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永恒圣王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恐怖魔功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恐怖魔功

  炼血魔皇将大明僧的肉身毁掉,将他的元神困在那具古棺中,还特意留下一粒明王念珠。

  当初,搜集到这些信息,苏子墨始终无法理解。

  炼血魔皇费尽心机,留下这样的布置,究竟是为了什么。

  直到炼血魔皇说出四万年前那一战的情形,苏子墨才明白过来,炼血魔皇虽然胜了,却心中不甘。

  他还要与大明僧斗一场!

  炼血魔皇故意留下这一线生机,大明僧想要活着离开,就只有修炼《炼血魔经》,才有机会!

  堂堂佛门的封号弟子,有着拯救苍生,悲天悯人的慈悲胸怀的大明僧,却坠入魔道,修炼魔功,成为当年他要镇压的魔头……

  就在大明僧脱困而出的一刻,他就已经就输了。

  其实,两人的争斗,始终没有停止,而是整整持续了四万年!

  苏子墨神色感慨,叹息一声。

  大明僧虽然输了,但苏子墨的心中,还是对大明僧充满了敬佩。

  四万年的挣扎啊!

  在那狭窄逼仄的古棺中,暗无天日,没有声音,没有生命,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孤独的元神。

  苏子墨不敢想象,这四万年的岁月,大明僧是怎么熬过来的!

  苏子墨自认为意志强大,道心坚固,不可撼动,但若是易地而处,他相信自己绝对撑不过四万年。

  “你真的很厉害。”

  炼血魔皇望着大明僧,也有些感慨,道:“那些年,我真担心,你就这样耗下去,直到元神枯萎,陨落在那古棺中。”

  “终于,呵呵,你终于还是逃出来了!”

  炼血魔皇忍不住笑了起来,毫不掩饰心中的喜悦和兴奋,道:“你脱困而出,就意味着我赢了!”

  “而且,这一次,你永远都没有翻盘的希望!”

  “四万年的争斗,我确实输了。”

  大明僧望着自己的双手,道:“这些年来,我为了提升实力,修炼魔功,双手沾染了无尽的鲜血,我已配不上‘大明’的封号。”

  苏子墨心中一叹。

  大明僧当初知道他的身份之后,将完整的明王念珠送给他,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大明僧虽然脱困而出,但他心中愧疚,无颜面对故人,甚至蓄起长发,遮住面容。

  这些年来,大明僧的内心,必定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和煎熬!

  大明僧沉默少许,道:“四万年来的争斗,我输得一败涂地。但你我之间的争斗,还未结束。我此番归来,就是要做一个最后的了结!”

  “哈哈哈哈!”

  炼血魔皇忍不住大笑道:“大明,你不要再抱什么奢望了!你心中清楚,既然你修炼了《炼血魔经》,你就永远都赢不了我!”

  苏子墨微微皱眉。

  炼血魔皇这番话,似乎另有深意。

  为何修炼《炼血魔经》,就永远都赢不了炼血魔皇?

  炼血魔皇道:“大明,我方才说过,这一世,只有你才配做我的对手!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将你炼化成为我的第三分身。”

  “今日,只要你选择臣服于我,这天下,我愿与君共享!”

  “从今以后,这天荒大陆上,你大明可与我比肩,身份地位在诸皇之上,统御天荒,万族共尊!”

  诸皇心神大震。

  谁都看得出来,炼血魔皇对于大明僧的看重。

  炼血魔皇甚至可以舍弃凝练第三尊分身,来给大明僧一个机会,可与他比肩!

  大明僧现身之后,炼血魔皇的眼中,就再没有旁人。

  准确来说,在炼血魔皇的眼中,其他人,甚至包括苏子墨,都只是他的血奴。

  只有大明僧,才有资格与他平起平坐!

  苏子墨的心中,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猜测,突然问道:“血魔,当年在千年血海和东海之上,你为何两次出手救我?”

  千年血海中,是炼血魔皇的分身,梼杌妖皇出手,冒出一个个血色气泡,将苏子墨救下。

  东海之上,炼血魔皇化身为烟波客,将他从金乌族老祖的手中救下来。

  “呵呵!”

  炼血魔皇笑了一声,道:“荒武,你倒现在还没意识到吗?就连你都只是我的血奴而已!”

  “众多血奴之中,你算是最出色,潜力最大的血奴,我怎么会舍得你死!”

  诸皇心中大惊,纷纷侧目!

  就连武皇都只是炼血魔皇的血奴,这个信息,太过骇人!

  大明僧转头看向苏子墨,道:“《炼血魔经》之所以强大,不仅仅是因为它能无限炼化血脉,更因为,修炼这部魔功的人,都难以挣脱血魔的控制。”

  古棺上的《炼血魔经》,苏子墨只修炼了一小部分,所以,没能看透这部魔功的本质。

  但他释放出几次魔功之后,却隐约感受到,这部魔功的背后,隐藏着某种大恐怖!

  所以,在千年血海一战之后,不论遇到怎样的凶险,他都没有释放过《炼血魔经》。

  苏子墨沉声道:“如此说来,这部魔功修炼得越深,就越难以挣脱!”

  “不错。”

  大明僧点点头,道:“所以,当年在六星山上,我对你动了杀机,就是因为你修炼这部魔功,已经算是他的血奴。”

  “我不想你变得更强,才想要将你扼杀掉。但直到最后,你都没有祭出魔功,我也没有动手。”

  大明僧又道:“我们两人修炼的《炼血魔经》,是血魔所留,破绽最小。而其他人修炼的魔功,血魔留下的破绽很大。”

  “所以,同样祭出魔功的情况下,其他人很难影响到我们。”

  苏子墨恍然。

  他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

  怪不得,当初在天地谷一战中,天机和紫炎想要炼化血脉,大明僧在暗中就将其阻截。

  帝梵的血祭,也无法对大明僧造成什么影响。

  相反,大明僧出手,可以轻易将其炼化!

  简单来说,虽然同样是《炼血魔经》,但两人修炼的是更加完整,更高层次的魔功,而其他人却差了许多。

  “不错。”

  炼血魔皇望着苏子墨,傲然道:“荒武,你今后在我的麾下,算是最高级别的血奴,只在我和大明之下。”

  炼血魔皇说出这句话,像是对苏子墨极大的恩赐。

  :。:

看过《永恒圣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