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06章 此生只愿做先帝的兴和伯

第1506章 此生只愿做先帝的兴和伯

  标题字数限制:感谢‘苏纳米tsunami’成为本书的第75位盟主!

  ......

  朱高炽登基了,首先就是封赏北征的功臣,这个是继承的意思,在政治上非常正确。

  方醒没有关注这个,他在家里歇息。

  大清早,当方醒接过秦嬷嬷递来的无忧时,脸上终于浮起了笑意。

  大大的眼睛有些呆萌,小嘴微张,打了个小哈欠。

  “无忧。”

  方醒亲了一口,欢喜的不行。

  无忧的目光转动,看着院子里的大虫和小虫,就喊道:“虫!虫!”

  大虫和小虫马上飞跑过来,然后伸着舌头,冲着无忧摇尾巴。

  方醒握着无忧的小手,在大虫的头顶上摩挲着。

  大虫闭眼享受,而边上的小虫却急了,那尾巴摇的和风车一般,拼命的想挤过来。

  方醒莞尔一笑,然后握着无忧的手,也去摸了摸它的头顶。

  “爹,大虫它们能抓野物。”

  土豆骄傲的说道:“上次我和弟弟去了西山,大虫和小虫抓了好些野物,回家花娘还做了给我们吃。”

  方醒笑道:“好!”

  随即他目光转向安静的平安,说道:“平安喜欢去山上吗?”

  平安点头道:“喜欢,爹,还有人带着咱们进山打猎,他们可厉害了。”

  王琰?

  方醒想起了那个连朱瞻基都不给面子的家伙,不禁悠然神往。

  黑刺在干什么呢?

  ……

  王琰在西山的营地里等待着,他站在营门的门外,看着山下方向默默无语。

  他在等待着,等待着新的效忠对象。

  ……

  而方醒此刻却已经在接旨了。

  “兴和侯?”

  梁中已经翻身了,他笑眯眯的道:“兴和伯,哦不,是兴和侯,陛下说你功劳大,可你还年轻,君臣之间慢慢来,有始有终才好,这个……”

  “我不要!”

  方醒起身道:“我这就进宫谢恩。”

  “你不要?”

  梁中眼珠子都瞪圆了,他看到方醒大步出去,就追上去问道:“兴和侯,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醒走到大门处喝道:“备马!”

  一路到了宫中,方醒求见。

  乾清宫此时已经换了主人,方醒漠然看着黄俨出来,看着他站在台阶上得意。

  “兴和伯,陛下让你进去。”

  方醒上了台阶,和黄俨错身而过时,听到他低声说道:“兴和伯,先皇刚走,你这谢恩来的也太快了吧?”

  这个讥讽成功的激怒了方醒,他侧身喝道:“你个阉人,国事也是你能说的吗?”

  黄俨看到后面的梁中,心中大悔,就说道:“兴和伯你这是血口喷人!”

  朱高炽虽然才登基,可已经显露了对宫中人的态度。

  要消减!

  方醒低声道:“你个没卵子的货色,去尼玛的!”

  黄俨正准备反击,方醒却已经大步进了殿内。

  梁中上了台阶,目不斜视了进了大殿,留下黄俨在后面发呆。

  大殿内,朱高炽正在和几位重臣商议事情,其中就包括了黄淮和杨溥。

  看到他进来,那些文臣们目光复杂,然后静静的等待着他谢恩。

  朱高炽也是微微一笑,等待着。

  “多谢陛下厚爱,臣此生只愿止步于兴和伯。”

  呃……

  那些文官们愣住了,朱高炽也愣住了。

  “你说什么?”

  朱高炽的笑容有些凝固。

  方醒躬身道:“先皇给了臣兴和伯的爵位,臣此生甘愿守着这个爵位,直至被埋入坟墓的那一天。”

  朱高炽的目光瞬间变得复杂起来,叹道:“父皇对你确实是恩重如山,你……”

  看到他在沉吟,方醒再次说道:“臣以前就说过,此生只愿看到大明万世永昌。”

  朱高炽沉吟着,边上的黄淮和杨溥都好奇的看着这位国朝新贵。

  朱棣对他确实是多有看顾,让人眼红的看顾。

  可新皇登基,然后第一时间给你升爵,你居然不要,还振振有词的说这辈子就守着兴和伯这个爵位过日子了。

  这人脑子坏了吧?

  而且方醒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说的,不提大家出去后会散播,起居注上面也会有记录,以后他一旦受封升爵,那就是打自己的脸。

  没脸的勋戚,那真的只能是勋戚了,混吃混喝去吧!

  这人疯了吗?

  可大部分人却对方醒投以更加警惕的目光。

  在他们看来,方醒这一步不是以退为进,就是蛰伏待机。

  等朱瞻基一旦上台后,作为帝师,方醒的权势将会如何?

  一个伯爵很稀罕吗?别忘了这人可是有两个儿子,以后加恩在他儿子的身上,那才是重头戏啊!

  朱高炽想了许多,他想到了有人来报,在朱棣去后,方醒为了朱棣的身后事,和北征的那些武勋和杨荣两人吵作一团,甚至拔刀相向。

  这便是父皇的兴和伯吗?

  对于方醒这种性情,朱高炽是欣赏的。

  而且作为一个君王而言,方醒这等重情的表现是值得大力提倡的。

  瞬间朱高炽就想好了利弊,说道:“你与瞻基的关系不同一般,朕知道你重情,罢了,朕允了。”

  皇帝给你升爵你拒绝,这就是打脸,换个皇帝,就算是表面笑呵呵,可心中绝对会记仇,等找到机会收拾你。

  可朱高炽不同,他是记仇,却知道分寸。

  方醒走了,留下了沉思中的君臣。

  朱瞻基升职了,方醒说要去他那里,领路的太监没拒绝。

  朱瞻基也瘦了,看着整个人有些郁郁。

  “端端呢?”

  方醒一见面就问了端端,朱瞻基强笑道:“在胡氏那里。”

  “你在想什么?”

  方醒问道。朱瞻基茫然的道:“这段时间我有些恍惚,经常往乾清宫走,走了一半才想起……”

  朱瞻基落泪了,他捂着脸道:“我总觉得皇爷爷还在,他在等着我,等着我……”

  这个可怜的娃,在宫中这等口舌多的地方,他只有在面对方醒时才能真情流露。

  哎!

  方醒说道:“我何尝不是?我经常想到事情就想进宫求见,可出了方家庄,才想到……”

  俞佳在边上也是偷偷擦泪,朱棣在时,朱瞻基何曾这般的颓丧。

  “只是你现在是太子了……”

  方醒回忆道:“当时陛下就说了,说可惜你当时没在,没看到奠定大明威势的这一战……”

  朱瞻基泪如涌泉。

  “陛下临去前……”

  方醒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陛下临去前最后一句话,说……想再看看你和婉婉,想再看看这大好河山……”

  朱瞻基从椅子上滑下来,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方醒摇摇头,说道:“陛下……先皇可是在看着你,看着你奋进,看着你英气勃发,而不是独自郁郁,瞻基,振作起来吧!”

  于是胡善祥那里自从朱瞻基去宣府迎朱棣后,第一次迎来了朱瞻基。

  “端端。”

  朱瞻基抱着女儿,看着那纯净的眼神,身上的郁气渐渐消散。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