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94章 枭首,铸京观

第394章 枭首,铸京观

  当张金率领麾下一夜疾行的赶到江边时,看到那几十艘大小船只都还靠在岸边,心中就先松了一下。

  如果昨晚海门卫遇袭的话,此时这些船只应该已经到对岸去查看了。

  等叫来船夫问话后,张金有些懵逼了。

  昨晚对面居然没动静?

  等过了江,一进城,张金就惊讶的发现,除去守门的方醒部军士外,今天卫城里的人都不见了。

  好容易逮到一个半大孩子,张金问他人到哪去了。

  这孩子急切的挣扎道:“方伯爷在练兵场审倭寇了,快放开我……”

  啥米?审倭寇?

  张金闻言就有一怔,结果就被这孩子给挣脱了。

  “走,我们也去看看。”

  走进练兵场,外边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张金带着亲兵挤进去,就看到方醒坐在台子上,下面跪了一地的俘虏。

  而在第一排,此时跪着几个男子,身上都五花大绑,满脸的死灰。

  方醒大马金刀的坐着,问道:“本伯定你等里通外国,残害乡梓的罪名,你等可有异议?”

  下面的一个男子抬头嘶喊道:“伯爷,小的只是给他们通消息,并未残害乡亲呐!”

  这人一开头,其他人都纷纷喊冤,仿佛自己清白的和羊脂白玉一样。

  方醒冷笑道:“你等不但给倭寇通风报信,导致我军处处扑空,从而导致倭乱越演越烈,还有……本伯问你等一句。”

  “拿着那些沾染了大明百姓鲜血的财物去销赃,你等的心中难道就不愧疚吗?”

  轰!

  这话一散出去,周围的百姓都愤怒了。

  “王八蛋的,怪不得那些倭寇能轻松的进出,原来就是这些杂种在通风报信啊!”

  “想起小马村前段时间被屠,老子就恨不能杀光这些杂碎!”

  “杀了他们!”

  一个中年男子满脸泪水的喊道:“我的大儿就是被倭寇杀的,可怜我的大儿啊!杀了他们!”

  嗖!

  一颗鹅卵石飞了进来,差点砸到第一排的几个男子。他们惶恐的看着台上的方醒,心想他该阻拦一下吧。

  “伯爷,何知府来了。”

  林群安过来说道。

  “这般快?”

  昨晚战事一结束,方醒就令人去通报府城。

  林群安低声道:“他们是坐船下来的。”

  府城在上游,坐船下来倒是方便。

  “兴和伯,接到大捷的消息,下官一夜都未睡着啊……”

  正说着,何雄已经上来了。

  方醒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十多个人,就皱眉说道:“何知府请坐。”

  何雄也不见外的坐在了方醒的左侧,看到下边的俘虏,咬牙道:“兴和伯,这些倭寇最是凶残,下官觉得全部斩首都不解恨啊!”

  方醒瞄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那何知府等会儿就能看到了。”

  何雄的白脸更白了,他身边站着个矮小的男子,皮肤细嫩。

  方醒叫来了辛老七,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就让他赶紧去办。

  转过头,方醒看到那几人被砸的满头包,就抬抬手,外围的那些百姓才止住了石弹攻击。

  看着那些可怜巴巴的眼神,方醒闭上眼睛,想起了那些历史……

  “来人!”

  “伯爷!”

  林群安马上单膝跪在方醒的身侧,辛老七等家丁也是虎视眈眈的,就等着方醒下令。

  何雄在边上脸色不大好看,最后还是说道:“兴和伯,下官觉得这事该在府城吧……”

  方醒置若未闻,喝道:“拿了去!枭首!”

  “是,伯爷!”

  林群安可不会管何雄的脸色,他抱拳大声应诺,起身就去了台下。

  “好!”

  “杀得好!就该把这些杂碎杀光!”

  “方伯爷,可需要行刑的,小的祖传五代杀猪,包管把这几人变成杂碎!”

  “……”

  等林群安下去时,那几人已经瘫软在地上,身下臭味难闻,原来是失禁了。

  当着围观百姓和倭寇俘虏的面,几把大刀一挥,那鲜血飙出老远。

  等林群安再次上来时,跟着的几个军士手中端着托盘,血腥味刺鼻。

  “呕!”

  跟着何雄来的十多人,全都转过头去,干呕着不敢看那木盘上的人头。

  “伯爷,人头如何处置?”

  方醒淡淡的道:“传首台州府全境,让那些心怀侥幸者看看,若是谁敢勾结倭寇,此辈就是他们的前车!”

  “遵命!”

  何雄的咽喉在涌动着,可他是知府,不能不看。

  方醒转头道:“何知府可是觉得方某逾越了?”

  何雄的脸色煞白道:“兴和伯此举甚为英明,下官不敢。”

  方醒冷哼道:“你大概是听过方醒的封爵吧?”

  何雄点点头,不敢张嘴,他怕一张嘴就会当场出丑。

  “方某的兴和伯并未冠以宣力武臣!”

  轰!

  这话仿佛是一记炸雷,炸的何雄懵逼了。

  我大明的武勋不都是要冠以宣力武臣号的吗?

  难道文臣也能封爵了吗?

  何雄当然听说过方醒封兴和伯的事,可他在台州府,消息没有那么灵通,并不知道冠号的事。

  方醒看到几匹马冲出了人群,才矜持的道:“方某是武功封爵。”

  既然那帮子文官都想给自己戴上个武臣的帽子,方醒觉得就不该遮遮掩掩的,直接来怼。

  老子就是武功封爵,还特么的没冠武臣号!

  咋滴!

  不服来片!

  何雄脸色惨白,低头道:“伯爷,下官失礼了。”

  如果方醒冠有武臣号,那么何雄还能以文武殊途的理由称呼他为兴和伯。

  可现在被方醒蓦地揭开这个怪事,他只得低头认错。

  方醒点头道:“陛下让方某来此,为的就是倭寇,何知府此后当全力配合才是,你说呢?”

  何雄急忙点头道:“是,下官当全力配合。”

  方醒这才问方五:“可都审讯过了?”

  方五躬身道:“老爷,除去倭寇头领之外,其他人都审过了。”

  方醒揉揉因为一夜未睡而有些涩的眼角,就在何雄以为他会下令斩首小头目,把剩下的倭寇都关进大牢,送回金陵献俘时,方醒放下手,双眼看着天空,有些神游物外的道:

  “既然他们敢来我大明,那就别回去了。”

  方醒缓缓起身,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倭寇,朗声道:“倭人凶残,伤我手足,其罪当诛!”

  “来人!”

  “伯爷!”

  方醒指着下方的俘虏道:“拿了去,枭首,铸京观于江边!”

  “伯爷饶命……”

  下面有懂汉话的倭寇急忙就高喊起来,可那些接令的军士一排排的上前,敢反抗的就是一棍。

  椒江边上,江水缓缓朝着大海而去。

  而就在江边,此时跪着一长排的俘虏。

  黄钟自告奋勇的来监刑,看到日头老高,他就喊道:“行刑!”

  刀光闪过,血柱飞起,江边瞬间就成了杀场!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