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46章 封锁府城,背锅侠到。

第446章 封锁府城,背锅侠到。

  “砰砰砰!”

  枪声响起,冲在前面的两个家丁倒地,剩下的人都脚步一缓。

  这是什么东西?

  方醒手中不过是一块和木匠的尺子差不多的玩意儿,可这个玩意儿居然能杀人……

  “不要怕,冲上去……”

  那个头领模样的男子依然在叫嚣着,可他自己却悄然的退到了人群的中间。

  “什么狗屁的亡命之徒!”

  方醒要的就是这一下停顿,他看着从几个方向冲过来的军士,冷笑道:“全部拿下!”然后转身就进了里面。

  马胜才被家丁按倒在地上,看到方醒进来后,他勉力抬头,嘶吼道:“方醒,你会有报应的!我马胜才誓,只要能脱身,老子杀你全家!”

  “原来你才是真正的亡命之徒啊!”

  对于在绝境下依然敢放狠话的马胜才,方醒觉得这货做生意真是屈才了。

  “跪下不杀!”

  “举枪!”

  “齐射!”

  “嘭嘭嘭嘭!”

  “啊……”

  “最后一次,跪下不杀!”

  外面的战斗结束了,林群安大步进来,单膝跪地禀告道:“伯爷,死八人,其余尽数就擒。”

  方醒点点头,然后走出去,呼吸了一口带着硝烟的空气后,问道:“各处城门可控制住了?”

  “已经控制住了。”

  林群安说的很轻松,可方醒知道,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带着血腥。

  “那就好。”

  方醒下午睡了不少时间,所以现在精神不错。

  等马胜才被带出来,看到外面人数达到两三百的步卒时,不禁脱口道:“你们居然还有援军?”

  林群安不屑的道:“我等强行军一夜,中午就已经到了城外,奉伯爷之命一直在等待,就在伯爷进城后不久,扬州府城就已经被我聚宝山卫控制了!”

  马胜才不甘的道:“方醒,你别得意,咱们谁胜谁负还言之过早呢!”

  方醒问了那几个女子,三人是被拐卖到了余家,等培训好后,就被卖给了马胜才。

  “伯爷,有的人被马胜才送出去了……”

  方醒想起了崔晓晨,可在圣旨到来之前,他还真不好动手。

  在封住了扬州府城之后,要是方醒再把崔晓晨拿下,这简直就是在挑战文官系统的承受力。

  “伯爷,崔知府求见。”

  才想到文官的反弹,没想到崔晓晨就来了。

  崔晓晨端着架子,身后跟着扬州府的几名官员。看到地上的尸骸后,崔晓晨的脸一变,就问道:“兴和伯,敢问马胜才所犯何事?”

  被五花大绑的马胜才看到崔晓晨后,兴奋的喊道:“崔知府,救我……”

  崔晓晨假装没听到,一脸正色的道:“兴和伯,此处是府城,就算是有何要事,可也该通报下官,兴和伯此举有些逾越了吧!”

  方醒看着清冷的夜空,喃喃的道:“文人不要脸,比特么的青皮都可怕啊!”

  崔晓晨几人被这话给气得满脸涨红,正准备驳斥时,方醒却幽幽的道:“本伯奉了陛下的旨意前来,你等可有质疑?

  没人敢质疑,方醒心中冷笑:原来这些货色怕的是自己的官位,怕的是生杀予夺的权利。

  “都回去吧。

  方醒像赶苍蝇般的挥手道:“府衙官吏一律不许外出,等待陛下的旨意。”

  崔晓晨的嘴唇动了几下,可最终在看到那几个喜极而泣的女子后,满肚子的墨汁都化为了惆怅。

  “伯爷,今晚我部宿营何处?”

  林群安看到崔晓晨走时并没有安排的意思,可现在天冷,要是露宿的话,生病了可不是玩的。

  方醒指指脚下道:“那么大的地方,还有城外的余家庄,足够我们宿营了,不过夜间小心,若是有人偷袭,坚决反击之!”

  林群安领命而去,有人来禀告方醒,余燕儿求见。

  而朱棣此时也被人求见,而且是两人。

  “陛下,是聚宝山卫的奏折。”

  大太监禀告道。

  “那还有一份呢?”

  在这种时间点来的奏折不是紧急事情,那就是在调戏朱棣。

  当然没人敢调戏朱棣,所以他拿起奏折,先看了另外一份。

  “……兴和伯纵兵劫掠乡绅,臣阻拦不力,万死……”

  朱棣看看在奏折后面附上名字的官职,冷哼一声后,面无表情的拿起了方醒的奏折。

  “……搜出被拐女子二十余,三人被虐打,据被拐女子所言,余家拐卖女子已二十三载,除死于虐打之外,其余大多售卖商贾……”

  “……臣疑心扬州府官吏勾结,遂准备封锁四门,等待陛下旨意……”

  “臣不敢言忧谗畏讥,然扬州乃大府,消息一泄,臣料定朝中必有弹劾……”

  朱棣放下奏折,揉揉有些酸的眼角,正准备叫人来,可门外却通报道:“陛下,有御史奏折。”

  御史的奏折可以不分时间送进来,朱棣点点头,大太监就去接了过来。

  打开奏折,朱棣看了一眼就开始摇头,然后把奏折合上。

  “令胡广,杨士奇即刻赶赴扬州府,甄别罪人,全数带回来。”

  让胡广和杨士奇去?

  啧啧!大太监觉得朱棣的性子越的难以捉摸了。

  ……

  方醒睡了个好觉,一觉醒来后,他就接到了胡广和杨士奇已经到了府衙的消息。

  “好事。”

  看到方醒这般的轻松自在,赶来的黄钟忧虑道:“伯爷,胡广和杨士奇此行怕是来挑毛病的啊!”

  方醒看到黄钟一身皱巴巴的,就说道:“伯律你赶了一夜的路,赶紧去休息吧,至于胡广,那不过是来背锅的。”

  黄钟带来了杨士奇的家中情况,让方醒的心中大定。

  “陛下果然是陛下啊!”方醒感慨道。

  黄钟一怔,随即就领悟了方醒话里的意思。

  “伯爷,您是说……陛下是让胡广来清理扬州府?”

  方醒点点头,也不避讳的道:“陛下看来对我还真是不错,估摸着要我干这种得罪人的事,那得等到太子那一朝了。”

  黄钟对这等局势的变化不是很了解,他皱眉道:“在下和胡广是一路而来,看胡广那身体,估摸着是有病。”

  方醒叹道:“胡广的能力我是佩服的,只是这人执拗,觉得方某是文人中的异类,生怕我把皇太孙教的离经叛道,所以就咬着不放啊!”

  黄钟揉揉脸问道:“伯爷,那咱们现在去府衙吗?”

  方醒接过辛老七递来的馒头夹咸菜,几口吃掉,赞着馒头的筋道,咸菜的纯正,优哉游哉的道:“急什么,他胡广又不可能几下就甄别完了,咱们晚点再去看看。”

  黄钟和方醒接触久了,就知道这是方醒在给胡广施压。

  你看看,我方醒放心你吧?全盘由你接手,所以你就大胆的干吧!

  可等方醒吃饱喝足了去府衙,胡广就有的头痛了。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