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17章 商人的站队

第2317章 商人的站队

  商人自古就是奸猾的代名词,名声不好。

  可从永乐后期开始,大明实际上行的是鼓励商业的政策,所以这个政权对于商人们来说是最好不过了。

  但眼前的方醒却让人不敢生出半点野心来,于是他们只能表示自己的愤怒。

  “伯爷,那些逆贼都该死!”

  “对,我等愿意犒军!愿意出钱充作军饷……”

  方醒冷眼看着他们,等声音渐渐消失后,说道:“人说读书明理,让人清醒,让人知道忠义,可本伯今日看了却不以为然!”

  商人们低头不语。

  方醒继续说道:“你等读过书的不多吧?”

  那些人默默摇头。

  方醒叹息道:“清理南方的投献乃是国策,北方都清理过了,南方为何动不得?”

  商人大抵是世间最擅长投机的一群人,当然,官吏在有些时候比他们更会投机。

  所以有人揣摩到了方醒的心意,就大声道:“伯爷,南方的士绅多,而且他们的田地更多。”

  一人开头,余下的商人们都纷纷表态。

  “对,他们巧取豪夺,收取投献,势力庞大啊!”

  “他们吞了那些田地都不交税,剩下那些农户就可怜了,都累加在他们的头上,可怜那些农户都老实,不然早就被他们逼反了。”

  这个大胆的话一出来,所有的商人都闭嘴了,大家最终看向了说话的那人。

  方醒对惶然的莫源兴点点头,说道:“没错,那些士绅占了大明的便宜,至于百姓能否活下去,会不会造反,他们却是压根就不关心,这等人该如何?”

  他的眼中多了悲痛,说道:“霍大人何等的忠烈,这等忠臣何人敢动手?可他们就敢!因为他们从未把这个大明放在心上,放在眼里,他们的眼中……只有自己!”

  轰隆!

  在场的人恍如听到了一声晴天霹雳,面面相觑之下,发现大家都是面无人色。

  这是对一部分儒家‘精英’的进攻号角啊!

  方醒还在继续说着:“面对着这些无耻的人,咱们该怎么办?”

  他的目光扫过这些人,商人们眼神闪烁,面带喜色。旁观的人大多面色戚戚,多半是士绅家的人来打探消息。

  这就是时机!

  商人要懂得投机,不然就不是个合格的商人。

  莫源兴不懂投机,他只知道看好金陵的神仙居,莫愁就不会亏待他。

  所以那些商人们还在思索怎么投机时,他就因为立场的原因站队了。

  “该全部流放,让他们去祸害海外!”

  莫源兴自持和方家的关系亲密,也少了许多忌讳:“伯爷,那些人都是贪婪之辈,就该取消他们的特权,犯了王法的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没犯事的就盯紧了他们,让他们自己去种地,自己去养活自己!”

  他原先在老家时就受过士绅的气,此刻有方醒撑腰,哪会怕了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

  后面大家都在呆呆的听着莫源兴的诉苦,他在说着当年那些士绅在乡里只手遮天的事。

  有不认识的人就低声问了旁人,得知莫源兴的身份后,不禁暗自怀疑着这一切是否就是方醒的布局。

  等莫源兴说完后,方醒说道:“你在神仙居做了许久,倒是长了见识,很好,回头多帮衬莫愁吧。”

  莫源兴只是一时血勇才说了这番话,被方醒这么一夸奖,顿时就喜得不行,却知道要遮掩,于是那脸就涨红着,像是猴屁股一般。

  方醒对他点点头,然后才对这些商人说道:“商人在大明的地位越来越高,除去不能从政之外,你等还差什么?以后本伯敢说,你等和旁人再无两样。这样的大明,这样的陛下,你等可想到要做些什么?”

  一阵寂静,就在莫源兴还想说几句时,有人振臂喊道:“那些反对的都是乱臣贼子,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这喊声有些突兀,没有一点过渡,不过方醒却不介意这个。

  他肃然道:“看来商人是站在了大明和陛下这一边,好!”

  他郑重的对这些商人抱拳为礼,然后在军士的簇拥下上马离去。

  已经没人在盯着他们了,可这些商人都不知道这群人的中间是否有东厂和锦衣卫的人。

  这是立功抢表现的机会啊!

  于是有人喊道:“走,去府衙请愿,要让那些乱臣贼子无所遁形!”

  “对,去府衙,去六部,去都查院……”

  于是这群商人就浩浩荡荡的行走在街上,大太阳底下,他们依旧热情不减。

  不,是愤怒不减。

  一路上不少人加入了进来,于是越发的浩荡了。

  这边去堵六部和府衙,方醒却来到了曹家。

  曹安已经去了国子监,曹瑾一人坐在树下,看着就是一段朽木。

  “远山公无需招待,就一些话,说完方某就走。”

  曹瑾浑浊的老眼里波澜不惊,等老仆上茶后,他说道:“老夫已经知道了安乡县的事……以往那些士绅口口声声说自己忠心耿耿,可暗地里却在挖大明的墙角,这些老夫都看的明白。”

  方醒点点头表示尊敬他的看法。

  曹瑾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可谋逆,还攻破县城,这在诗书传家,文化鼎盛的南方让人震惊,听闻有几十起了?”

  方醒摇头,讥讽道:“对,到目前为止,快有一百起了,比北方的要多出很多。方某以后再也不敢说什么南方柔弱,北方悍勇这类的话了,小瞧了南方英雄啊!”

  曹瑾的眼中多了苍凉,说道:“那些人私心重,不过忠心的也不少,只是那些忠心在钱钞的面前能维持多久,老夫真不知道。就像是那些官吏,上官来了就表忠心,对着下面的人就作威作福,两个面孔,恶心人!”

  这话有些愤世嫉俗了,但方醒只是笑笑。

  “是,朝中对此肯定会有个公论,那些说南方士绅乃是大明根基的人,不知道此次之后还能坚持多久。”

  方醒看到曹瑾露出了疲色,就抓紧说道:“正如您刚才所言,那些人只是少数,可如何能让大多数人和他们分隔开,这是方某一直在思虑的问题,远山公德高望重,当能指点一二。”

  曹瑾了然的道:“兴和伯你让王裳在山东弄了个见明报,如今又想让老夫在南方造势,这是要南北一起下手,打压儒家罢!”

  方醒沉默了一瞬,终究还是说了实话。

  “远山公,许多事情都是要看大势,大明的大势在哪?”

  曹瑾淡淡的看着方醒,却摇头不语。

  方醒说道:“大明的大势就在革新。”

  树上的蝉鸣聒噪,方醒拍了一下树干,可噪音依旧,他笑了笑,说道:“纵观历史,每朝每代都延续不了多久,然后处处糜烂,难以为续,大明如何?”

  曹瑾还是不语。

  方醒知道这个老人在听着,而且已经同意了,可他却需要给出一个理由。

  “当今陛下有扭转乾坤之志,奈何阻拦甚多,其中最大的一股就是士绅。”

  “不,不是最大,而是差不多都是士绅!”

  方醒最后说道:“陛下不会软弱,对此我深信不疑,那么士绅如何?要和陛下针尖对麦芒吗?”

  他拱拱手,然后走了。

  大树下蝉鸣依旧,曹瑾闭着眼睛好似睡着了。

  老仆在边上打盹,直至被曹瑾叫醒。

  “去请了邱帧他们来,回来时记得买些卤肉和酒。”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