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10章 中官贪婪,交趾生变

第410章 中官贪婪,交趾生变

  “解学士怎么了?”

  作为大明储君,朱高炽每天的事务繁多,特别是朱棣不大喜欢那些繁琐的杂事,都变成了他的任务。

  方醒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朱高炽,最后说道:“殿下,陛下那边可是对解学士有什么……”

  “没有!”

  朱高炽笃定的道:“前几日父皇提起过解学士,应该是有些缓和了。”

  “殿下,敢问那日都有谁在场?”

  方醒这话问的有些犯忌讳,可朱高炽还是说了:“几位大学士和侍讲,还有夏尚书和吕尚书。”

  吕震!

  吕震是靠着强悍的记忆力与揣摩朱棣的心思上位的,可要是解缙出来了,那么在解缙的比较下,他连渣渣都不如。

  方醒的嘴唇动了几下,想起朱高炽对吕震的印象不错,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猜测。

  出了太子宫中,过了外五龙桥,方醒看到了纪纲。

  看见纪纲没什么,可纪纲身边的那个人却让方醒的眸子一缩。

  吕震!

  吕震本是和纪纲在低声说着些什么,看到方醒后,他收起了笑容,板着脸哼了一声。

  纪纲一直在侧耳听着,听到吕震的轻哼,偏头一看,那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隙。

  “兴和伯进宫所为何事?”

  方醒就站在对面,隔着七八米的距离,依然感受到了那股彻骨的恨意。

  “与你无关!”

  一直到了家中,方醒还觉得这事真的是很诡异。

  吕震善于揣摩朱棣的心思,可他今天居然和纪纲走在一起,这可是犯忌讳的啊!

  看家的狗必然是不允许别人亲近的,否则哪天会反咬一口。

  要过年了,方家上下都在为此做准备,张淑慧和小白忙的连方醒都顾不上了。

  “大哥怎地来了?”

  方醒正无聊间,听到张淑慧的声音后,就起身道:“那我出去迎一迎吧。”

  张辅最近多读书,所以看着气质儒雅,不大像是武将。

  两人到了书房后,张辅就皱眉道:“马骐上了奏折,说黄福处事优柔寡断,易使交趾人叛乱。”

  “马骐?”

  方醒想起上次北征回来拦截到的那个信使,就沉声道:“大哥,此人当时准备和赵王联系言官上奏折,污蔑你有割据之心,你怎地没有动手?”

  “难啊!”张辅苦笑道:“当时为兄正在风口浪尖上,怎敢妄动!”

  那时候的张辅只能留在金陵辅佐朱高炽,顺便看住南方,北征却是不能去的。

  功高莫大于震主。

  张辅虽然没有达到震主的程度,可朱棣总得要悠着点用他,不然到了子孙辈,那真是赏无可赏了。

  “那黄大人如何?”

  方醒没见过黄福,不过在南征时听到军中提起多次,都说他是一位难得的能吏。

  张辅叹道:“黄大人在交趾行仁政,交趾百姓无不拜服。”

  啧!

  方醒想起自己好歹也是为平定交趾叛乱出过力的,而且交趾的位置重要,一旦丢弃,不但是放弃了一个粮食产地,而且还影响到边境地区的安定。

  “那马骐为何敢这般肆无忌惮?”

  张辅无奈的道:“马骐在交趾横征暴敛,多要金银,敬献之后,陛下深悦之。”

  “又不许使用金银,要那么多来干嘛?”

  方醒不忿的道,然后又问起了交趾现在的情况。

  张辅的一生荣耀就在交趾,所以提到那里,他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

  “阮帅不负众望,已经把交趾的豪族杀了不少了。”

  方醒和张辅相对一笑,都觉得心中极为畅快。

  张辅叹道:“德华,你年纪轻轻的就有如此的机变,此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方醒谦虚了几句,张辅就走了。

  “大哥怎么就走了?”

  张淑慧看到方醒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就问道。

  方醒捡起一张掉到地上的纸,看到全是过年要送礼的名单,就说道:“大哥久在军中,这一闲下来就有些苦闷!”

  “咦!”

  方醒看到名单中居然有富阳侯府,就问道:“为何有富阳侯府?”

  张淑慧讶然道:“夫君,重阳的时候,富阳侯府可是送了礼,咱们也得礼尚往来吧。”

  “重阳节你回礼了吗?”

  方醒反问道。

  张淑慧看到方醒的表情有些玩味,就知道自己怕是弄错了,“夫君,当然回礼了,而且还加了两成呢!”

  方醒拿出一支水笔来,一边划去名单上的富阳侯府,一边说道:“这家人和为夫有间隙,而且行事和咱们不是一路的,以后别搭理。”

  张淑慧哦了一声,也不去问原因。

  “哎!”

  方醒不愿意自己的妻子变成个聋子,就把他在台州府拿下了依附于富阳侯府的那位左参议的事告诉了她。

  “活该!”

  张淑慧气愤的道:“早知道就不该加那两成,直接把礼物给丢出去!”

  方醒点头道:“扔出去倒是不至于,不过咱们家底蕴不厚,那些勋戚们都在观望,所以……”

  “夫君。”

  张淑慧柔声道:“夫君,妾身自然是相信您的,咱们慢慢来。”

  方醒一怔,然后失笑道:“好,咱们慢慢来,总归有一天,为夫会让你感到得意。”

  张淑慧娇媚的横了他一眼:“妾身已经很得意了。”

  从白手起家到拥有这份家业,以及爵位,方醒不过是才用了几年而已。

  “还会更得意的。”

  方醒戏谑的道。

  张淑慧羞笑道:“夫君又来嘲弄妾身了。”

  ……

  “那个方醒想干什么?”

  方醒夫妻在耍花腔,可永平公主却在大雷霆。

  再次看看书信,永平公主咬牙道:“去,叫茂芳来。”

  这一去就足足是小半个时辰,李茂芳倒是来了,可头散乱,脸色潮红,手脚酥软的模样落到了那些侍女的眼中。

  身心俱疲的李茂芳没搭理那几个侍女的眉眼,只是不耐烦的道:“母亲可有事?没事儿子就回去了。”

  “那个方醒你可认识?”

  永平公主扬扬手中的信件问道。

  “认识,不过……没啥交情,反而有些间隙。”

  李茂芳满不在乎的道,这时他觉得恢复了一些,就眼神乱飘,逗的几个侍女都俏脸飞红。

  永平公主不耐烦的道:“这些丫头你看上了谁就领回去,你且先去寻那方醒,问问他是什么意思!”

  李茂芳接过信件,一目十行的看完后,就大大咧咧的道:“母亲放心,儿子这就去找汉王舅舅,保证能让那方醒俯。”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