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57章 敌袭

第1757章 敌袭

  兴和堡在黑夜中看着黑不溜秋的,城头上点了些火把,一些军士在来回巡查着,还有固定的人在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第一晚方醒点了孙焕山的将,把他得意的不行。

  早早的吃了晚饭之后,他就带人上了城头,然后各处巡查。

  夜风凌冽,吹的墙头上的大旗猎猎作响。

  远方的天际有些诡异的明亮,能看到几朵白云。

  “都打起精神来,被人摸了就能睡一辈子了!”

  孙焕山一路吆喝着,看到懒散的就过去踢一脚,骂骂咧咧的。

  “再没精打采的老子把你丢下去!”

  军中就服这一套,你若是文绉绉的去和军士交流,那些人背后会骂你是傻卵。

  “急什么?”

  孙焕山闻声侧身,就看到方醒一个人上来了。

  “伯爷,大战在即,您不该一个人在堡内行走啊!”

  孙焕山瞅瞅后面,才发现方醒一个家丁都没带,不禁就埋怨道。

  方醒走到墙边,双手撑着城砖,看着远处的泛白异象,说道:“和此前比起来,明日不算是大战,都放松些。”

  孙焕山摸摸怀里的小酒囊,心虚的道:“伯爷,下官就怕他们夜袭。”

  “夜袭是个问题,所以多关注,暗哨明哨一旦更换,如果对方已经靠近兴和堡,那必然会发现,所以多叮嘱他们。”

  孙焕山看看天边,摇头晃脑的道:“这天气一看就不对,晚上估摸着会黑。”

  天边的泛白渐渐被黑夜代替,四野空旷。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方醒看了良久,说道:“我的判断,明日肯定是决战,而联军并无把握,所以多加小心,发现问题马上让人去禀告我。”

  孙焕山应了,方醒转身,看到那些军士都在看着自己,就微笑道:“明日咱们把那些苟日的打出屎来!”

  ……

  回到家中,无忧已经睡着了。

  小孩儿睡着后脸蛋红扑扑的,呆萌呆萌的。

  方醒伸手摸摸她的小脸蛋,然后连同被子把她抱起来,去了张淑慧那边。

  “夫君……”

  张淑慧有些诧异,以前在方家庄时,他们夫妻的那张床够大,偶尔无忧会偷偷摸摸的先拱进被子里,等被发现时都睡着了,于是三个人一起睡。

  方醒小心翼翼的把无忧放在张淑慧的身边,给她盖上被子,然后说道:“晚上我睡前面。”

  张淑慧知道了方醒的意思,就低声道:“夫君,若是有事您说一声,妾身好看着。”

  一旦外面交战,堡内肯定会被惊动,到时候各处忙乱之下,就怕有人想浑水摸鱼。

  方醒顺手也给她把被子盖好,说道:“这里是塞外,经历过各种慌乱,他们的经验足够丰富,到时候有家丁在,还有邓嬷嬷,除非是被攻破,否则不会有大问题。”

  张淑慧点点头,低声道:“夫君小心些。”

  “好。”

  随后方醒又去了小白那里,被痴缠了半晌,最后才去到莫愁那里。

  “老爷。”

  今晚是轮到方醒陪张淑慧,莫愁有些惊讶。

  欢欢已经睡着了,就躺在无忧身边。方醒坐在床边说道:“让你跟着受苦了。”

  莫愁的经历若是被记录下来,估摸着也是个传奇。

  特别是她东奔西走,是这个时代少有的女性。

  莫愁轻笑道:“我跟着老爷觉得安心呢!”

  “是啊!安心……”

  人的心不安定,就会惴惴不安,觉得没个着落。

  方醒轻轻把她揽在怀里,低声道:“等这边事了,我们就回京城。”

  莫愁突然说道:“老爷,神仙居还没开呢!等回去妾身就招人,然后和要弟一起盯着他们装饰,慢慢的就……”

  ……

  今夜果真如孙焕山所说,子时一过,天色就黯淡下去,连星宿的闪烁都看不到。

  仆固和乌恩就在这黯淡的苍穹下,看着远处那如怪兽般盘恒在那里的兴和堡,乌恩低声道:“你认为他们可有防备?”

  仆固左手控马,孤零零的右手诡异的垂在身侧。他看着远方的兴和堡,沉声道:“防备肯定是有的,否则魔神早就被击败了。不过咱们是有备而来,若是被摸上去,那今夜魔神就成了鬼神。”

  乌恩神经质的笑了笑,笑声在寂静中显得有些刺耳。索性这里距离还远,无虞惊动明军。

  “我的父王当年带着大军出征,沿途浩浩荡荡,前锋到了亦力把里,中军才出发,号称百万大军。”

  仆固摇摇头道:“兵在精锐而不在多。”

  “是这样。”乌恩已经能用平淡的语气来诉说着哈烈由盛转衰的经过了:“和明皇的决战几番起伏,明皇之隐忍让人束手无策,他能在前方几度差点崩溃的情况下依旧冷眼看着,可最后却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时机发动反击,亲自冲阵,这等帝王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你们的老王依旧是英雄!”

  仆固安慰了他,可乌恩却摇头道:“那是个更像是统帅的帝王,而魔神深得他的信重……我说了这些,甚至是自曝短处,只是想告诉你,在和他交战时,切莫轻敌……”

  “我从不轻敌,那是自取灭亡之道。”

  仆固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烁着野火,他说道:“肉迷需要在东方保持存在,而我就是那个存在。”

  乌恩摇头道:“希望吧,哈烈就这样了,现在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可笑我那些兄长们却还在兴致勃勃的争斗着,等哪日你们或是明人打进来,我看他们还能争斗什么。”

  这话里有些怨气,仆固不再搭话,只是看着前方。

  前方……

  ……

  在草原上很难布置暗哨,特别是在寒冷的春季,除非暗哨能支撑一夜,否则都有暴露的可能。

  因为方醒判断明天会是决战,所以今天的暗哨被延长了时间。

  可伏在草地上不动,坚持两个时辰下来这人就僵了,今晚要三个时辰,那真的是人命了。

  寅时初,看着毫无异状的草地上开始了移动,一前一后。

  而在他们的前方,同样是一前一后两个人朝着他们匍匐而来。

  这就是更换暗哨的过程。

  两批人交错而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新来的两人摸到了位置,然后开始暗中活动手脚,寻找一个可以长时间不动的舒适地方。

  其中一人刚找到个舒坦的姿势,于是抬头观察。

  一双眼睛,好似发绿的一双眼睛隐入了他的眼帘。

  他下意识的张开嘴想尖叫示警,可对面却伸出了双手:一只手成拳重重的打在他的嘴上,把那尖叫扼杀在咽喉中。

  而另一只手却握住了他的脖颈,用力的一捏。

  苍穹黯淡……

  ……

  “那是我国最出色的斥候,他们比豹子还要矫健,比老虎还要凶猛,比毒蛇还要悄无声息……”

  仆固的声音很平稳,哪怕右臂的伤处传来阵阵剧痛,可他依旧从容不迫。

  乌恩低声道:“是很厉害,看来是快摸到了吧。”

  ……

  是的,最精锐的一组斥候已经摸到了离兴和堡只有半里地的地方,一路上死在他们手中的明军暗哨多达六人。

  他们在草地上就像是毒蛇般的蜿蜒而行,身上穿着经过处理的衣服,能保证不容易被人发现,以及减少动静。

  前方的情况他们一无所知,而前方却是聚宝山卫布下的暗哨。

  张羽的麾下熟悉地形,而且对在草原上潜伏的经验也更丰富一些,所以目前的暗哨布置就是他们的人。

  两人一前一后的向前摸去,因为担心被发现,连眼睛都是眯着。

  仔细观察了一阵,没发现情况,当先一人就回身摆摆手。

  这是让同伴准备发出信号的意思。

  回头这一下,斥候的眼中全是自信。

  然后……

  一个黑影猛地扑了过来,压在他的身上,同时身后有人尖声喊道:“敌袭……”

  被压在身下的斥候反手就是一肘,可挥肘一半时,就觉得后腰一痛,然后全身的力气都从那里泄掉了。

  他后面的同伴毫不犹豫的爬起来就往回跑,丝毫没有来增援的意思。

  尖利的叫声刺破了寂静,城头上陡然大放光明,接着各处明暗哨一起撤了回来。

  “敌袭……”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