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永恒圣王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上古魔皇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上古魔皇

  苏子墨问道:“燕大哥方才说过的‘离恨’,是那位修罗宗的妖孽?”

  “嗯。!”

  燕北辰点点头,神色略显凝重,道:“这位离恨道君,成名我早很多,曾得到过半部《离恨经》,战力逆天,在魔门无敌!”

  竟然是离恨经!

  苏子墨双眼微眯。

  《道心种魔经》的御天半祖,有关于《离恨经》的记忆。

  《离恨经》乃是一位古时代最为可怕的一位魔皇所创,被称为离恨魔皇!

  魔道称皇,可见这位魔皇的强大!

  传闻,离恨魔皇原本还默默无闻,后来,遭遇一场巨大变故,导致性情大变,恨天恨地,恨众生万物,恨世间一切!

  在这种强烈的恨意之下,这位皇者彻底爆发,屠仙屠佛,屠戮九大凶族,凶威赫赫,最终创造出震惊古的《离恨经》。

  这部功法,号称魔门第一秘典,其威力可想而知!

  离恨魔皇虽然纵横无敌,但他的一生都凄惨无,始终在仇恨渡过,纵然古封皇,身边也没有一位至亲之人,没有一位至交好友。

  他的结局,也颇为悲凉。

  他的恨意,最终达到极限,甚至开始痛恨自己,最终在古之战结束后,自绝于天荒,只留下一段令人惋惜的传说。

  一代魔皇,最终竟落得这样的结局,令无数人唏嘘感叹。

  燕北辰继续说道:“离恨道君无意间闯入一处墓地,得到半部《离恨经》,此崛起,立下道号——离恨!”

  “他的心思,众人皆知,是要继承这位古魔皇的一切,成为新的离恨魔皇!”

  只是半部《离恨经》,在魔门无敌,这部功法的恐怖,可见一斑。

  这些天骄妖孽能修炼到这一步,几乎都有诸多机缘遇。

  苏子墨也不是唯一的一个。

  燕北辰道:“后来,我拜入修罗宗,得到刀皇传承等诸多机缘,领悟《修罗经》,踏入返虚境。”

  “在修罗封号之争时,我与当时还是返虚境的离恨交手,侥幸胜了半招。”

  这些往事,从燕北辰的口平静的说出来,但苏子墨在每个言语之间,都能感受到当年的杀伐和激烈!

  苏子墨对燕北辰还算了解。

  刀皇传承,只有两个人得到,一个是他,另一个是燕北辰。

  燕北辰的天赋,绝不弱于他!

  燕北辰踏入法相境,直接凝聚出高达八丈五的天地法相,可以知道燕北辰的强大。

  但即便如此,当年的燕北辰,也只是胜了半招!

  燕北辰继续说道:“修罗封号之争结束,离恨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直到十多年前,离恨现身,让整个魔门为之震动!”

  苏子墨心隐隐有个猜测,轻喃道:“难道……”

  燕北辰点点头,道:“他得到了完整的《离恨经》!”

  离恨经出世!

  这意味着,一尊新的离恨魔皇将顺势而起!

  “离恨归来时,已经是法相境圆满,从修罗宗开始,横推魔门七宗的法相境天骄!幻魔教的封号弟子,与其交手,不到十招落败了!”

  “在此之后,魔门其余的封号弟子,均沉默下来,避之不战。离恨,被封为魔门第一刀!”

  若是继承完整的《离恨经》,能有这样的战力,倒是不足为。

  燕北辰神色凝重,道:“别说我现在元神有伤,战力大减,算是我全盛状态之下,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离恨归来,已经没有人能阻挡他了。”

  也怪不得燕北辰这样说。

  当初,两人一战,只是领悟半部《离恨经》的离恨,只是输给他一招。

  如今,得到完整《离恨经》的离恨,将有多可怕?

  苏子墨的眼,倒没有什么畏惧。

  经历传道之地,近五千年的修行蜕变,融合三十多道古传承,苏子墨相信,他可以镇压所有同阶,横推一切强敌!

  他的心,反而有些跃跃欲试,很想见识一下这部古第一魔经。

  苏子墨沉吟道:“这位离恨道君的天地法相,是什么高度?”

  离恨道君已经是法相境圆满。

  算得知,离恨道君凝聚出九丈至尊法相,苏子墨也毫不惊。

  “不知道。”

  怎料,燕北辰却摇了摇头,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苏子墨一怔。

  燕北辰道:“他的可怕,在于此。从他归来,大战数场,镇压魔门诸多法相境妖孽,但却从未动用过天地法相!”

  苏子墨双眼一眯。

  若是镇压寻常的法相道君,不动用天地法相,这也很正常。

  但离恨道君曾镇压幻魔教的封号弟子!

  没有动用天地法相,将幻魔教封号弟子镇压,这有些可怕了!

  “翩然,其实,你没必要惊动子墨。”

  过了一会儿,燕北辰笑了笑,道:“因为,我本来没打算跟离恨打。”

  秦翩然和苏子墨愣了一下,有些迷惑。

  燕北辰解释道:“离恨想要挑战我,无非是争夺修罗的封号,我已经决定放弃修罗之名。”

  燕北辰的手掌,轻抚横于膝的长刀,道:“这修罗之名,这修罗刀,离恨若要,我拱手相让。”

  苏子墨默然。

  正常来说,对燕北辰的性格,算他受伤,也绝不会示弱!

  没想到,他竟然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转念一想,燕北辰能做出这个选择,倒也可以理解。

  因为,修罗有了牵挂。

  当以杀证道的修罗,有了牵挂,不再是修罗。

  不得不说,这些年来,燕北辰的改变很大。

  “舍得么?”

  苏子墨问道。

  燕北辰笑了笑,道:“都是些虚名罢了,只是这柄修罗刀陪着我征战多年,倒是有些舍不得。不过,也无所谓了。”

  燕北辰的语气,透着一种豁达和洒脱。

  那是一种真正的放下。

  “子墨,我累了,不想在修真界继续征战杀伐。”

  燕北辰道:“这些年来,我与翩然在这片竹林,远离尘嚣,远离纷争,心得到从未有过的宁静,很是欢喜。”

  “今后,没有了修罗的束缚,我与翩然寻一处世外桃源,隐居下来,管它外面什么劫难争斗,全都与我没有干系了!”

  燕北辰这番话的意思,是放下一切,不会与离恨争斗,也不想苏子墨代替他,与离恨交手。

  “我明白了。”

  苏子墨点点头,道:“大哥,我尊重你的选择。”

看过《永恒圣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