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32章 朱棣的深沉

第432章 朱棣的深沉

  “解缙为何热?”

  朱棣接过大太监手中的一张纸,他看了一眼,语气平淡的道。网??  可纪纲却觉得身上热,他俯道:“陛下,解学士今日……受了凉,诏狱的狱卒现晚了些,所以……”

  前方的朱瞻基身体微微一动,心中对方醒的判断佩服的五体投地。

  “解学士是在诏狱的院子里被埋的,只要你不说,纪纲绝对会配合!”

  朱棣无意识的摸索着镇纸,边上的大太监心惊肉跳的等待着那声脆响,可许久都没有东西砸下来。

  当连杨荣都有些沉不住气的时候,上面传来了朱棣的声音。

  “解缙桀骜,革为庶民,无诏不得进宫!”

  呼!

  朱瞻基庆幸自己听从了方醒的话,没有一来就说纪纲想活埋解缙,不然这旨意大概会变得杀气腾腾的吧。

  “方醒身体既然不佳,那就在家中养病半月吧!”

  朱瞻基的身体一颤,知道有些事情怕是已经……

  可朱棣为何不拿下纪纲呢?

  而且也没有处罚自己欺瞒之罪,只是把方醒禁足了半个月。

  帝王心思啊!

  飘忽而不可捉摸!

  这一刻,朱瞻基才觉得自己未来的路很长,要学习的东西很多。

  朱瞻基几乎是一路打马冲进了诏狱,然后进去一看,看到方醒正拿着湿毛巾在给解缙敷头。

  “可是有结果了?”

  方醒把毛巾交给辛老七,起身问道,神态很是沉稳。

  朱瞻基既然来了,那就说明朱棣并未下狠手。

  朱瞻基喜忧参半的道:“皇爷爷口谕,解学士此后就是庶民了。”

  “那我呢?”

  方醒拍拍手,看到纪纲出现在门口,就冲他笑了笑。

  朱瞻基有些内疚的道:“德华兄,皇爷爷令你在家……养病半月。”

  说完朱瞻基就难为情的看着方醒,他觉得这事就应该是自己的责任,可最后板子还是打在了方醒的身上。

  可方醒却对着皇宫方向拱手道:“多谢陛下的宽宏!”

  纪纲的脸颊颤动了几下,心中知道,方醒这话一点都没错。

  “去找马车来。”

  方醒吩咐道。

  “小弟已经带来了。”朱瞻基指指外面。然后他有些赧然的道:“解学士的家人不在京中,只能送到小弟的庄上去了。”

  朱棣既然说无诏不许解缙进宫,这就是在忌讳解缙和太子的亲近,所以朱瞻基也是没办法,不敢把解缙带到自家去。

  方醒一脸慷慨的道:“那有何难,老七,赶紧把解学士送上车,咱们回家。”

  “德华兄……”

  朱棣话里说是方醒的身体不好,让他在家养病,可大家都知道,这货的身体早就好了。

  这就是禁足啊!

  可在禁足期间,方醒居然还敢把解缙接回自己家去,这不是义薄云天,还有什么是义薄云天?

  到了家里,方醒把解缙安置在外院,就在黄钟的边上一个小院子中。

  方醒看着解缙那烧红的脸,就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后,手里拿着几颗被海苔片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东西,让人直接给解缙喂下去。

  小刀看着解缙的面色,想起以前在兴和堡看到那些烧的人,就问道:“老爷,这位解学士不会烧成傻子吧?”

  方醒轻笑道:“既然到了这里,他想傻都难!”

  交代人照顾好解缙后,方醒就和黄钟去了书房。

  坐下后,黄钟叹道:“伯爷,今日您可真是险之又险啊!”

  方醒喝了口茶水,点头道:“确实,不过我事先评估过,最差不过是收回铁劵,可那铁劵说句实话,你觉得能免死吗?”

  黄钟苦笑着摇头,老朱家的皇帝都邪性。哪怕是朱棣,当你触犯了他的逆鳞时,什么铁劵都得跪了。

  方醒自嘲的道:“陛下已经说了,永乐年之内,不会再封赏我,所以咱这也算是死猪不怕滚水烫了。”

  朱棣用禁足来告诉朱瞻基,你们的一举一动朕清清楚楚,只是没有动手罢了,以后且小心着。

  方醒叹道:“算起来陛下对我方醒算是厚爱了,爵位未曾挂武臣号,在群情激昂的时候,只是把我调到了台州府去,而且很快又调了回来,真的很照顾了。”

  黄钟同意这个看法,同时心中也有些迷惑,心想朱棣咋就对方醒这般的看顾呢?

  当时方醒被调去台州府,朱棣完全可以让他在那边吃海鱼吃到自己驾崩,可才几个月,马上就儿戏般的又把方醒弄回来了。

  黄钟有些迟疑的说道:“伯爷,要小心纪纲。陛下既然知道了这些事,可却没有处置他,在下估摸着那纪纲大概要得志便猖狂了!”

  “那就是个自以为聪明的棒槌!”

  方醒不屑的道:“纪纲有的只是小计谋,小心思,靠着揣摩陛下的心思整人,你等着看,这厮逍遥不了多久了。”

  方醒起身走到窗户边上,打开窗户看了一眼四周,对着在外面巡视的小刀点点头,然后回身说道:“纪纲就是陛下养的一条狗,可目前看来,这条狗有些自己的小心思了,你想想,陛下能容忍吗?”

  纪纲在解缙这件事上算是在朱棣的心里扎了一颗钉子,只要时机恰当,这颗钉子就会生痛生痛的。

  “那时的纪纲不死何为!”

  黄钟不禁叹道:“伯爷,那您今日……不给解学士请……”

  方醒看到黄钟尴尬的模样,就淡淡的道:“你是说在诏狱时为何不给解学士请大夫是吗?”

  黄钟想摆手,可最后却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方醒左手按在桌子上,身体微微侧向书房的大门,眉间冷漠的道:“当时若是请了大夫,只要陛下降罪下来,这就是罪状之一!”

  “而且……”

  方醒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坦然的道:“若是能用解学士的病重来争取陛下的同情,我认为是个不错的选择。”

  黄钟释然的道:“是了,当时陛下的态度未明,若是伯爷您轻举妄动,那后果难以预料啊!”

  透过阴云的光线洒在外面的雪地上,映照出的辉光折射进来,让方醒的身体看着有些圣洁出尘之意。

  可他的心中却在想着自己当时的打算:若是能用解缙的病重把纪纲扳倒的话,那么一切的谋划都值了!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