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39章 伏击,和平主义者土豆

第1739章 伏击,和平主义者土豆

  “陛下的精神不错,前几日还训斥了官员,中气十足。”

  黑刺的人源源不断的派出信使来传递消息。

  “宫中有消息,说是陛下骂您是杞人忧天。”

  “是吗?陛下还能骂人,那倒是好事。”

  朱高炽看来精神不错,方醒对此很欣慰。至于他骂自己杞人忧天,方醒希望如此。

  “武勋们有些不满,在朝中鼓动向哈烈全面开战,直接拿下哈烈,然后西窥肉迷……”

  “他们自己都知道那不现实,大明目前不适宜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征伐中去,所以那只是发泄不满。”

  没有战争的大明是祥和的,可武人们却失落了。

  看看唐朝,只要没有战争,所谓的府兵制慢慢的就废掉了,最后只得去重用番兵。

  “听说太子妃和郡主很好,书院……也不错。”

  ……

  “书院我从不担心,再丧心病狂的人,除非是看到我死,否则他们不敢下毒手。”

  方醒看到信使尴尬的模样,说道:“王琰这般做没问题,事有轻重,国事为重!”

  等信使走后,黄钟笑道:“陛下身体无恙,这算是个好消息。”

  方醒待客的地方很可怜,原先是柴房,角落里还能看到些枝丫。

  听到朱高炽身体安好的消息后,方醒精神大振,说道:“走,咱们去看看兴和城。”

  ……

  上万人一起劳作的场面很难看到,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一群蚂蚁在蠕动。

  鲁繁看着这个场景确实欣慰至极,他巡视了一圈之后,回来正好碰到方醒。

  “兴和伯,俘虏开始干活,这饭食也得上个台阶,要运粮了。”

  城外的鞑靼人策马巡查,一旦发现有逃亡者,人头就是他们的军功。

  方醒看了一眼,说道:“不必担心,宣府那边自然会派人护送,仆固和乌恩若是有胆去劫粮,那宣府大概要欢喜了。”

  宣府一直在寻找介入这场猫捉老鼠的战争之中,以求军功。若是仆固再敢去劫粮,方醒固然会得一个征战不力的罪名,可宣府的大军却是要喝血了,会把他们一路追杀到亦力把里。

  “他们只是想阻挠咱们建城,粮草之事无需管,只是这边却得提防他们袭扰。”

  鲁繁头痛的道:“昨日傍晚就来了十余骑,一人三马,惊扰一番之后就跑了,下官担心他们下次还会来,而且人会多。”

  方醒看看左侧草原,吩咐道:“让他们组织起枪法好的,多想办法,就当是练兵!”

  ……

  方醒的麾下从不缺乏灵活,在任务被分解下去后,连李嘉都参与了。

  “伪装!特么的脑袋翘那么高,这是想让别人看到你像个娘们?”

  仇简一脚踩下去,边上的李嘉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都藏好,到时候听令行事!”

  仇简骂骂咧咧的去了后面,找个刚挖好的坑跳了下去,然后弄了一块草皮顶在头上,冷的直哆嗦。

  偷偷的摸个小瓷瓶出来,打开盖子,仇简闻了闻,陶醉的抿了一小口,叹息着。

  李嘉没有酒,他顶着草皮靠在坑里在看书。

  书是武学的教材,为了拿这套书出来,方醒算是破坏了规则,所以李嘉很是珍惜。

  ……

  第一天算是白等了,什么都没有。

  轮换回去的李嘉他们被特许喝酒驱寒,还有火锅。

  而方醒却在接见着一个和尚。

  愁眉苦脸的!

  “我说你们这是无孔不入还是怎么滴!”

  最近几天无事,方醒想去多陪陪妻儿。

  柴房里,坐在方醒对面的赫然就是明心。

  “兴和伯,贫僧也不想来,可有人说了,贫僧若是不来,那就回南方去,庆寿寺的人也暗示了……”

  长途跋涉让明心的眼睛失去了神彩,他捧着茶杯哆嗦着,艰难的道:“他们这是想让您给行方便,这贫僧知道,不过既然来了,那就随意吧。”

  “这是个头痛的问题,而且你们肯定没有通过朝中许可,犯忌讳啊!”

  方醒起身道:“你在这里住着,别修庙,这边的供奉不多。”

  明心苦笑道:“你也不会允许,可对?”

  “当然。”

  方醒向外走去,到门边时停步说道:“这边以后大明的移民会渐渐增多,别太狂热了,那没好处。”

  “人不够吗?”

  明心问道。

  方醒没有回答。这和人够不够没关系,只是这边的产出目前不多,一旦狂热,那会影响以后的发展。

  门外站着三个和尚,他们听到了方醒刚才的话,目光不善。

  方醒面无表情的进了院子,明心从柴房中出来,看到他们的神色就说道:“别和兴和伯较劲,那没好处。”

  三人依旧,明心指指堡外方向说道:“你们去看看那些京观吧……”

  ……

  一队三百余人的骑兵出现在了兴和城的西面,他们一人三马,左右还有小队斥候在搜寻。

  前方突兀的出现了几个大土堆,这些骑兵由远及近,却不敢多看这些土堆一眼。

  在和大土堆错身而过时,一个骑兵瞥了一眼那块石头,然后惊叫一声,浑身颤抖。

  那只红色的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远去,一阵风吹过,大土堆上被吹落了些尘土,一个颅骨露了半截出来。

  那双空洞也在看着这队骑兵开始了疾驰……

  “哟呵!”

  三百余人在马背上直立起来,挥舞着长刀吆喝着。

  远处的兴和城工地一阵慌乱,然后被弹压了下去,旋即今日值守的两个千户所从城中出来了。

  “搞他们一下!”

  孙焕山此次没捞着战斗有些不满意,他和吴跃站在城外,看着那些敌骑在来回奔驰。

  “已经准备好了,就看他们的胆子够不够大,阿台的人呢?”

  “在背面,就等着号令出击。”

  敌骑不断来回游走挑衅,看到火枪兵出城,他们反而更得意了,都取了弓箭出来,朝着工地冲锋。

  “吓唬人的,别举枪!”

  于是聚宝山卫的将士们都懒洋洋的看着这群敌人在表演,而鲁繁却在吆喝着,催促俘虏继续施工。

  那群敌骑看到没人搭理自己,工地上依旧在忙碌,于是在几次试探后,猛地就扑了过来。

  箭在弦上,战马疾驰。

  他们深信只需一次箭雨,那些俘虏就能借机逃跑。

  马蹄声阵阵,就在这些敌骑逼近工地三百步不到时,一匹马突然身体下沉,紧接着就摔了出去。

  遍布嫩草的草原上顿时少了几十块草皮,那些军士在坑洞里挺身开始瞄准。

  “出击!”

  当那些在坑洞中伏击的军士扣动扳机时,吴跃挥手下令。

  城中冲出了五百余骑,工地的背面藏着的鞑靼骑兵也同步冲了出来。

  “嘭!”

  李嘉扣动扳机,视线内,他刚才瞄准的敌人一头栽下马来。

  “隐蔽!”

  他们就隐藏在两侧,人往洞里一躲,敌骑射来的箭矢纷纷落空。

  李嘉蹲在坑洞里开始装弹,等他装好后,却不敢再探头。

  马蹄声轰隆,敌骑拼命的掉头,而明军却已经起速了。

  外面的喊杀声就在不远,李嘉只是祈祷别有马踩到自己的坑洞。

  可人的祈祷许多时候都是不灵的,甚至还是……

  当一对马蹄踩进坑洞时,李嘉把身体缩到了最小,然后头盔还是被敲打了一下,整个人发蒙。

  战马的嘶叫声中,李嘉听到了一连串让人牙酸的骨折声。

  头顶已经空了,李嘉听到马蹄声远去,就小心翼翼的抬头出去看了一眼。

  一匹战马就倒在距离他几步的地方,身体还在挣扎着。

  而在不远处,一群明军骑兵已经拦住了对手,双方正在附近追逐。

  一阵呼喝声传来,李嘉艰难的转身看去……

  当鞑靼骑兵赶到时,这场伏击战再无悬念。

  “那些坑洞不但是藏兵洞,还是陷马坑,伯爷知道了会不会发怒?”

  孙焕山看到战斗没有悬念,就有些意趣索然的问道。

  吴跃在吃死面饼,他觉得一点点的嚼很有味道。

  “不会,那个洞咱们做个测试,除非是战马从天而降,否则他们最多是受伤。”

  “慈不掌兵,咱们没用麾下的血去换军功,伯爷自然会辨别。”

  ……

  方醒没空辨别,他全程在侧面观战,看到战果后就说道:“他们的人数两万余,一次三四百的损耗,十次之后就得崩溃,仆固可还敢再来吗?”

  “老爷,仆固不敢不来,否则乌恩可不会呆在这里空耗粮草。”

  辛老七的身后就是土豆和平安,两小子的大腿上次磨伤了,所以此次没敢炫耀,只是老老实实地坐在马背上。

  两人放下望远镜,土豆问道:“爹,他们为啥要来?”

  “因为兴和城建好之后,他们害怕大明的进攻。”

  平安问道:“爹,要杀许多人吗?我看到那个京观了。”

  方醒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说道:“敌我相争,嗯……这是两国之争,他们野蛮,咱们必须要用更野蛮的方式还击,这样才能震慑住他们。对恶人无需讲什么道理,要用拳头,用枪炮,让他们害怕颤抖……”

  土豆回想起自己学的那些知识,有些迷茫的道:“爹,大家就不能好好的过日子吗?为啥要打来打去的?”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