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09章 这一家子

第2409章 这一家子

  皇家的春节实际上没什么意思。

  胡善祥觉得过年就是个过场,只是作为皇后她的事情多了不少,不管是赏赐宫中和赏赐外面的命妇们,皇后的事情总是做不完。

  等过了初五之后,宫中的事差不多都消停了,大多人开始了正常上值,所以胡善祥基本上就开始放假了。

  而孙氏却不同,她没活,只是带着两个孩子。

  出宫她自然是不想的,因为一旦被发现的话,就算是再对胡善祥不满,那些臣子们也会用奏章淹没了朱瞻基,而理由只有一个,狐媚惑主。

  而相反的是,胡善祥能带着孩子和朱瞻基出宫,就算是臣子们知道了,顶多是说白龙鱼服,狐媚惑主这等罪名是万万不敢往胡善祥的脑袋上扣的。

  “娘,母妃。”

  孙氏的两个孩子中,玉哥朱祁镇还是奶娃,而大女儿明月却是活泼可爱。

  一阵跌跌撞撞的脚步声中,一个四五岁的女娃就出现在了门外。

  她穿了一件大红色的棉袄,棉袄的外面是刺绣丝绸,看着格外的漂亮。

  可看着漂亮的衣服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容易坏。

  明月大概是在外面玩了一阵,棉袄外面的丝绸罩子都被挂的到处是凸起的丝线。

  孙氏穿了一件普通的棉袄,她正在做针线,听到吵嚷就抬头,见门外的闺女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冲进来,就嗔道:“也不怕受凉了,来人。”

  有嬷嬷去拿了毛巾过来,孙氏接了就蹲下来给女儿擦汗。

  明月的脸蛋红彤彤的,额头上全是汗水。

  她伸手抓住孙氏的头发说道:“母妃,弟弟呢?我和弟弟玩。”

  孙氏抬头,皱着眉头,把笑意隐藏在嘴角,佯怒道:“都不记得娘了吗?”

  明月一下就扑了过来,孙氏及时收手,明月就伏在她的肩上,搂着她的脖颈,糯糯的道:“娘,外面好玩。”

  孙氏嗯了一声,也不嫌弃被她的汗水弄脏了自己的脖颈,说道:“晚饭你可没吃多少,可饿了?”

  明月点头,然后才站直了身体,打个哈欠说道:“娘,要点心,要有肉的。”

  孙氏噗嗤一下就笑了,然后起身吩咐道:“去弄些山药糕来,让他们别放糖,免得伤牙。”

  明月不乐意的拉着孙氏的衣服嚷道:“母妃,娘,要糖,要多放些。”

  明月有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哪怕还很小,可看那精致的五官就知道,她长大后应该是个美人。

  孙氏莞尔笑了,却不为所动。

  稍后等吃了山药糕,孙氏哄明月入睡。

  小曲温柔,缓缓萦绕在寝宫之中。

  孙氏看着明月嘴角噙笑,眉头却微微皱着的睡熟了过去,就伸出细嫩的手指去抚平了她的眉头,起身转身,就被吓了一跳。

  “陛下!”

  她的身后正是朱瞻基,不知道站立了多久的朱瞻基。

  朱瞻基看了明月一眼,然后低声道:“玉哥呢?”

  孙氏和他缓缓走出去,说道:“玉哥早就睡了,那孩子晚上闹腾了一番,后来吃了甜糕才心满意足的睡了。”

  朱瞻基问道:“可是身体不适吗?叫了御医没有?”

  孙氏捂嘴笑道:“没有呢,玉哥还不肯睡觉,抓着臣妾的头发,好疼。等他睡着了妾身就剪断了那一缕头发,这才脱身。”

  剪断,而不是掰开孩子的手把头发解救出来。

  随便的一番话,却是慈母心肠。

  两人一起去看了熟睡中的玉哥,然后一起睡了。

  ……

  第二天,朱瞻基和孙氏,加上两个孩子一起吃了早饭,朱瞻基甚至还陪着两个孩子闹了一阵,直至门外出现了俞佳那张堆笑着的脸。

  “陛下!”

  掀开的帘子外面,俞佳的脸色看似喜庆,却带着些愁绪。

  “父皇!”

  明月拉着朱瞻基的手,央求道:“父皇,出去玩。”

  孙氏皱眉道:“月儿!”

  明月松开手,嘟嘴道:“儿臣错了。”

  朱瞻基笑着把怀中的玉哥递给孙氏,然后俯身摸摸明月的头顶,说道:“晚些父皇过来,咱们一起吃午饭。”

  明月一听就乐了,“好!父皇,他们会拿好多好吃的过来。”

  在宫中除去太后之外,就数皇帝的份例最高。不过从朱元璋开始,皇室并不崇尚奢华,吃饭也就是几道菜,或是十多道菜就顶天了。

  不过从仁皇帝开始,御膳的味道越发的好了,据说是某些人担心被人抢了饭碗。

  朱瞻基走了出去,回身把帘子放下,在帘子落下的最后时刻还对着里面的母子三人笑了笑。

  回过身去,朱瞻基的脸上还残留着笑意,可眼神却冷冰冰的。

  “何事?”

  俞佳低声道:“陛下,昨日兴和伯去了泰宁侯府,还动手了。”

  朱瞻基抚平了被明月拉扯出皱纹的袖口,淡淡的道:“说清楚。”

  “陛下,东厂的人查清了,原先是泰宁侯府雇请的的画师……”

  “……只知道有个年轻人在里面搅合,却追查不到,说是有人在为他遮掩。”

  俞佳觉得这事儿真是没谁了,胆子太大。

  方醒和陈钟之间的冲突不算是什么,可那个少年是谁?是谁在为他遮掩?

  这可是京城,天子脚下,居然敢弄这些名堂,找死呢!

  他觉得方醒在弄鬼的可能性最大。

  朱瞻基想着土豆生涩的在靠近那个女孩子,就忍不住笑了。他一边大步前行,一边说道:“此事暂且放下,另外……可有奏章?”

  俞佳大清早就听取了东厂关于此事的汇报,所以没关注这个,闻言就急匆匆的叫人去查。

  “陛下,有兴和伯的奏章。”

  朱瞻基接过奏章看了看,嘴角微微翘起,等看完后就笑了起来,很是轻松。

  “朕老了吗?”

  回到暖阁之后,朱瞻基找来了镜子看着自己的脸,仔细看着眼角和额头,然后还孩子气般的皱皱眉,可那皱纹只是一点,一放松就不见了。

  “朕不老吧?”

  朱瞻基揽镜自照就够吓人了,再这么问一句,俞佳几乎想夺路而逃。

  他强笑道:“陛下,您龙精虎猛……”

  他不敢说什么万寿无疆,那等屁话只能哄哄那些弱智的皇帝,眼前的这位却不行。

  他在揣测着皇帝究竟是在想什么,怎么莫名其妙的照镜子,还感慨自己老了。

  朱瞻基放下镜子,突然莞尔笑道:“想起土豆的事,朕就觉得好笑,只是好笑之余,难免觉得当年的黄口小儿,如今也知道慕少艾了。”

  俞佳这才知道朱瞻基的感慨从何而来,他想了一下,笑道:“陛下,兴和伯家的大公子历来稳重,上次在秦楼还被汉王殿下给收拾了一次,没想到没多久,他居然又……哎!”

  和太监说男女之情就是膈应人,若非眼前的是皇帝,俞佳真会和他拼命。

  朱瞻基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他轻笑道:“年少好奇罢了,兴和伯大概要头痛了。”

  他渐渐收了笑意,说道:“玉米和端端为何还没来?去看看。”

  俞佳应了,等他出去后,朱瞻基喃喃自语道:“朕的儿子何时才长大呢?”

  却说俞佳一路往坤宁宫去了,走到半路就遇到了端端和玉米。

  “弟弟,快些,不然父皇要恼了。”

  宫中少有树木,除去御花园之外,大型植株基本上看不到。

  这是为了防止刺客躲避在大型花树后面的举措,不过近几年稍微好了些,起码小树和花树种了不少。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