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76章 不能回首的岁月

第2376章 不能回首的岁月

  大年初一要祭祖,林詹自然也不例外。

  祭祖是大事,肃穆也就罢了,可大多人家都是肃穆之中带着轻松和欢喜。

  主祭的人要禀告祖宗自家一年以来的情况,是好是坏。好的话就感谢祖宗保佑,不好的话还是要请祖宗保佑。

  这是一种很神秘和很唯心的祭祀活动,异族人见了觉得不可思议,可华夏人却觉得理所当然。

  林家今年的祭祖显得很沉闷,甚至是压抑。

  匆匆履行完程序之后,林詹就去了书房。

  作为一名御史,不贪腐的话日子也就是普通,而且家里还得没啥大事,否则会一夜返贫。

  书房有些简陋,林詹从书架里找到了一块古墨,细细的嗅着它的味道。

  外面不时传来爆竹爆炸的声音,书房里却格外寂静。

  刘观说要免掉他御史的职务,这不是在开玩笑,奏章已经报到了皇帝那里。

  而此次弹劾风潮引发了士绅们的情绪,后果难测。

  从被取消了优待之后就在郁积着的情绪好似找到了宣泄口,于是群情汹涌。

  那些暗流在涌动,仿佛是大海,又仿佛是洪水,而皇帝的御座就在上面飘忽着,颠簸不休。

  这比批龙鳞还来得激烈和严重。

  林詹把鼻下的古墨拿开,然后仔细的看着。

  古墨被他多次把玩,本该是光滑无痕。

  可此刻古墨的中间却有一条深深的划痕。

  林詹看了看自己尾指上的指甲,就摸了摸那道划痕,惋惜的叹息着。

  今天是过年,可从前几日开始,林詹就开始不拘言笑。

  家中的妻儿都怕他,此刻见他躲在书房里,自然暗自欢喜,所以没人来打扰他。

  这样的日子以往林詹会恼怒,觉得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受到了侵犯。

  ——至少要就过年期间的事来请示一番吧!

  可今天他却甘之如醇。

  “方醒!”

  林詹的牙缝有些大,这是经常剔牙带来的后果。

  肺部的气体从牙缝中穿过,让方醒的醒字有些吐字不清。

  林詹的眼中闪过愤恨之色,最后归于痛苦。

  ——你不贪腐,但你却在求名!

  方醒的话仿佛是剥开了他的衣服,让他的心思无所遁形。

  ——值此清理投献的时刻,莫说是兴和伯没有那些罪名,就算是有,那也得憋着,等事情安稳了再说!

  刘观的话直接把他钉死在了耻辱柱上,再无回旋的余地。

  往日经常有人来家里拜访,大家一起探讨方醒和新政的‘弊端’和‘罪行’,然后诉诸于笔端。

  可这几天林家的大门前却车马全无,连邻居路过时都会绕着走,说是担心沾染上了晦气。

  “晦气?”

  林詹冷笑着,想起了那些目光。

  是的,他倒霉了。

  大多数人,哪怕昨天还是战友的那些同僚,他们都在幸灾乐祸。

  但依旧有人和他‘志同道合’。

  那些鼓励和同情的目光一直都是林詹坚持下来的勇气来源,他坚信自己一定能东山再起。

  “爹,外面有人来了。”

  林詹正面带微笑的沉浸在遐思中,门外他的儿子怯生生的来通报消息。

  “嗯!”

  林詹轻哼一声,门外马上传来了急促奔跑的脚步声。

  让孩子怕自己,这是林詹处理父子关系的要诀。这样他的呵斥,他的要求才会被孩子一一遵从。

  他起身过去推开门,看着往右边跑的那个背影,微微一笑。

  这是他最近的第一次微笑。

  他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施施然的到了大门处。

  大门外有一个锦衣男子站在那里,他的身后是两个牵马的男子。

  林詹见了男子心中一惊,就拱手道:“见过新乡郡王。”

  来人正是朱瞻墉。

  朱瞻墉皱眉看着他,说道:“听闻你一力弹劾本王和兴和伯相互勾结,图谋不轨?”

  被事主找上门来了,这够尴尬吧?

  林詹正色道:“殿下,藩王本就不该和朝臣交通,臣只是尽本分罢了。”

  这话很是大义凛然,不但反驳了朱瞻墉的指控,而且还隐晦的在提醒他:你是藩王,藩王来找朝臣作甚?

  朱瞻墉却没有慌乱,更没有愤怒。

  他看着林詹那正气满满的脸,说道:“前日陛下召见本王和一干宗室,交代说现在正是大明的关键时刻,任何人和势力都该谨守本分,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刻添堵,更不能暗地里下黑手,否则就是大明的敌人!”

  这是皇帝对宗室,或是说对藩王的警告。

  而朱瞻墉能在被警告之后还敢来找林詹,说明他压根就不心虚。

  朱瞻墉有许多话想说,他甚至想抽林詹一顿。

  可今天是初一,大过年的他不能给宫中的朱瞻基添堵,所以他只是凝视着林詹,说道:“本王知道各地藩王都被官员勒索过,是的,他们说藩王现在是过街老鼠,可就算是如此,藩王也不是你等可以拿来当做升官的台阶。”

  林詹木然说道:“殿下这话下官听不懂。”

  朱瞻墉点头道:“你好自为之!”

  得罪了皇帝的亲弟弟,哪怕是不受皇帝待见的亲弟弟,可宫中却还有一个太后在。

  还有方醒……

  朱瞻墉成功的把自己的怒火用威胁转到了林詹的身上,然后就去了城外。

  方醒有些意外他的到来,但还是叫人去弄了些年货。

  “林詹的事皇兄已经说了,不许我出手。”

  朱瞻墉显得有些不甘心。

  方醒说道:“藩王的日子不好过,你不想被人弹劾,那就别管这些。至于林詹,他一心想求名,最后却得了这个结果,哪怕是回到老家去,老家的那些人也只有讥笑的,这样的痛苦不好熬啊!”

  见朱瞻墉有些兴趣索然,方醒就笑道:“诛心比杀戮更让人煎熬,你自己都体验过那种痛苦。”

  朱瞻墉苦笑着点头,然后准备告辞。

  那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记忆,可以说是噩梦。

  “婉婉……”

  作为出宫的皇子,而且是在宫中被冷落的皇子,朱瞻墉没有打听宫中消息的渠道和人手。

  方醒也没办法打听,只有张淑慧偶尔进宫能听到些只言片语。

  “说是有些冷清,不过皇后那边经常去,还有太后那边。”

  方醒的话有些散乱,对朱瞻墉来说却是足够了。

  他苦涩的道:“若是岁月能回头,我愿意把自己关在那个箱子里面,最好是死在里面,直至腐烂成为朽骨都无人得知。”

  这是心如死灰了。

  方醒苦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少出现在她的面前,别让她想起当年的事就好了。”

  这话很残忍,朱瞻墉却知道好歹,拱拱手就走了。

  方醒进了后院,说起朱瞻墉来的事,最后提到了婉婉。

  张淑慧皱眉道:“她该寻驸马了,只是宫中却有些不对,没人提这事。妾身恍惚听说上次的事之后,婉婉就越发的孤僻了。”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