哎哎哎,清云冉学妹,我这不是好好地乘坐飞车吗?危险已经过去,再说那也不算危险,只是有惊无险罢了,学妹,你,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咱坐下说话,好吗?”

  钱大嘴看着笨,实际上非常精明,尤其是在男女相处的时候,特别知道怎么处理,赶紧又站起身来让座,腾出空间,让两人卿卿我我去吧。

  正所谓给人相好机会,就先给出空间,是好是孬全凭他们把握,他坐在对面看着事情的发展,如果超出预料,立刻提醒不要当着众人的面,有啥要出格的事情要做,就等着下车之后再行办理也不迟啊。

  想到这里,面含淫笑,准备看一场好戏,让他看看到底自己的兄弟是怎么拿下面前的女人的,他虽然智珠在握,可是没有机会实践,因为他的体态太对不起观众了,使他引以为恨事。

  眼看着两人坐在面前,既想看到出人意料的喜剧,又不想让他们在面前秀恩爱表现得太过火,他在两种情绪下纠结,反反复复,如十五只吊桶打水,来来去去地折腾。

  靳思明坐了一会,就拿着奶茶独自喝起来,看这样子好像是不好意思,还是喜剧出现的太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对?

  正想着,就见清云冉抻手拿过靳思明嘴里的奶茶,就做了一个动作。

  这动作让钱大嘴心跳加速,一只手捂着眼睛,好像不忍直视的样子,不过眼睛在手指缝里不错神的注视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血液上涌,这时要做出出格事情呀,还是女子主动自贴!

看过《驿路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