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76章 问责,安抚,意外

第1376章 问责,安抚,意外

  春天的夜是妩媚的,你仿佛能听到那些植物在夜间生长的声音,所以若是胆小,建议你晚上不要在植物多的地方待着。

  而这世上终究是胆大的人多,所以就来了。

  几个黑影在围墙上飞快的跳下来,由于是黑衣,所以不是盯着看,基本上发现不了他们的踪迹。

  这几个黑影观察了半晌,然后才悄然摸向了前院。

  前院就是审讯和关押的地方,为此朱瞻基出门基本上走后门。

  几个黑衣人到了前院,避过了一队巡查的斥候,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关押人犯的地方,然后把窗户纸捅破,往里面看了看。

  可惜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于是一人撬开了窗户爬了进去。

  外面等待的几人屏住呼吸,生怕被前面的斥候发现。

  “噗!”

  里面传来了一声闷响,外面的三个黑衣人不禁面露喜色,正准备接应同伴回来时,周围却大放光明。

  ……

  第二天外面就盛传着有贼子进了太孙殿下住所的消息,顿时自觉有资格的人都来到了大宅院去请安问好。

  门口一大堆人,好在都不敢造次,所以没有发生什么冲击事件。

  这些官员都一脸的忧心忡忡,仿佛里面是自己的亲爹病了。

  等贾全出来后,这些人不用人指挥,自动按照官阶排好队。

  贾全冷冰冰的道:“六部尚书和都查院的进来,其他人各自回去,殿下平安无事。”

  ……

  等看到朱瞻基完好无损的坐在正堂里时,曲胜松了一口气,说道:“殿下,这些贼子大胆包天,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臣以为必然是有关联。”

  其他几人也纷纷表态,方醒在边上看到的全是忧心和愤慨,无一例外。

  “我无事,贼子被擒,也没有招供。”

  朱瞻基的声音有些冷,“那些乱臣贼子总以为自己能藏在背后下黑手,可却把别人当做了傻子!蠢货!”

  朱清的额头上已经见汗了,本来他们只是配合朱瞻基行事,还能保有一些独立性,可昨晚的事一出,无人幸免,都是失职。

  所以现在无人能在朱瞻基的逼视之下坦然。

  “金陵六部,丁普得过且过,在混日子!”

  朱瞻基居然敢给这些重臣们下评语?

  方醒有些惊讶,然后微笑。

  而丁普已经躬身在请罪了。

  朱瞻基看着他,然后目光缓缓转到朱清的身上,“刑部荒谬,陈不言的一封信,你朱清就能亲自去帮他的亲戚翻案,何其的会做人!可惜却不会做臣子!”

  此话一出,不管朱棣是否赞同,除非他想废掉朱瞻基的太孙之位,否则丁普的仕途就算是彻底完蛋了,而且还会被追究罪责。

  丁普的面色煞白,躬身退到了外面。

  朱瞻基的目光转向郑多勉的身上,淡淡的道:“都查院几年毫无成绩,这是准备在金陵养老吗?”

  郑多勉躬身道:“殿下,臣御下不严,以至于人心散漫,臣已经上了奏章请罪。”

  朱瞻基冷笑道:“皇爷爷只看罪责,你御下不严,那便是不称职!”

  郑多勉的嘴唇动了几下,最后化为一声叹息,躬身退出去。

  剩下的三人都面色沉重,仿佛是在为那出去的三人默哀。

  朱瞻基说道:“曲胜算是中规中矩……”

  这话里有未尽之意,曲胜唯有拱手请罪。

  “钱均骅算是干员,不过却不够精细,否则那些工程中的贪腐应当能查到。”

  钱均骅心悦诚服的道:“殿下,臣知错了。”

  最后就是周应泰,他的表现算是不错,至少能看到浪子回头的姿态。

  朱瞻基皱眉道:“兵部需要整顿,不要浮于形式,南方虽然没了外患,可若是有匪徒怎么办?各地的治安也得要关注,一群懒散的兵将如何能保住一方平安?”

  周应泰躬身道:“臣知罪,请殿下放心,半年之内若是没有成效,臣自动请辞。”

  这个表态很坚决,朱瞻基的面色稍霁,说道:“这番话我可是要禀告给皇爷爷的,若是不能见效,你自己知道后果。”

  训斥完了,就该缓和一二。

  朱瞻基笑道:“此次南下算是功德圆满,北征在即,我也不能多留,最多三日就得回京。”

  曲胜说道:“殿下,说到北征,臣却没接到调运粮草北上的通知,这是为何?”

  朱瞻基说道:“奴儿干都司产粮不少,还有土豆已经在边墙一带广为种植,大明,不缺粮了!”

  瞬间曲胜难掩失望之色,北方的粮食一旦能够自给自足,南方就只剩下了税赋的优势,可以后呢?

  方醒笑了笑,对曲胜看向自己的探究眼神回之一笑。

  以前的北方面临着草原异族的威胁,还有天气的差异,所以发展速度远远落后于南方。

  可以后会渐渐的不一样了,北方有资源,有发展工业的资源。

  朱芳那里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技术,只等时机一到,北方将会渐渐的脱胎换骨。

  南方一直在傲娇着,等这份傲娇被打下去之后,大明才会均衡。

  再抚慰了几句之后,朱瞻基就结束了这次接见。

  曲胜走到门外,看着朱清等人目光茫然,就叹道:“走吧,至少在朝中换人之前,把事情处置好,也是一个将功赎罪的办法。”

  “哎!”

  周应泰微微摇头,叹息一声,然后几人一起向外走。

  一路沉默着,等到了大门处时,曲胜看到费石带着人从两侧走来,就皱眉问道:“何事?”

  费石盯着他冷笑不语,及近,就在曲胜心中惊慌时,费石大喝道:“拿下!”

  曲胜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脑海一片空白。

  “噗!”

  “费石,你想干什么?你这个酷吏,你想干什么?!”

  曲胜浑身都在颤抖着,特别是脸上,整个脸就像是抽筋般的在抽搐。

  等他醒悟不是自己被抓时,这才僵硬的转过身来……

  “费石,本官要去殿下那里控诉你这个酷吏,畜生!”

  所有人都愕然的退后,看着被扑倒在地上的周应泰在叫骂挣扎。

  曲胜的嘴角颤动一下,呆呆的问道:“是……是他?”

  费石站在边上,冷笑着道:“正是他。”

  曲胜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蠢人,“可周应泰这段时日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啊!”

  周应泰这段时间堪称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典型,四十多快五十岁的人了,整日操劳,连曲胜都觉得自己以前误会了他。

  两名锦衣卫把周应泰捆住,然后拎起来,费石说道:“周大人,昨夜那些人没招供。”

  周应泰的身体一颤,死死的盯着费石,说道:“那为何要拿本官?”

  费石阴测测的道:“无他,有人撬开了陈胜铎的嘴。”

  周应泰嘶声道:“不可能,陈胜铎意志坚定,他疼爱自己的儿子,而他的儿子现在就在本官的手中,他如何敢开口?”

  费石来拿人,就是代表着朱瞻基已经拿到了证据,所以周应泰心中绝望的同时,内心就被懊悔和不甘给填满了。

  费石的神色有些古怪的道:“有人有这个本事。”

  安纶的变态让坚强的陈胜铎都承受不住了……

  :。: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