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77章 有人谋逆

第1777章 有人谋逆

  “你们想干什么?”

  罗权的豪宅,书房里,朱瞻墉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身前不远处坐着在喝酒的齐老六和罗权。

  齐老六躲避着他的目光,罗权却得意的喝了口酒,说道:“殿下,您怕是不知道吧,此刻外面都在传言,说您不满陛下让太子继位,已经勾结了不少在京将领,诸卫也被您蛊惑了不少,眼瞅着就要起事了。”

  齐老六也觉得躲避没意思,就说道:“殿下,好生享受最后的时日吧,等新帝登基后……”

  朱瞻墉冷笑道:“新帝?是瞻还是哪位?你等谋逆,不管是谁登基,都逃不过灭口!”

  齐老六嘿笑道:“殿下果然聪慧,可还请不要挑拨,那可是有牵制的,一旦灭口?那事情可就热闹了。”

  罗权也笑道:“事成之后我等自然有保命之道,富贵之道,殿下就无需再离间了。”

  “父皇呢?”

  在听到这些话之后,朱瞻墉的心已经跌落到了谷底,只是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齐老六犹豫了一下,罗权却豪爽的大笑着,然后说道:“陛下已经去了,宫中刚出来的消息,陛下遗诏传位襄王。”

  “不可能!”

  朱瞻墉奋力的带着椅子跳了一下,在齐老六怜悯的眼神中说道:“你们骗我,父皇一定还在,还在!”

  “殿下,陛下已经去了,先前外面的吵嚷就是因为这个消息,不少人还哭了。”

  朱高炽仁慈,不但对臣子仁慈,对百姓更是仁慈。他在位期间不断的施行仁政,后期更是压住文官,让百姓们都感受到了何为盛世。

  何为以民休息……

  所以今天京城中哭声震天,不少百姓还自发的设立了香案,供奉祭祀皇帝。

  齐老六叹息道:“陛下是个好皇帝,只是……太子却太过离经叛道,由不得我等不反抗啊!”

  “太子做事太强硬,惹怒了多少正人君子?”

  朱瞻墉茫然的看着虚空,嘴唇蠕动着。

  父皇,儿臣错了,儿臣知错了……孩儿知错了父亲……

  泪水从朱瞻墉的脸上滑落,不停…….

  小时候把婉婉哄进箱子里的往事浮出来,当时朱高炽的愤怒和着急也一一清晰闪过…….

  可他终究是没有下狠手,朱瞻墉还记得自己偷偷听到过父母之间的交谈,这才知道,原来父亲为自己顶住了来自于祖父的责罚令。

  “父亲……”

  朱瞻墉浑身颤抖着,一下带着椅子扑倒在地上。

  他的颧骨重重的撞在地上,他歪着头……痛哭流涕。

  “父亲……”

  那个会宽厚对自己的父亲去了啊!

  那个哪怕自己犯下再大的错误也包容了自己的父亲……他去了。

  “父亲…….”

  …….

  “金大人,什么逆贼?”

  前方就是承天门,那些官员大多都在和全林打嘴仗,武勋们是主力,所以这里只有小吏。

  金忠说道:“本官听过陛下的遗诏,是太子继位!是太子继位!”

  瞬时这些小吏就惊呆了!

  金忠是和那些重臣一起进的宫,然后被抬了出来。他说皇帝的遗诏是太子继位,那么刚才全林宣读的是什么?

  “兴和伯造反了!”

  这时一群军士狼狈的奔逃过来,众人回首望去,就看到了骑马疾驰而来的方醒。而他的身后却是几百骑,马蹄声震动,让人想起了乱世。

  方醒策马过来,看到金忠定定的看着自己,就颤声道:“金大人,您……”

  “你来了。”

  金忠侧身过来,脸上露出了欢喜的微笑。

  方醒呆呆的看着那门板,只有死人才会躺在上面啊!

  金忠喘息道:“德华来的正是时候,再晚些老夫怕是要追随陛下去了。宫中……老夫在时,陛下并无更换太子的意思,反而是要咱们好生辅佐太子,德华……这里面……”

  “有人谋逆!”

  方醒摸了个小瓷瓶出来,然后倒水喂药,一系列的动作很是自然。

  金忠也没问,直接吃了药,然后躺在门板上舒心的道:“你来了老夫就不必在苦撑了……先前老夫都看到了鬼神在虚空中嘶吼,耳边听到了乐声,差点就睡了过去。”

  方醒心中一酸,说道:“我回来了金大人,您不是一个人,从来都不是。”

  金忠的胸膛起伏着,一点儿规律都没有。

  这时前方已经得知了这边的事,顿时无数目光转了过来。

  方醒策马带着黑刺冲了过去,及至承天门前,那些官员都闪到了边上。

  全林的腿在颤抖着,他想转身,可徐景昌却在揪着他的脖子。

  “方醒,谁是逆贼?”

  方醒看看众人,说道:“金大人听过遗诏,陛下遗诏是太子继位,宫中必然有人谋逆,诸位,方某今日定然要进宫,还请诸位见证!”

  “本官……本官作证?陛下遗诏是太子继位!”

  金忠指着全林喝道:“这便是逆贼!”

  “打死他!”

  兵部的官吏们一拥而上,徐景昌被吓了一跳,松开全林就躲到了一边。

  方醒带着黑刺冲进了承天门的同时,兵部的官吏们也淹没了全林。

  拳打、脚踢、手抓……

  全林的惨嚎听着不像是人类发出来的声音,让不少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打得好!打!杀逆贼!”

  许多官吏都自发冲过去,从人缝里伸脚进去蹬踏着。

  承天门的守将看着方醒带人冲进去也不敢阻拦宫中若是真有人谋逆,他们的罪责不小。

  所以等那些官吏恨恨的退开后,看着已经成为一滩‘烂泥’的全林,守将呸道:“天杀的狗贼!”

  ……

  宋老实被丢在了乾清宫台阶下面和基石的角落处,手脚都被绑住了。

  他举起双手摸摸脸上的青肿,不时哭几声。只是他的哭声都被淹没在周围的哭喊声中。

  而这些哭喊声在整个皇宫中的嚎哭声中又显得那么的弱小。

  黄俨已经发泄过了上次擦狗屎的愤怒,此时正在看着那些人撞门。

  嘭嘭嘭的声音传到耳中,宋老实哽咽了一下,然后双手探进怀里,摸出了那个宫中只有他才有的‘凶器’

  一块用于铲除地面污垢的铁片!

  他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用铁片去切割着双腿上的绳子,非常专注。

  等腿上的绳子割断后,他用嘴咬着铁片,开始切割双手间的绳子。

  若是方醒在的话,一定会说造反的这帮子太不专业。

  你好歹捆个四马攒蹄啊!

  那边的注意力都在撞门上了,不时有人欢呼着说快撞开了,于是聚拢的人越来越多。

  “声音小些,用人撞!”

  只要掌握住了皇室,还有那些重臣,这场谋反在黄俨看来基本上就算是成功了。

  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宋老实从地上爬了过去。等爬过这段之后,他马上起身,大摇大摆的从侧面走了。

  一个太监看到了他的背影,却以为是同伴,所以没管。

  “撞开了!”

  嘭的一声响之后,寝宫的大门被撞开了。

  “放箭!”

  黄俨毫不犹豫的下令道。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