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78章 刑讯高手有安纶,背后下手言秉兴

第1378章 刑讯高手有安纶,背后下手言秉兴

  感谢书友:“aeonsea”的万赏!

  ……

  言秉兴的大胆倒是出乎了朱瞻基和方醒的预料,这个问题朱瞻基不好表态,于是方醒就说道:“言先生想让人心复古吗?哪个古?”

  言鹏举在边上束手而立,闻言忍不住就说道:“当然是三代之治!”

  “住口!”

  言秉兴勃然大怒道:“殿下和兴和伯的面前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回过头,言秉兴说道:“小儿无知,妄言了。老夫之意,在于民心淳朴,不为利所诱。兴和伯以为然否?”

  方醒笑了笑:“人心不足是常态,当以道德为约束,以律法为标尺,一味去愚昧百姓,那是在害怕。本伯就想问问,言先生……还有那些人,你们在害怕什么?”

  言秉兴起身行礼道:“兴和伯辱我名教过甚,殿下,老夫告退。”

  老狐狸啊!

  朱瞻基点点头道:“贾全送送言先生。”

  言秉兴拱拱手,板着脸就出去了。而言鹏举却被刚才的话给惊住了,一时间忘记去扶着老父,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跟了出去,甚至还没有言秉兴的腿脚灵便。

  朱瞻基等这对父子出去后,眸色微冷,说道:“倚老卖老!”

  方醒取笑道:“他若是不倚老卖老,连我的面都见不着,更别想见你。”

  言秉兴看到方醒言辞犀利,果断的马上告退,这便是不计较一时的得失。对时机的把握堪称是恰到好处。

  “他怕激怒了你,若是和我单独相对,肯定会和我辩驳一番。”

  方醒丢下了此事,只关注着周应泰的口供。

  临时开辟的刑讯室里,墙壁上还有一幅字画。周应泰被绑在椅子上,而椅子被几根绳子固定在屋子中间。绳子延伸到各处固定,而中心的周应泰看着就像是一只蜘蛛。

  当看到安纶出现时,周应泰苦笑道:“安公公是来看周某笑话的吗?”

  安纶的脸看着白白嫩嫩的,他舔舔嘴唇道:“周大人,听闻你不愿意交代,咱家这是来侍候你的。”

  周应泰好歹是原金陵兵部尚书,所以开端就是问话,等问话无果之后,安纶就上场了。

  “本官不知道,只是……只是与那陈不言有旧罢了。”

  “好!好汉子!”

  安纶的眼中多了几道血丝,他伸出手去,有人送上了皮鞭。

  手中握着皮鞭,安纶笑吟吟的道:“周大人,接下来咱们好好的亲近一二……”

  “啪!”

  “啊……”

  费石就在外面,听到惨叫声,他摇摇头道:“接下来是什么?”

  “大人,接下来……安公公会用火钳和钢针。还有……木棍。”

  “嗷……”

  费石打个哆嗦,再也不想听里面的声音,疾步离去。

  “大人,这等审讯之法也只有安公公用了才有效。”

  “为何?”

  “因为安公公的神色实在是太那个啥了,下面的兄弟们学不来,吓不到那些人犯。”

  费石幻想了一下安纶吐着舌头,用绿色的眼珠子盯着周应泰的场景,不禁加快了脚步。

  “交给他了,玛德!这家伙算是立功了,弄不好能调回京城去。”

  还没到午饭时间,周应泰的口供就到了朱瞻基的手中。

  “安纶不错。”

  朱瞻基看到上面的人名,满意的道:“二十余人,最低的都是主事,算是大案窝案了。”

  方醒接过看了看,原来周应泰在金陵任职有些心灰意冷,于是难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后来觉得没意思,就在兵部动了些手脚,拿了些好处。

  这等事情再普遍不过了,可周应泰大概是颓废久了,收尾时不干净,结果被一个小吏发现了,就把这事当做把柄告诉了陈胜铎,而后就顺理成章了。

  朱瞻基冷笑道:“地方上所谓的士绅最喜欢的就是这等手柄,拿住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想想,一个官员一辈子都得被你拿捏在手中,那好处能有多少?”

  方醒觉得他有些偏激了,就笑道:“最多的还是狼狈为奸,至于官员的手柄,没那么容易拿。”

  朱瞻基摇摇头道:“你不知道,士绅本就可以参与管理地方,接触多了之后,作为地头蛇的他们,自然可以轻易的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这次南下之行让朱瞻基对大明的吏治彻底的失望了,午饭后他写了一封信。

  ——皇爷爷,地方上的官吏大多贪鄙,少数有操守的只能独善其身,若任由这股风气蔓延,不出百年,大明的吏治就会彻底崩塌,无可救药!

  这边在忧国忧民,而方醒却已经被气笑了。

  “伯爷,那个杨田田刚才被除名了。”

  费石很尴尬的送来了这个消息,然后如愿的看到了方醒的怒火。

  “草特么的老东西!”

  这一刻方醒的眼中全是杀机,他是真的想宰了那个当面倚老卖老,然后背后下黑手的言秉兴。

  费石尴尬的道:“伯爷,可要告知殿下吗?”

  在费石看来,上元县此举就是在打朱瞻基的脸,果真是好大的胆子。

  方醒摇摇头道:“这些人是在看着陛下,然后看太子,至于太孙,他们认为还得几十年,所以……”

  “伯爷恕罪!”

  费石跪地,冷汗瞬间从鬓角滑下。

  这等话私下可以说,可他和方醒的地位却不对等,而且他也算不得方醒的心腹,听了不一定是好事。

  方醒微微一笑,说道:“此事私下议论的多了去,只是没人敢告诉陛下,否则就是大狱。”

  费石点点头,这事儿不会有人告诉朱棣,哪怕是朱瞻基都不会说。

  “太残忍了啊!”

  方醒唏嘘道:“陛下眼下着力于北征,如若不然……”

  这些人大抵都认为朱棣没几年了,等朱高炽一上台,自然是四海升平,万众欢呼。

  而朱瞻基?还得等啊!等一等的,这人自然就会被打磨的再无棱角,就如同此时的朱高炽一般的圆润。

  费石不敢想,看到方醒在沉思,就悄然退了出去。

  到了前面,安纶正在院子里踱步,看着就像是那啥…….刚从青楼中出来的嫖*客。

  “安公公立下大功,可喜可贺呀!”

  费石不情不愿的祝贺着,安纶止步,面上还带着些许潮红,淡淡的道:“费大人,咱家并未利欲熏心。”

  费石一愣,觉得此刻的安纶居然有些沧桑,就说道:“安公公此次回京有望,是好事。”

  安纶摇摇头,嘴角翘起,眼中有厉色闪过,声音也尖利了许多:“咱家心中有事,就不多聊了,费大人,告辞。”

  费石拱拱手,突然觉得自己看不懂这个太监了。

  “伯爷出行,准备一下。”

  这时有人来禀告道,费石一怔就问道:“伯爷去哪里?”

  这话有刺探的嫌疑,不过来人还是说了:“伯爷要去上元县。”

  费石呆呆的道:“这事闹大了呀!”

  :。: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