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33章 危险的想法

第1833章 危险的想法

  商人是最大胆的群体,为了利润他们甘愿冒着全家被处死的风险去铤而走险。

  商人是最胆小的群体,在面对强势的一方时,他们往往会选择小心翼翼的隐忍,哪怕是鸡飞蛋打他们依旧不敢反抗。

  商人们默默的在悲伤着。

  看守大门的军士知道自己闯祸了。

  如果今天只是打伤,那谁都不会过问。

  可现在打死人了,别怀疑,聚宝山卫的郎中已经起身,对着尸骸躬身,然后回到了阵列中去。

  他们渎职了!

  一个军士往户部里狂奔,另一人想出来,却被一个商人的眼神给定住了。

  悲伤,愤怒,不解……

  “为何不制止?为何?”

  这个商人和死者大抵关系不错,他缓缓走向军士,问道:“为何刚才不喝止?”

  军士摇摇头,“我不想惹麻烦上身,我惹不起他们。”

  “惹不起?哈哈哈哈!”

  这商人仰天大笑着,笑声少歇,他悲愤的道:“为何惹不起他们?为何?”

  “因为他们是蛀虫!”

  方醒胸中的怒火不比这个出头的商人少,他走到成玉兄的身前,看了一眼他身后惶恐的两个家丁,问道:“你哪来的胆子?谁给你的胆子殴人致死?谁给你的权利?”

  成玉兄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颤抖的就像是筛糠。他的腿一软,就跪在了方醒的身前。

  “是他们!是他们在怂恿!”

  成玉兄指着边上的那一堆文人辩解道,然后又回身指着两个家丁骂道:“只是让你们去教训他一番,为何打死人?”

  说完他就转身。

  跪着转身有些难度,成玉兄刚转过来,就看到迎面而来的鞋底。

  方醒一脚踹翻了成玉兄,拔刀出来搁在他的脖子上,咬牙道:“本伯几乎忍不住想杀了你,把你的脑袋挂在户部的外面,以警示那些蛀虫,什么都不干,却能锦衣玉食的蛀虫,只会破坏的蛀虫!”

  “伯爷饶命……”

  成玉兄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双手握住了长刀,鲜血从他的手心中往下流淌着。

  巨大的恐惧让他忘记了疼痛,只是在哀求着,用力把长刀推离自己的脖子。

  “兴和伯,罢了,此人多半是死,何必脏了你的手呢!”

  王贺走过来劝道,然后一脚把成玉兄踢了个翻滚,说道:“果真是跋扈,肆无忌惮,咱家看着都恨不能宰了你!”

  方醒目光转向那群文人,长刀指着他们,喝道:“马上驱赶,不走的打断手脚!”

  阵列马上加速,然后以小旗部为单位分散开。

  军士们调转枪口,渐渐开始了奔跑。

  “他们不敢吧?”

  一个书生呆呆的看着迅速逼近的军士问道。

  可等他一回身,却发现人都跑光了。

  跑啊!

  对军队的恐惧,对聚宝山卫的恐惧,对魔神的恐惧,让这些读书人发狂般的在奔逃。

  方醒指指两名家丁,他们马上跪下,顺从的被军士们绑住,完全看不出刚才殴打商人的残忍和得意。

  方醒杵刀站在原地,对那些商人说道:“杀人偿命,此事是本伯的疏忽,死者家中可有能继承的人?”

  先前喝问军士的商人说道:“伯爷,他家中的儿子都成亲了。”

  死者的脸上全是青紫,身体也有些扭曲,方醒皱眉道:“去找他的儿子来,船队优先从他家采买货物。”

  “多谢伯爷。”

  商人跪地感谢,方醒面无表情的道:“你们都好生去做,大胆的去做。”

  这商人知道自己今天算是得罪了那些读书人,就抬头道:“伯爷,这些人一旦聚拢了,小的们不敢惹啊!”

  “合理合法,谁敢欺负你们?打了就是!地方官府若是敢庇护他们,报上去,到京城去告御状,本伯做你们的后盾,陛下会做你们的后盾!”

  那些商人慢慢的围拢过来,有人问道:“伯爷,就怕是来不及啊!”

  “那地方官府就是渎职,同谋!”

  方醒杀气腾腾的道:“哪些人在你们的生意里有股子的?说出来,本伯最近坐镇金陵,正好去一一拜访!”

  商人们先是一喜,接着就默然不语,没人敢说出那些事。

  县官不如现管,现在图口舌之快,可自己和家人怕是要受苦了。

  ……

  地方士绅和官府几乎是一体的,遇到大事官方也会去找士绅商议,寻求支持。

  “士绅掌控着地方,这可不是说笑。”

  曲胜回来得知了此事也是唏嘘不已,他生怕方醒下狠手,到时候户部也会被卷入漩涡中,就劝道:“慢慢来吧,若是一下动了他们,怕是要天下大乱了。”

  方醒点点头道:“此事是不易,最好的方法就是增加下面的官吏,把那些权利从士绅的手中重新夺回来,把他们也纳入官府监管的……纳税户,这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曲胜伸手想拍桌子,最后忍住了。

  “兴和伯,你这是在掘根,小心天下烽烟四起!”

  曲胜纠结的道:“此事按理和本官无关,可……兴和伯,千万别去蛊惑陛下这般做,那些人的关系盘根错节,他们和大明是一体的,也就是说……他们就是大明,你别发火,且听本官道来。”

  “不管是官吏还是文人,上至庙堂,下至乡野,他们无处不在,整个大明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下,说他们就是大明可错了?”

  曲胜觉得方醒的这个念头很危险,若是皇帝真被他说动去施行,后果之严重,谁都不敢想。

  “本官今日也算是和你兴和伯掏心掏肺了。”

  多次接触之后,曲胜觉得方醒这人并非是外界盛传的跋扈和不讲理,所以他也有些交好的心思,就继续说道:“读书读书,没好处谁去读?”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这些都哪来的?”

  曲胜抚须得意的道:“当官的有监察考功,其实还没有那些士绅活的好啊!你可懂了?”

  方醒怎么会不懂?

  他说道:“这些本伯都知道,正如你所说的盘根错节,所以才需要釜底抽薪,否则这个毒瘤会越长越大,等到大明不足以支持着它继续成长时,不是内乱,就是外敌乘隙而入,改朝换代。”

  曲胜愕然,然后苦笑道:“这倒是真话,前宋不就是争来争去的,争什么?不知足啊!百姓受苦,他们却在堂上高谈阔论,心思歪了,最后肯定是没有好结果。”

  方醒还不知道朱瞻基已经用这个想法去试探了重臣们,结果被堵住了。

  “没有好处就没人读书……那还叫做什么圣贤书?哄人还是哄鬼?”

  方醒感到有些疲惫,他说道:“这就是个庞然大物,看似不起眼,不冒头,可大明却被他们拖着,想腾飞,翅膀上却挂着这些人,太沉重了,飞不动啊!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