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永恒圣王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先过我的剑!

第五百六十六章 先过我的剑!

  席无涯,曾经的北域第一真人,纵横修真界,所向披靡,同阶之中,无人敢撄其锋芒!

  三十年来,虽鲜有出手,但在北域各大势力、宗门的心中,他依然是金丹境不可战胜的存在!

  谁都没想到。??火然文  

  朱果之争,会惊动席无涯。

  众天骄更没想到。

  席无涯会陨落在大乾废墟,被人生生勒断浑身筋骨,强势镇杀!

  望着战场上,那个高大魁伟的身影,众天骄的心头,竟然涌起一丝不真实的感觉,心生唏嘘。

  修真界,就是这么残酷。

  纵然已经修炼到席无涯这个境界,拥有这般恐怖的战力,还是会被人无情镇杀。

  陨落的天骄,不论曾经取得多么辉煌的过去,终将湮没在岁月长河中,被人遗忘。

  这场朱果之争,已经远远超出众天骄最初的想象。

  陨落的天骄太多。

  遍地尸骨,血流成河。

  太惨烈了!

  而且,直到如今,朱果究竟会落在谁的手中,谁是最后的赢家,都充满了未知!

  众人唯一确定的,或许只有一件事。

  北域第一真人,从今日起易主了!

  这个人,也很快就会陨落!

  苏子墨的虚弱,众人都看在眼里。

  此时,恐怕随便一个金丹真人站出来,都能取了他的性命!

  剩下的一众天骄,虽然大多身上带伤,但看着苏子墨的眼睛,却都冒着亮光,似乎要将他生吞活剥!

  终于,有修士忍耐不住,站了出来。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纵然看出苏子墨已经力竭,此人也不敢上前,只是躲在远处,凝聚出一道灵术,轻斥一声。

  灵力涌动,在半空中凝聚出一只灵力手掌,狠狠的朝着苏子墨扇了过去。

  轰!

  灵力手掌毫无阻碍,重重的拍在苏子墨的身上。

  苏子墨闷哼一声,直接被打了一个趔趄,脚下一软,险些跌倒在地。

  前胸血肉模糊,碎裂的衣衫粘在上面,极为狼狈。

  看到这一幕,众天骄终于放下心来。

  “呵呵,原来传说中的万古第一妖孽,也不过如此嘛,也有力竭的时候!”

  “不过是一头畜生罢了。”

  “哼!一头畜生,还想在咱们人族的面前抢走朱果,真是痴心妄想!”

  截天剑宗天骄晃动着手中长剑,缓步朝苏子墨走去,嘴角噙着冷笑,眼中杀气腾腾。

  之前,他被苏子墨一刀划破前胸。

  虽然伤口并不深,但他心机极深,衡量局势之下,趁势退了下来,选择冷眼旁观,保存实力。

  如今这一会儿,通过止血散等灵丹妙药的帮助,前胸这道伤口,已经愈合得七七八八。

  此刻,众天骄均是身上带伤,短时间内,无法凝聚金丹异象。

  真正对他有威胁的,就是那个琉璃宫的面具人。

  不过,截天剑宗天骄看得清楚,这个面具人的修为境界是金丹初期。

  两人真若是大战起来,他绝对能占据上风!

  他现在站出来,自然是要掌控局势,镇压一切,成为鹬蚌相争中的渔翁!

  “畜生,怎么不嚣张了?”

  仓啷!

  截天剑宗天骄抽出腰间长剑,向前一斩。

  月白色的剑光闪过。

  苏子墨的胸前,浮现出一道伤口,不算太深,但鲜血一瞬间就渗了出来。

  这一剑,截天剑宗天骄没下死手,明显就是要凌辱苏子墨,践踏他的尊严!

  苏子墨一动不动,似乎连闪躲的力气都没有,脸色苍白,唯有那双眸子炯炯有神,亮得渗人!

  镇杀了席无涯之后,他确实已经力竭。

  而且,席无涯是金丹大圆满,北域第一真人,实力确实恐怖,修炼《琉璃心经》的肉身极为可怕,连续的对拼硬撼,苏子墨也受了不轻的伤。

  五脏六腑都浮现出一道道细微的裂痕!

  若是席无涯能多撑个一时半刻,究竟谁生谁死,还真不好说。

  此时,苏子墨没有反抗,就是在默默疗伤,恢复气力。

  无论是第一个修士的灵术,还是截天剑宗天骄方才那一剑,都只是些皮外伤,伤不到他的根基!

  苏子墨不是没有底牌。

  这张底牌扔出来,那就是天翻地覆!

  截天剑宗天骄见到苏子墨没有反抗,气焰更盛,脚步不停,手中长剑一抖,挽出一朵剑花。

  噗!

  苏子墨的肩头,再度飙血。

  “呵呵。”

  截天剑宗天骄轻笑一声,毫不掩饰眼中的嘲弄,讥讽道:“怎么,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苏子墨咧嘴一笑,也不说话。

  “唉,没想到这样一个不世妖孽,会落得如此结局。”

  慕东青摇了摇头,神色感慨,轻轻叹息一声。

  白雨寒也低声道:“这就是虎落平阳,龙困浅滩。也是他命中该有此劫,若是没有席无涯,他早就离开此地了,怎会被这些鱼虾欺辱。”

  “此人没有帮手,若是有人能站出来,帮他分担一些压力,他也不会如此凄惨。”慕东青又是一声轻叹。

  白雨寒点头道:“是啊,谁有这个胆子,敢站在他的身边,与整个北域作对?”

  “什么狗屁妖孽,给我死!”

  截天剑宗天骄心中有些不安,不想继续拖延下去,终于下定决心,挥剑一斩。

  剑锋直指苏子墨眉心!

  这一剑若是刺中,苏子墨的头颅,就要被刺个对穿!

  苏子墨眯着双眼,正要有所动作,却突然皱了皱眉,眼底深处掠过一抹迷惑。

  嗡!

  剑鸣之声响起。

  一道炽盛无匹的剑光陡然浮现!

  这剑光如此惊艳,吸引了所有修士的目光。

  只是,这一剑的速度太快了。

  一闪即逝。

  没有人能看清这一剑从何而来。

  没有人能看清这一剑的轨迹。

  也没有人能看清这一剑的去向!

  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一剑的杀机!

  剑光骤然敛去。

  战场上,突然静了下来。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截天剑宗天骄的脚步顿住。

  目光变得有些呆滞。

  短暂的停顿之后,他手中的长剑坠落,喉咙上浮现出一道细细的血痕,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噗!

  一团血雾喷涌而出。

  截天剑宗天骄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已然身陨!

  众天骄哗然!

  不少修士四下张望,想要寻找出剑之人。

  北域的剑修不多。

  能威胁到截天剑宗的剑修,修炼出如此恐怖剑法的剑修,更是少之又少。

  拓跋锋、慕容无双两人,盯着人群中的一个黑衣男子,神色复杂,有些震撼,有些惊讶,更多的是不解。

  黑衣男子的左手握着一柄漆黑的连鞘长剑,慢慢的,一步一步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黑衣男子环视四周,目光有些空洞,似乎无法聚焦,缓缓开口,道:“想要杀他,先过我的剑!”

看过《永恒圣王》的书友还喜欢