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62章 奖励
  “多谢雷师伯夸奖。”苏晴自然也跟吴妍一样,拿了奖励的驻颜果,只是闷闷不乐的退了下来。

  “苏师姐,这有什么好不高兴的,你看陆师兄都还没出来,现在要是出了风头,呆会可就完全失色了。让古剑宗的那个女弟子暂时得意一会,呆会被比下去数量拉得狠了,岂不是脸子更不好看。”吴妍这段时间跟苏晴并肩作战,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见苏晴不高兴,便第一时间安慰道。

  “也是。”苏晴扫了陆小天一眼,看到他在队伍后面,眼观鼻,鼻观心,完全泯然于众修士中的低调姿态禁不住嘴角一跷,这家伙,有实力偏喜欢这般作做。出了禁地后,便跟完全换了个人似的。

  对于苏晴的眼神,陆小天浑当没看见,他不过一个炼气修士,自家人知自家事,现在在炼气期,他还能仗着这些年的经营,占据不小的优势。一旦他们都筑基之后,资质造成的差距便会再次拉开。苏晴,吴妍,罗潜等人很可能反过来赶超他。

  以苏晴跳脱,爱出风头的性格,以后跟他也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否则还不被罗潜这些护花使者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血色禁地中出来的古剑宗与青丹宫修士都比灵霄宫的多。陆小天虽然在队伍的后面,不过没多久也便轮到了他。

  “一千年份的紫萝参,两株!八百年份的两株!七百年份的三株.......”

  “一千六百年份的铁杉木一株!”

  “...........”

  当陆小天将储物袋中的各种灵物拿出来时,顿时惹得飞天战船上一阵惊呼。就连碧须老怪,还有青丹宫的黑拐胡姓金丹老祖也看得直瞪眼,“乖乖,莫不是进了哪个专门长着灵物的洞天福地了吧。”

  “可以兑换筑基丹三十九颗!”巫承峰报出这个数据的时候,面部的肌肉都忍不住暗自一抽,这也太离谱了一些。

  “小家伙,你叫什么,是哪个峰域的弟子?”

  霍玉明笑得合不拢嘴,从苏晴拿出灵物后,灵霄宫与古剑宗的差距就已经很小了,谁知道陆小天这么个看似不起眼的弟子,竟然有这般惊人的表现,灵霄宫一下子对古剑宗反超了不少。原以为跟碧须老怪的赌约已经必输无疑,谁知道还有这样的局面出现。

  “晚辈陆小天,青莲峰域弟子。”陆小天恭敬的拱手道,原本他是不想出这个风头的,在杀死独孤寒之前,他便能兑换七八颗了,独孤寒三名实力高强的精英弟子都死在了他的手里,三只储物袋都给他收了,如果他拿出来的东西太少,吴妍与苏晴虽然不会拆他的台,但私下里肯定会起疑心。

  后来在泥沼地又分了六株紫萝参,然后又逼迫袁昊交出储物袋,事实上单是袁昊的,便价值近十九颗。可见袁昊这些明面上的必须要拿出来,否则身上的灵物去哪里了,下落不明,他可不想引起某些有心人的怀疑。

  另外他在结界内也藏了大量没有露过面的灵草,独孤寒几人的储物袋里面他至少克扣了一小半。

  不过就算这样,他拿出来的灵物数量也是非常惊人了。

  “好,好得很,筑基成功之后,在修炼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老夫。”霍玉明心情大好下,对陆小天是越看越顺眼。

  “多谢霍老祖。”陆小天心头大喜,有霍玉明的这句话,他身上无疑等于多了一道护身符,钱大礼再阴险,现在能耐他如何?之前请苏晴与吴妍帮忙的一步棋看来暂时是用不上了。

  “青莲峰域的,竟然出了如此出色的弟子,承祖,你这个掌峰做得不错。就是要从这些没有背景的普通修士中不问出身,替仙宫培养出优秀的弟子。”雷万天也是连连点头,顺带着还夸奖了巫承祖道。

  巫承祖只能口头上谢过雷万天的夸奖,但却一脸尴尬,他在带弟子来血色禁地前甚至连青莲峰有陆小天这么一号弟子都不知道。

  陆小天交完灵物之后,退了下来,不过在退下来的过程中,他似乎感应到一道目光一直在注视着他,不由偏头看去,只见古剑宗的那名月灵剑体的蓝裙少女正一对明媚的眸子惊喜的看着他,少女向前提出一步,似乎又觉得此时双方门派老祖都在这里,说话并不方便,欲言又止。

  陆小天心里有些纳闷,看这少女的神情,似乎认识他。不过他可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结识过一个如此厉害的同龄女修。而且还是古剑宗的。

  古剑宗接连几名弟子拿出来的灵物都平平无奇,数量也不多。碧须老怪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直接看向袁昊道,“你小子,磨磨蹭蹭的愣在后面干什么,还不把储物袋拿出来!”

  “我,我,我的储物袋被人抢走了。”被几大金丹老祖,还有门派的其他筑基修士看着,袁昊几乎难受得要哭出来。他就是怕出现这样的局面,担心金丹老祖的呵责,才躲在队伍的最后面,只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让他难受的一刻终究还是来了。

  “以你的实力,还有人能抢走你的储物袋?连半年的收获都让人抢走了,你为何看上去毫发无损?是谁抢的?你是不是在骗我?”碧须老祖黑着一张脸大声斥道。

  “老祖在上,晚辈绝不敢有任何欺骗,是,是灵霄宫的陆小天。”袁昊愤恨无比地朝陆小天一指,他会有现在尴尬,难堪的局面无疑都是陆小天造成的。

  在场的修士顿时一片哗然,不少人都向陆小天打量过来,古剑宗出了一名月灵剑体,与一名纯阳剑体的炼气弟子早传开了,月灵剑体应该便是之前那名面蒙薄纱的女弟子。袁昊能让碧须老怪这么看重,自然便是纯阳剑体了。这样的修士在炼气弟子中已经是顶尖的存在,竟然还有人能抢了他的储物袋。

  “是你?灵霄宫与我古剑宗向来交好,你为什么要抢袁昊的储物袋。你是不是仗着人多?”碧须老祖想当然的一眼瞪向陆小天,沉声质问道。

  虽然碧须老祖并未特意对陆小天放出任何气势压迫,不过被他瞪了这么一眼,陆小天感受自己如同一个幼小的婴儿被一只洪水猛兽盯着一般。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浑身上下如同赤裸的站在冰天雪地中,没有一丝可以遮拦的地方。陆小天心里一阵惊恐,若是对方发现了他体内的结界该怎么办?不过好在对方扫来扫去,似乎也并未发现什么不妥,就算是这样,陆小天仍然感觉似乎有一道大山压过来,让他几乎透不过气,倾刻间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身体沉重无比,眼看着双腿颤颤便要跪了下来,不过他仍然咬牙坚持着。陆小天旁边靠得近的几个修士表现不堪的已经扑嗵坐在地上,不堪重负,身上汗出如浆。

  蓝裙少女见碧须老祖威逼陆小天,不由双手一紧,指甲抓进肉里,但此时门派有别,她也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在一边看着,眼神里一片惶急之色。

  “碧须老怪,你一个金丹修士,竟然对小辈出手,不嫌丢人吗?”陆小天获得如此多的灵物,而且还把古剑宗的袁昊抢了才是奠定他反输为赢的关键,霍玉明自然是面色不虞,直接伸手,一道微风指过。挡住了碧须老祖的惊人压迫。

  “哼,那也得交待一下,这小子如何能抢我派袁昊的储物袋,否则若是仗着实力,或者是人多,那我古剑宗的弟子是不是也可以抢回来?”碧须老祖眼见得霍玉明出手,面色不自然地将气势收了回来道。

  陆小天还有旁边的彭大用几个修士浑身压力一轻,如同重新跃入水中的鱼,大口地喘息着,几人相顾间面色骇然,金丹修士,委实可怕!不过这老家伙活了几百年,竟然不顾身份,如此相迫,陆小天心头也不由恼怒不已,眼前霍玉明,雷万天也是金丹老祖,他克制住身体的不适,一咬牙道,“这位古剑宗的老祖,本来我灵霄宫的修士小队一直与贵派古剑宗的修士小队并肩作战,也联手克服了不少困难。不过袁昊此人包藏祸心,趁着我脱离队友的时候,竟然仗着自己的实力想要谋财害命,结果双方激斗一场,晚辈侥幸胜出,考虑到袁昊是古剑宗的弟子,故未取其性命,只是拿了其储物袋以作惩处。”

  “你能打得过袁昊?”碧须老祖狐疑地道。袁昊的实力他清楚得很,烈阳双肱剑,在炼气弟子中理应无人能敌才是。

  “比他略强一点。”陆小天有霍玉明,雷万天撑腰,也不再惧怕碧须老怪,说话也越发理直气壮了。至于祝遇春这件事,若是当场指明古剑宗可能在灵霄宫培育了内应,牵涉有些大,双方脸上都不好看,他暂时也未提出。

  “碧须老怪,这愿赌就要服输,难不成我们灵霄宫就培养不出优秀的弟子了,你们古剑宗的弟子都未说话,事情已经摆明了,要我说,陆小天只取其储物袋已经是便宜他了,给了贵派天大的面子,换个门派早杀了。难不成你现在还要秋后算帐?”雷万天是个直性子,见碧须老怪纠缠这个问题,面色不善的反驳道。

  “只不过有些诧异罢了,我岂是出尔反尔之人。”碧须老祖吹胡子瞪眼,直接将几滴碧髓血晶扔给了霍玉明,然后面色不善地向袁昊呵斥道,“还不滚回去,站在这里丢人现眼!”

  袁昊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受到金丹老祖的呵斥,袁昊也只能悻悻退下,回到古剑宗的弟子队伍中,只是对于陆小天的怨恨就更深了。

  青丹宫的黑拐胡姓金丹老祖见气氛有些不对劲,也就没再火上浇油,而且他心情也是十分不爽,输给了古剑宗不说,还被灵霄宫给比下去了。将赌注给了碧须老祖后,直接领着弟子便返回了青丹宫的飞天战船。

  陆小天虽然对古剑宗的蓝裙少女有些疑问,不过此时不是开口的时候。古剑宗已经摆明了一副送客的姿态。他们也便被霍玉明一手托着返回了飞鸢战船。

  “起帆,回灵霄宫。”回到飞鸢战船的霍玉明心情大好,意气风发的一挥手。灵霄宫随行的筑基修士开始将风帆升起,灵气震荡之下,飞鸢战船如离弦之箭,向遥远的灵霄宫疾驰而去。

  飞鸢战船之上,陆小天站在船舷边,扶着厚实的灵木板甲,看着飞鸢战船下的流云舒卷,心里前所未有的放松。

  自从踏上修仙之路起,陆小天是第一次放松心情去欣赏天边的云彩。因为之前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他必须时刻为增强自己的实力绞尽脑汁,让自己能尽可能的在一次又一次的冒险中活下来。为了多挣一些灵石,为了多炼制一些丹药。为了能筑基,他跟其他修士一样,无数次的用自己的生命在冒险。直到现在,从血色禁地中出来,他收获的灵物已经能交换三十几颗筑基丹,就算资质再差,成功筑基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总算是要完成了。进入筑基期以后,有了两三百年的寿元,时间就相对充裕了一些。

  “喂,陆小天,霍爷爷叫你过去一下。”也许是回到了飞鸢战船,不像血色禁地中那样需要陆小天的顾指了,苏晴又叫起了陆小天的名字。脸上又重新挂起了几许娇蛮之气,似乎又恢复了那副世界以我为中心的作风。

  “霍老祖,他又叫我干什么?”陆小天诧异地道。

  “我哪知道,去了不就清楚了。放心了,准没坏事。”苏晴说道。

  称呼倒是换得挺快的,做人不能这么现实。陆小天暗自嘀咕了一声,向霍玉明所在的船楼走去。飞鸢战船中间,有一座两层高的小楼,虽然比不上古剑宗飞天战船上数层高的楼阁,不过供两个金丹老祖用是完全足够了。

  “见过霍老祖,雷老祖。”进屋子之后,陆小天发现雷万天竟然也在这里,连忙躬身向两人行了一礼道。(未完待续。)

看过《仙武神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