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64章 来自于宫中的信号

第2464章 来自于宫中的信号

  阳光斜照进来,光线清晰。

  太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见朱瞻基沉稳,就说道:“朝中稳固,你想要等到什么时候?”

  朱瞻基说道:“朝中对此并无异议,只是对太子之师的位置虎视眈眈,已经暗流涌动。”

  太后皱眉道:“于是你就赶走了金幼孜,还让兴和伯暂时离开京城?”

  太后觉得他软弱了。

  朱瞻基看着她说道:“母后,金幼孜是朕不想耳边太聒噪了。至于兴和伯,立储之后,天下怕是会震动一番,北方不足为据,南方却会有些麻烦。”

  “什么麻烦?”

  太后关注国事,但却没关注到那些争执。

  朱瞻基微笑道:“儒家和科学之争。”

  太后恍然大悟道:“帝师之争吗?”

  这话也只有太后敢说,别人说了就是诅咒皇帝早死。

  朱瞻基点头道:“不是为了争夺那个位置,而是为了争夺……太子以后学什么。”

  太后微微后仰身体,仿佛靠在椅背上才能抵御突然出现的虚弱感。

  她眯着眼睛看着外面,幽幽的道:“终究还是来了吗?”

  “从书院开始招收学生起,到你皇爷爷放任科学传播起,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还是来的那么早。”

  “你准备怎么办?”

  太后不希望朱瞻基选边站,“你当初让兴和伯挂了太子少师的荣衔,就是为了今日,可群情汹涌,以后玉米就会成了众矢之的。”

  “皇帝有时候就该垂拱而治,把问题抛出去,冷眼看他们争斗,最后再从中引导,让自己想要的结果取胜,这就是帝王之道。”

  太后并不乏政治智慧,连朱瞻基都深为佩服。

  “母后,此事关切大明未来百年的国运。”

  朱瞻基很认真的道:“一旦定下了太子以后的老师,那么大明未来的百年就定下了方向,然后就是……”

  “然后就是无尽的纷争。”

  太后有些郁郁的道:“那些人哪会放弃,一旦君王不是他们教出来的,那就是背弃了他们,到时候……”

  朱瞻基突然微笑道:“所以朕就让兴和伯去了山东。”

  太后没好气的道:“你别以为上次围墙倒塌他们猜不出是谁干的,要是再来一次,说不准那些觉得自家委屈的士绅就敢来叩阙,到时候才是进退两难。”

  朱瞻基笑道:“兴和伯现在稳沉了许多,自然不会干那等事。”

  太后也忍不住笑了:“当年那事禀告上来后,文皇帝,你父皇都立时说是兴和伯干的,恶作剧般的,没长大呢!”

  朱瞻基笑道:“当年兴和伯是觉得憋屈,但是还知道分寸,如今他更加稳重了,想来有些人会知趣些。”

  太后叹道:“那是在挖他们的根基呢!想要他们安静,怕是难哦。”

  朱瞻基说道:“母后,这一步儿臣想了多年,直至近日才敢确定,才敢下定决心。”

  “皇爷爷在时他们根深蒂固,所以无法撼动。父皇在时只来得及打压了一下就……”

  朱瞻基的眉间多了振奋之色:“母后,三十年,只要三十年,就能给儒家制造出一个大敌,而且还能让大明强盛,朕责无旁贷,再无第二个选择。”

  太后看着他,有些神思恍惚的道:“你比你皇爷爷多了隐忍,那些人在闹腾,却不知道你的隐忍可以再过三十年。”

  朱瞻基看了李彬和于嬷嬷一眼,两人木然低头,但却没退出去。

  这两人大抵就是太后的心腹,若是太后去了,他们也会跟着去。

  朱瞻基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说道:“目前不少科学子弟都在小吏的位置上打熬。有人说不中进士就只能止步于知县以下,朕令人烧了那份奏章。”

  “那是前宋的路子呢!万万走不得。”

  太后告诫道:“武人是要警惕,可前宋那种路子走不得,那是自毁长城。”

  朱瞻基笑道:“母后放心,那些人的小心思朕洞若观火,想借机敲定儒家的地位,那也得要看朕是不是昏君。”

  太后说道:“既然定下了那就要思虑周全,兴和伯何时归来也得好生打算,别在风头上,否则群情激昂,会多不少麻烦。”

  “母后,朕准备让钦天监看日子了。”

  太后微怔,问道:“那么急?”

  朱瞻基说道:“朕刚减免了天下一成粮税,说是市恩也好,说是忧心百姓也罢,可机会出现了,那就不能放弃。”

  太后明白了,皇帝这是先用减免粮税来获取民心,然后再立储,这样就能减少许多麻烦。

  “可你为何不先立储,然后以立储的名义减免粮税呢?”

  就如同是每当皇室有重大更替时,总是会用大赦天下来获取民心。太后觉得朱瞻基居然放弃了这个机会,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朱瞻基说道:“朕首先是皇帝,而朕以为皇帝首先就是看护天下,所以借用了减免粮税之事就足矣,若是还要把立储和市恩连起来,朕觉得这几年,我家这些年都是白过了,历任皇帝都不称职。”

  太后苦笑道:“你这骄傲的模样和你皇爷爷当年差不多,都认为自己是天之子,自信无人能敌。”

  朱瞻基淡淡的道:“皇爷爷是朕一直敬仰的帝王,可朕却知道自己不能东施效颦,所以一次次革新就如海浪般的,这些革新在冲击着那些痼疾,希望能在朕无力之前,大明能确定一个格局。”

  他起身看着外面,说道:“流水不腐!”

  ……

  随后宫中就传出了消息,陛下令钦天监挑选日子。

  什么日子?

  无数人在猜测和追问着。

  可在朝中那些重臣的眼中,此事无所遁形。

  “要立储了啊!”

  微风吹进来,胡濙觉得一阵冰冷。

  ……

  夏元吉在户部审核着南北大道的耗费。

  这等事颇为耗时,而且需要凝神静气,所以没耐性的人干不了。

  “大人,宫中出来的消息。”

  夏元吉抬头,揉揉眼睛,有些疲惫的问道:“什么消息?”

  来人说道:“大人,陛下令钦天监……挑选吉日。”

  夏元吉的食指还停留在眉骨上,闻言就惊讶的道:“可是立储?”

  来人点头道:“是。”

  夏元吉放下手中的册子,把算盘晃动一下归零。

  “终于是来了。”

  他只是叹息,而五军都督府里,孟瑛在骂人。

  “去叫人,这个时候不来的,以后活该倒霉!”

  于是战马四出,在皇帝想要立储的消息传播到那些武勋家中,让气氛变得有些紧张。

  而在锦衣卫里,沈阳站在台阶上,杀气腾腾的对着手下说道:“大事到了,盯紧那些有资格影响此事的臣子。还有,警告那些青皮,在这个时候敢搅浑水的,不是流放。”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